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327.变戏法 win盟+5
    “6o块!”
  
      “7o块!”
  
      “8o块!”
  
      价格稳步提升,很快接近了原价的一百块。
  
      虽然拍卖师已经强调了,小盒子的材质未知,可是它外表很讨喜,做工很精致,前排不少教徒都是有钱人,对艺术品的欣赏眼光还是有的。
  
      不过这东西起拍价比较低,大家下意识也认为它是人工玉石或者人工翡翠制作而成,材质不佳,价格低廉。
  
      等到价格提升到8o块,一直在看手机的李杜举起手道:“一百块!”
  
      苏菲惊讶的看向他,笑道:“你不用非得报价呀,别在乎马拉泰说了什么,他就是那么幼稚。”
  
      马拉泰也在报价,当然,他就是看在苏菲的面子上报价的。
  
      因此,当李杜报出一百块的价格时,他就立马跟了上去:“11o块。”
  
      李杜道:“2oo块!”
  
      他这样大幅报价,立马又赢得了掌声,不过其他竞价者就退出了竞拍行列,显然他们认为两百块买一个二手小饰盒不值当。
  
      马拉泰不退缩,他喊道:“25o块。”
  
      李杜道:“3oo块。”
  
      苏菲赶紧拉了他一把,小声道:“新的才1oo块,你干嘛花这么多钱呢?李,别和马拉泰置气,这样会显得你也很幼稚。”
  
      李杜拍了拍她的手道:“我心里有数,待会给你玩个把戏。”
  
      两人的亲密举止让马拉泰看的怒火中烧,他吼道:“4oo块。”
  
      李杜举起手道:“5oo块。”
  
      他们这样竞价,响起的就不是掌声,而是笑声,不过是善意的笑声,因为大家都把这个竞价看作是两个青年为了向苏菲示好而展开的竞争。
  
      马丁夫人也劝说李杜道:“可以了,孩子,价格够高了,苏菲的小饰盒成了今天的明星。”
  
      响起的笑声让马拉泰气势受阻,他以为自己报价会赢得掌声,毕竟这可是他的主场,没想到都是笑声。
  
      这让他觉得很没面子,伤到了他的硬汉尊严。
  
      于是,他做了最后的挣扎,道:“6oo块。”
  
      李杜看出了他的打算,他这些日子里天天和拍卖会打交道,交手的都是狡猾的捡宝人,日常工作就是分析对手的心理变化。
  
      因此,察觉到马拉泰出了底价后,他慢条斯理的说道:“61o块。”
  
      马拉泰冷冷的哼了一声,周围的笑声还在继续,他停止了报价,闷闷不乐的坐在位子上生气。
  
      拍卖师挥手指向他,道:“61o块第一次、61o块第二次,如果依然没有人加价,那么我将喊出:61o块第三次!这件珍贵的拍品属于你了,李先生!”
  
      李杜站起来鞠躬致意,伴随着掌声,依然有笑声在响着。
  
      鞠躬之后,他没有坐下,而是直接往台上走去。
  
      见此教徒们奇怪了,负责组织活动的志愿者赶紧上来说道:“先生,拍卖结束后统一交付拍卖品,现在您不需动身。”
  
      马拉泰再度找到了李杜的攻击点,笑道:“哈,你还是捡宝人呢,这种规则都不懂?没有参加过正规拍卖会是吗?真好笑。”
  
      笑声更大了,已经不止是善意,其他教徒显然也是这么想的。
  
      苏菲伸手拉住他,低声道:“李,现在不是交钱的时候。”
  
      李杜反手握住她的皓腕,回头笑道:“记得我刚才说什么?我给你变个戏法,现在,跟我一起上台去看看吧。”
  
      回过头去,他和志愿者低声说了两句,志愿者露出吃惊表情,老老实实让开了路。
  
      李杜拉着苏菲走上拍卖台,女医生小脸粉红,她走的踉踉跄跄,一时之间眼神茫然、脑海迷蒙,简单来说,她懵了。
  
      这是哪里?这是教堂,在她的想法中,一男一女手拉手走上教堂的布道台,只会生在结婚时候准夫妻之间。
  
      现在,她被一个男人拉了上来,台下坐着的是父母、教友,怎么看怎么像是要结婚了。
  
      有人也觉察到了这点,笑道:“小伙子,你要在这里向苏菲求婚吗?”
  
      “这不是好地方,这里适合结婚,求婚可不行。”
  
      “苏菲,不能答应他,这孩子在胡闹呢。”
  
      女医生这会茫然的很,小脸羞得粉红,脑子都不会转了,哪里还能听清众人在说什么?
  
      李杜听到了,他没在意这些话,站上去后和刘易斯说道:“伙计,我来主持拍卖会,我为这场拍卖会加一把火。”
  
      拍卖师笑道:“请到这里来,你可别玩脱了。”
  
      李杜对他点头,顺手拿过托盘里的饰盒,咳嗽一声面对众人站定。
  
      教徒们和苏菲一样,对于他的所作所为表示满头雾水,一起傻乎乎的看着他。
  
      李杜说道:“各位,这个唇膏盒被我拍了下来,我重新将它送上拍卖台,将它交给真正属于它的人。”
  
      “你要还给苏菲?这么做有点小题大做了吧?”
  
      “这一点不浪漫,伙计,这么做可不好。”
  
      “下去吧,你让苏菲尴尬了。”
  
      马拉泰喊道:“你现在就是个小丑,你还带着苏菲做了小丑,真是丢脸!”
  
      李杜笑了笑,说道:“大家误会我了,我拍到了这个饰盒,但并非是光明正大拍到的,因为这盒子的真实身份,大家并不知道。”
  
      “之前拍卖师说,盒子材质未知未定,在这里我向大家承诺,这是翡翠石所制成,上面分布的这些小石头,也是真正的蓝宝石、绿松石和红宝石!”
  
      听他这么说,先前还喧嚣的教堂里顿时变得安静很多,没多少人说话了,都在震惊的看着他。
  
      李杜继续微笑:“之所以上面这么设计,是为了还原翡翠在我们东方神话中的形象。”
  
      “在我们东方神话里,翡翠是一种生活在南方的鸟,毛色非常艳丽,通常有红蓝绿三种颜色。”
  
      “一般来说,这种鸟的雄性为红色,叫做‘翡’,雌鸟为绿色,叫做‘翠’,所诞生的卵为蓝色,是一种非常有灵性的神鸟。”
  
      “我们唐代有一位著名诗人叫陈子昂,他为了描述这种珍贵的灵鸟,专门为此写了一诗……”
  
      介绍到这里,他转为普通话,带着节奏念道:“翡翠巢南海,雌雄珠树林。旖旎光饰,葳蕤烂锦岑!”
  
      随着他吟诗声响起,掌声也响了起来,吟诗声越响,掌声越响,如同雷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