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266.人齐了
    李杜拦住他道:“你疯了?是萝丝、是萝丝,我敢打赌,开车过来的是萝丝!”
  
      汉斯叫道:“萝丝?萝丝来干嘛开警车?她干嘛还打开了警笛?”
  
      警车冲进平坦的营地,车门打开,一个梳着马尾辫的英气姑娘探出头来,喊道:“我得到举报,这里有私酿酒贩子,是谁?”
  
      李杜摊开手道:“别开玩笑了,萝丝,你吓坏福老大了!”
  
      女警察出银铃般的笑声,她跳下车说道:“这很正常,你们在私自酿酒,这是违法的,他当然会害怕,你为什么不怕?”
  
      汉斯拉住他道:“等等,这妞好像没进来之前就知道我们在酿酒?她怎么知道的?”
  
      李杜问道:“答案很重要吗?”
  
      听他不直接回答而是从侧面反问,汉斯立马反应过来,叫道:“是你告诉了这妞我们会酿酒?”
  
      李先生无辜的摊开手说道:“她问我要不要带点酒,我说我们可以自己酿酒……”
  
      汉斯瞪了他一眼:“如果这娘们神经带她同事过来抓我们,那我们就要去坐牢了你懂吗?”
  
      李杜道:“是啊,你也知道她神经才会这么做,萝丝是正常人。天 籁小 说”
  
      女警察背着双手走了过来,笑嘻嘻问道:“你们好像在讨论我,讨论我什么?”
  
      李杜说道:“你吓到福老大了,你知道我们在私自酿酒,干嘛还开警笛?”
  
      汉斯摆摆手道:“算了算了,这件事算了,我们别讨论这个了,人员到齐是吗?ok,那我们准备欢度**吧!”
  
      李杜道:“**?这个用词不太准确。”
  
      汉斯对他竖起中指:“这又不是考试,谁在乎什么准确不准确?”
  
      旋管在继续往外出酒水,萝丝在这方面能提供帮助。
  
      她拿了个瓶子去接酒,汉斯看到她蓝色警服下挺翘的酥胸,顿时忘记刚才的不开心,眉开眼笑凑了上去。
  
      李杜去铺开野餐布准备收拾食物,汉斯忽然惨叫了一声,他急忙回头看,看到这家伙扑街了,脑袋几乎钻进火堆里。
  
      好在哥斯拉眼疾手快,一把将他拖了出来,否则这家伙钻进火堆里至少要变成秃子。
  
      “这又怎么了?”李杜无奈问道。
  
      萝丝俏脸生寒,冷冰冰的说道:“是啊,这是怎么了?你怎么那么不小心钻到火堆里了?是不是平时撸-管多了腿软?”
  
      汉斯露出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说道:“是是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李杜不需要答案,他用膝盖也能猜出怎么回事。
  
      肯定是刚才汉斯看萝丝性感动人,就想趁机占便宜,可萝丝什么人?洗个澡都要随身带枪的女警察,怎么可能让他得手?
  
      实际上就是这样,汉斯想占便宜,结果只是刚刚表达出意向,就让萝丝给踹飞了出去。
  
      酿酒罐容积颇大,一次性就酿了六瓶威士忌,这东西是烈酒,六瓶就足够今晚的饮用了。
  
      李杜以为萝丝和苏菲第一次见面,就说道:“来,两位美丽的姑娘,让我给你们介绍一下……”
  
      萝丝打断他的话伸出手:“你好,马丁医生,很高兴在这里看到你。”
  
      苏菲嫣然一笑,握住她的手说道:“您好,萝丝警官,我同样很高兴,您和李是同胞吗?”
  
      “他们同居了。”汉斯不怀好意的笑道。
  
      萝丝作势抬脚,他立马后退。
  
      李杜遗憾的说道:“刚才你怎么不把他摁到火堆里?起码给他嘴巴撩个泡!”
  
      萝丝冷冰冰的说道:“我的错,我相信会有这机会的。”
  
      苏菲惊讶的看着两人,手指在两人身上摇动,眼睛瞪得老大。
  
      李杜便解释道:“别听福老大胡扯,他喝醉了,我租赁了萝丝的一间卧室,她是我的房东。”
  
      苏菲恍然道:“哦,原来这样呀。”
  
      李杜道:“我倒是奇怪,原来你们也认识。”
  
      苏菲笑了起来,双眸弯弯如两汪弦月:“当然,我们见过很多次,我们医院和警察局又业务上的联系。”
  
      汉娜将一盘热气腾腾的烤苹果端了上来,说道:“来吧各位,让我们开始嗨皮吧!先尝尝我的烤苹果,有很多种口味呢!”
  
      李杜正准备下手,结果汉娜和苏菲手拉手闭着眼睛开始祈祷:“感谢上帝赐我们食物,感谢上帝赐我们衣装……”
  
      萝丝则专心致志的看着烤苹果,低声道:“那个中间是夹心巧克力吗?我闻到了焦糖的味道,谁也别跟我抢,它是我的了!”
  
      李杜拿过来说道:“不用抢,它现在就属于你了。”
  
      萝丝不再做冰美人的假状,灿烂一笑,开心如二比少女。
  
      烤苹果的香味很独特,口味多样,李杜吃了一个出炉后装填了冰激凌的苹果,热凉于一体、冰火两重天!
  
      苏菲拿了一个填有冰块的苹果,她切开后,往酥软的果肉上又摁上了几粒冰块,然后分给李杜一块,小声道:“这是我烤的。”
  
      李先生受宠若惊,赶紧说道:“谢谢,我誓它的味道一定是最好的。”
  
      苏菲抿嘴轻笑着耸肩,脸颊略红。
  
      汉斯撇撇嘴道:“哟,真甜蜜呀,可怜我单身一人,没人给我拿一个苹果。”
  
      萝丝夹了一个给他,道:“看在你努力酿酒的份上,我帮你。”
  
      汉斯笑了起来,咔嚓一口啃了块苹果说道:“这真是有点受宠若惊呀,我誓这一定是最甜——法克!”
  
      他咀嚼了两口便吐了出来,然后扔掉苹果抱着脖子叫了起来。
  
      李杜大惊,道:“这是怎么了?苹果里有毒?”
  
      汉斯瞪大双眼、双手掐着脖子使劲吸气出‘赫赫’的声音,脸色迅变红,跟扔到了开水里的龙虾似的。
  
      哥斯拉递给他一瓶威士忌,汉斯‘咕咚咕咚’灌进去半瓶。
  
      汉娜赶紧拦住他道:“你疯了,这可是私酿威士忌!这可是烈酒!”
  
      喝了几大口酒,汉斯状态终于好了一些,他嘶哑着嗓子喊道:“你给我的是什么该死的东西?里面是石灰吗?”
  
      李杜嗅到他的口气,扇着风道:“应该是芥末味的。”
  
      汉娜耸耸肩道:“确实有芥末味的苹果,里面塞了一些芥末面。”
  
      萝丝嘻嘻笑道:“你喜欢刺激的口味不是吗?”
  
      汉斯不敢招惹她,就看向汉娜绝望的叫道:“你这混蛋娘们,为什么要做芥末味的苹果?你要失去爱你的哥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