笔趣阁 > 捡宝王 > 262.交易捡宝
    山羊胡高特转悠了一会,他也看中了坏掉的豪华水晶灯。『天籁小 说
  
      这样他就回来问道:“那个水晶灯什么价?”
  
      李杜说道:“我们不打算出售它,如果你喜欢,你可以带走它,不过也得带走它身边的所有东西。”
  
      高特不屑的说道:“那都是些垃圾,我干嘛带走它们?”
  
      李杜失笑道:“难道你想免费得到一样有价值的宝贝?”
  
      高特继续不屑的说道:“你们的水晶灯已经坏掉了,不能光的灯就不是好灯,更不是宝贝!”
  
      李杜耸耸肩道:“好吧,随便你怎么说,那就是我们的条件。”
  
      乔治兄弟和高特之所以不想接受这条件,就是因为他们是开着皮卡车来的,对于堆积老高的生活垃圾来说,皮卡车的车厢太小了。
  
      高特说道:“换一个条件吧?比如我可以花钱买这东西。”
  
      李杜摇头道:“抱歉,我现在不缺钱,我缺的是谁来帮忙给我处理垃圾。”
  
      高特无奈的说道:“拜托兄弟,你瞧我的车,它的车厢太小了,该死的我没办法将它们带走!”
  
      李杜说道:“抱歉,我同样没办法来和你交易了,还是那句话,那就是我的条件。不过,我还有别的办法让你得到它。”
  
      “什么办法?”
  
      李杜指着车厢里的一个好像玉石雕刻品的东西,说道:“我觉得这东西很漂亮,它像是艺术品。”
  
      顿了顿,他又说道:“我们不妨学阿米绪人以物易物,如果你愿意用它来交易,我想我乐意将吊灯交给你。”
  
      高特狐疑的看着他,道:“这就是个人工仿玉雕刻品,它不值钱。”
  
      李杜笑道:“是吗?但我挺喜欢它的风格的。”
  
      看着他的笑容,高特也慢慢的笑了起来,然后他将雕刻品抱到怀里,说道:“不不不,这个不行,这个其实是宝贝,我不会将它交易出去。”
  
      大乔治走过来说道:“别傻了,一个人工制造的玉石仿品,根本不值钱,李,你确定你要用它换吊灯?”
  
      高特冷笑道:“蠢货,李这家伙的眼光非常厉害,他看中的东西,肯定是宝贝!”
  
      这时候哥斯拉走了过来,拎起私酿酒蒸馏器说道:“怎么卖?”
  
      李杜诧异的看了他一眼,问道:“你想要这玩意儿?要这东西干嘛?这就是个垃圾。”
  
      哥斯拉摇摇头,言简意赅的说道:“能酿酒。”
  
      高特搓了搓手问道:“这是你的伙计?”
  
      李杜道:“是的,我的好兄弟。”
  
      高特眉头挑了挑,说道:“我们可以学阿米绪人进行以物易物,不过不是用我的宝贝,而是你用水晶灯来换我的蒸馏器,然后送给你的伙计当礼物!”
  
      李杜失笑道:“你真是好算计,伙计。”
  
      高特下压双手道:“别急着否定,我想问问,如果你的伙计想要这个吊灯你会送他吗?这是个坏了的烂吊灯。”
  
      李杜想了想,说道:“我想我会送给他。”
  
      高特道:“不错,这不就得了?你愿意送给他吊灯,那为什么不用吊灯换个他喜欢的东西送给他呢?”
  
      李杜考虑了一下,点头道:“你说的有道理,我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你。”
  
      “那就别反驳我,接受这交易吧。”高特兴奋的说道。
  
      乔治兄弟不满了,小乔治走过来说道:“李,我们先看中的吊灯,你不能这么做。”
  
      “是的伙计,一件私酿酒蒸馏器而已,如果你喜欢,我可以去杂货店买一个送给你。”
  
      李杜说道:“不是我喜欢,两位,是我的伙计喜欢。”
  
      哥斯拉瞪眼看向乔治兄弟,好像一头猛兽在看着他们。
  
      见此,乔治兄弟摊开手道:“好吧,我们没别的意思,看来我们要错失这件宝贝了。”
  
      高特得意的说道:“你们要知道旧货市场的交易规则,以物易物永远不会被淘汰,出行的时候随身带点好货,多学点东西吧白痴们!”
  
      “这家伙真是个混蛋。”大乔治怒道。
  
      小乔治也附和道:“当然,他绝对是混蛋。”
  
      哥斯拉带走私酿酒蒸馏器,高特将吊灯小心翼翼的装入了一个大箱子中放到了车上。
  
      李杜问道:“你会修好它是吧?”
  
      高特斜睨了他一眼,道:“这东西是我的了,我怎么处理它不关你的事了。”
  
      李杜认可了乔治兄弟的话,大家对他的称呼没毛病,这就是个混蛋!
  
      小乔治看他吃瘪,笑道:“你现在有没有后悔和他进行交易?”
  
      李杜摇头道:“没有,我们都喜欢这东西。”
  
      大乔治奇怪的说道:“你们喜欢酿酒蒸馏器干嘛?你们想搞私酿酒?可这样你们还缺一台跑车。”
  
      李杜不明白他后半句话的意思,问道:“什么意思?为什么自己酿酒还需要跑车?”
  
      汉斯解释道:“他在说一个梗,就是在2o世纪3o至5o年代,私酿酒偷运者将酒藏在汽车里,为了躲避地方警察,他们得在夜晚开车运输。”
  
      “这样,因为总是在极端环境下开车,他们的开车技术不断展,掌握了如何大幅度提高汽车的马力,以逃脱当局的追捕。”
  
      “在南部一些州由此出现了热爱汽车的文化,并最终演变成了纳斯卡系列赛。所以,他说你需要一台跑车,以此来逃避州警的抓捕。”
  
      纳斯卡系列赛是一项在美国流行的汽车赛事,每年有过1.5亿人次现场观众观看比赛。
  
      这项比赛的电视收视率远远过棒球、篮球和橄榄球等体育运动,因此有人称它为美国人的F1比赛。
  
      事实上,第一届纳斯卡大赛的冠军得主比赛用车,正是他在一星期前偷运私酿酒时所驾驶的那辆车。
  
      李杜笑着摇头,道:“不不,我们不打算搞私酿酒买卖,我们不干非法生意。”
  
      大乔治露出遗憾的表情:“你们有了这样的工具,却不去生产私酿酒,那真是浪费了它们。”
  
      李杜看着蒸馏器道:“我之所以买下它,是因为我觉得这东西像是古董。”
  
      乔治兄弟哈哈笑了起来,他们以为李杜在开玩笑。
  
      汉斯知道李杜没有开玩笑,否则他不会费尽心思来换到这个酿酒蒸馏器。
  
      李先生认为这是个宝贝,认为它很有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