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298.再赌一把 40+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李杜算是不太爱管闲事的人,但今天的事他必须得插手。
  
  争吵的两帮人现在情绪激动,手里都举着枪,看样子一个不好有可能就是双方对射的惨剧,场上氛围很紧张。
  
  而且这里面还有苏菲的父亲,他可不想小老头出事,因为从之前来看,小老头挺喜欢他的,如果他追求苏菲,小老头可是个好助力。
  
  形势危急,他举起手道:“嗨、嗨、嗨,各位,冷静,冷静!”
  
  印第安青年雨果扭头吼道:“不关你的事,该死的你给老子滚蛋,否则——狗屎!”
  
  看到李杜,他剩下的半句话说不出来了,只能骂了一句脏话。
  
  马丁先生看到李杜先是一喜,然后摆手道:“李,这事和你无关,看在上帝的份上,你先离开吧。”
  
  李杜走过来说道:“大家冷静,各位,不管和谁有关,伙计们,先放下枪行吗?让我们用谈判来解决问题。”
  
  “谈判?”哈迪斯冷笑一声,“去你吗的,中国佬,你以为你是谁?我们凭什么听你的?”
  
  李杜道:“不,我不是要让你们听我的,各位,我是希望大家先冷静一下……”
  
  “伐柯有,滚蛋,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雨果一看表哥对李杜的态度并不友好,顿时就硬了起来。
  
  李杜冷笑道:“确定让我滚蛋?我滚了之后可是会去科曼奇赌场的,哈迪斯,我会告诉马林那家伙,是你的表弟让我滚回去的。”
  
  哈迪斯毫不犹豫,反手就给了表弟一巴掌,吼道:“闭嘴,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
  
  这戏剧性一幕让小老头那边笑歪了嘴,纷纷发出爽朗的笑声。
  
  李杜很无奈,这些老家伙心态很好啊,根本不在乎对面那些黑洞洞的枪口。
  
  听到对面的笑声,印第安人更怒了,纷纷吼叫了起来:“闭嘴,老家伙,闭上臭嘴去死吧!”
  
  “混蛋,送你们下地狱吗?想去地狱吗?”
  
  “滚回你们老婆娘的怀里,伐柯有,去死吧老头!”
  
  小老头们毫不示弱,伸手指着他们同样破口大骂:
  
  “瞧你们这些小婊砸的熊样子,给老子跪下舔吊!”
  
  “老子在科威特打伊拉克人的时候你们还踏马的在娘怀里撸奶吃呢,现在敢对老子吼叫了?”
  
  “让开我要抽碎这混蛋的那口烂牙,我看他的笑容很不爽!”
  
  一边争吵,双方一边往前凑,然后就难免动手了。
  
  一边是身强力壮的印第安大汉,一边是人数稀少的五六十岁小老头,双方的战斗力差距太大了。
  
  印第安人很轻易将小老头们推的连连后退,不过没动枪已经很好了。
  
  李杜上去推开哈迪斯,厉声道:“都踏马冷静,这到底怎么回事?谁能告诉我?或者让警察来了看看你们拿着枪在这里搞冲突的场景?”
  
  哈迪斯不屑的说道:“哈,你拿警察可吓不到我们。【△網WwW.】”
  
  “耶!印第安硬汉!”印第安人齐齐吼叫。
  
  李杜冷静的说道:“那么,如果我在警察的保护下,在赌场玩个三天三夜,你觉得这样的结果呢?”
  
  哈迪斯怒极反笑,他狂笑道:“哈哈,我的伙计,你真是不要命,你威胁我?威胁我们科曼奇?”
  
  李杜道:“没有,我只是想在我准备回国前要是这么干一场,一定很有意思。”
  
  青年雨果喊道:“你有种你就去,我发誓第二天就会有人发现臭水沟里出现了一具尸体!”
  
  “原来科曼奇赌场就是这么做事的?”李杜恍然笑道。
  
  哈迪斯二话不说,回头又给了表弟一巴掌,吼道:“你闭嘴,你滚到一边去!”
  
  雨果捂着脸如丧家之犬般跑开。
  
  李杜说道:“你知道我能做到的,只要我告诉旗杆市警察局,我将赚到的钱一半捐给他们,他们会保护我的,是吧?”
  
  哈迪斯阴冷的笑着,露出惨白的牙齿,懂啊:“好,你要谈判是吧?你想怎么谈判?”
  
  李杜看向小老头,问道:“马丁先生,这是怎么回事?”
  
  马丁说道:“我们狩猎归来,准备中午休息,结果有两头驯鹿向我们跑来,于是我们就开枪猎杀了它们……”
  
  “喂,老家伙,那是我们的猎物,我们的猎物!”哈迪斯吼道。
  
  马丁说道:“好,你们拿走它们就是了。”
  
  “我们要活捉这两只驯鹿,我们印第安人喜欢活吃驯鹿,老家伙,你们射杀了它们,得给我们赔偿。”哈迪斯说道。
  
  李杜顿时明白了,这些家伙是故意设圈子来坑害小老头们的。
  
  他甚至怀疑,是不是刚才的野猪群也是他们想坑狩猎者的而设下的陷阱,不过误打误撞之下,陷阱被自己一行人给破坏了。
  
  小老头们活了半辈子,什么看不透?他们当然知道这些印第安人想坑自己,所以双方就吵闹起来。
  
  现在硬来没用,李杜示意小老头们冷静,然后对哈迪斯说道:“伙计,这里面是误会,山里驯鹿可不止这两头,你们可以再去狩猎。”
  
  哈迪斯坐在了一头驯鹿的肩膀上,翘起二郎腿道:“误会,这不是误会,这是他们抢了我们猎物,我们需要谈谈。”
  
  李杜道:“你想怎么谈?”
  
  哈迪斯说道:“伙计,我是个讲道理的人,我喜欢以理服人。”
  
  李杜好不容易才忍住笑意,他差点笑出声来。
  
  哈迪斯发现了他表情变化,就挑挑眉毛道:“有什么问题?”
  
  李杜道:“没什么问题,怎么讲道理?我洗耳恭听。”
  
  哈迪斯道:“这些家伙抢了我们猎物,伙计,这不对,这很不对,这是很坏很坏的事。”
  
  “所以呢?”
  
  “所以,我们需要赔偿,你们要不要听听我提出的赔偿条件?”哈迪斯得意的说道。
  
  李杜说道:“别急,你一直说是我们抢走了你的猎物,谁能证明?我还说这两只驯鹿就是我们的猎物。”
  
  哈迪斯一下子愣了:“什么?”
  
  李杜说道:“我说,你们想抢走我们的猎物,这两头驯鹿不是被你们赶过来的,是被我们发现的。”
  
  哈迪斯顿时勃然大怒,吼道:“伐柯有,就凭你们这些软脚蟹?就凭这些老乌龟?他们能追赶驯鹿?”
  
  李杜指着他道:“别骂人,我说你最好别骂人,我们为什么无法追赶驯鹿?我们可都是好猎手。”
  
  哈迪斯又突然大笑了起来:“在科曼奇面前,你们说自己是好猎手?这真是太好笑了,哈哈哈哈!”
  
  李杜也笑了起来,说道:“那不如,我们比试一下?再赌一把怎么样?”
  
  哈迪斯的笑声戛然而止!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