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329.不合格的礼物 2
    翡翠饰盒的出现,给拍卖会掀起了一个**,两万块的成交价,更是让教徒们连连惊呼。
  
      两万块是很多人的半年薪水,也是很多人一年的家庭生活费。
  
      大多数教徒是普通人家,没有参加佳士得、苏富比等大型拍卖会的经历,因此这种两万块的艺术品出现,让他们大开眼界!
  
      按理说,最后面的几件拍品是压轴戏,价值最大、价格最高,对大家的诱惑力也最足。
  
      奈何半路杀出个翡翠盒,往后的拍品最高价值也就是三四千块,怎么能和两万块相比?
  
      拍卖会结束,结尾不是很如人意,众人的热情都被翡翠盒给吸引走了,最后的一套瑞典皇室餐具也算是好东西,可给大家的震撼力远不如翡翠盒。
  
      不过有了李杜给出的惊喜,拍卖会举办的绝对够成功。
  
      结束拍卖,得拍人去交钱交割拍卖品,其他人则前往教会的广场。
  
      在教堂里举行拍卖会的时候,广场已经拉起了遮阴网,志愿者们部署上了桌椅,一道道美味菜肴放置其上,还有果汁、牛奶和清水等饮料。
  
      因为基督教不提倡饮酒,所以现场没有酒精饮料,氛围很简单、很轻松。
  
      李杜的表现和苏菲捐出的翡翠盒成为大家聊天的核心话题,众人一边走一边讨论着,聊的那叫一个火热。
  
      马丁夫妇对李杜的表现简直满意到骨子里了,小老头的眼睛眯成了弯月亮,一路上对李杜连连夸赞。
  
      他们夫妻是教师,最喜欢有文化、有教养的人。
  
      李杜在台上的表现自信又洒脱,将中国诗歌文化和现代珠宝文化进行了结合,表现让两人非常满意。
  
      一边走着,马丁一边说道:“我们之前猜得对,你对拍卖行业有独到认识,跟着你果然让我们见识到了不一样的东西。”
  
      “李的眼光固然让我惊叹,但他在台上的表现更好,看到他的自信和对掌控力了吗?如果他去做老师,也会是个成功的老师。”
  
      马丁夫人对他同样赞不绝口。
  
      李杜现在要做的就是尽量保持低调,不必否认自己的优秀,但也不需要再张扬下去。
  
      他们走进广场遮阴棚,周围的教徒纷纷对李杜竖起大拇指:“小伙子,刚才干得漂亮。”
  
      “今天李给教会提供了很大的帮助,两万块钱的捐款,这可是一笔巨款!”
  
      “李是个善良的孩子,我记得之前有个新闻报道,是李组织了一场慈善仓储拍卖会,给福利院进行了捐款,那次捐款额度更高!”
  
      周围赞美声络绎不绝,李杜不是装低调,是真想低调点了,艾玛,我只是做了点微不足道的小事,怎么就成主角了呢?
  
      一个中年人过来搂住他肩膀,说道:“这小伙做过的好事很多,还有一次公路车祸堵车了,急救车也被堵住,是他带头移开了出事车放开了急救车。”
  
      苏菲跟小姑娘一样兴奋的说道:“不止移开了车子,他随后参与了对患者的急救,是他救了枪伤患者。”
  
      周围的人纷纷鼓掌,很多人对李杜伸出拳头轻轻拍打他,说道:“干得好,好小伙!”
  
      马拉泰交钱拿到拍卖品后走出来,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看着他认识的熟人将李杜当救世主一样围在中间,他的嫉妒心爆炸了。
  
      不得不承认,这次李杜表现很好,将他的表现踩在了脚下,可是不要紧,马拉泰还有后招没用呢。
  
      他将盛着金手链的饰盒收好,等到人群要散开的时候,他走到苏菲面前温柔的笑道:“嗨,苏菲,我想送你个礼物。”
  
      女医生吃惊的看着他道:“送我礼物?现在?”
  
      马拉泰看向周围,举起饰盒道:“刚才我拍到了一款大师出品的手链,它们非常漂亮、非常高贵,我想将它们送给你,只有你配得上它们。”
  
      听到这话,后面正吃冰激凌吃的不亦乐乎的马丁差点笑出声来,他小声道:“上帝,这孩子真不会说话。”
  
      他这么一说,周围很多人不高兴了。
  
      什么叫‘只有你配得上它们’?我们没拍到这金手链,但这不代表我们配不上它。
  
      再说这只是个手链又不是王冠,哪有什么配不配得上?
  
      不少人心里都在这么想,其中有人将想法表现在脸上,露出不悦表情。
  
      苏菲双手使劲摆动,说道:“我很高兴得到你的称赞,不过我不能收下这手链,请你收回去,送给更适合的人。”
  
      马拉泰强调道:“你就是最适合的人,苏菲,我就是为你而拍下这手链的。”
  
      他用余光扫视周围,这时候不是该响起祝福的掌声吗?掌声在哪里?祝福声在哪里?
  
      苏菲为难的说道:“马拉泰,我不适合得到这手链,真的,不过很感谢你能这么想。”
  
      看女医生处境尴尬,本不想出风头的李杜不得不站出来,说道:“伙计,这手链的风格不适合一位姑娘。”
  
      马拉泰看到他就心烦,便不耐道:“你什么都懂?为什么不适合,你刚才想拍下它,还不是想送给苏菲?”
  
      李杜沉默了一下,慢慢说道:“其实,我刚才想拍下它是送给我的母亲。”
  
      旁边响起了哄笑声,有人开玩笑道:“你这么说,苏菲要伤心了。”
  
      李杜有种日了狗的郁闷,他就不该插手这件事,就该看着马拉泰丢脸,确实,他这么说,有点不给女医生面子。
  
      苏菲倒是看得开,忍着笑说道:“不不,我怎么会伤心?这手链的风格本来就是适合中老年人呀。”
  
      马拉泰石化当场,他茫然的问道:“卡地亚的珠宝,不光是针对中老年人的,更适合年轻人。”
  
      旁边有人认识他,就将他拉走,低声道:“别在这里引大家笑了,这手链当然适合中老年人佩戴,姑娘怎么会佩戴这种老气的链子?”
  
      马拉泰挣扎道:“不,我认为不是这样……”
  
      “别固执己见了,你想继续在这里丢脸吗?”
  
      人群里笑声不断,马拉泰脸上火辣辣的,他看到有人对自己指指画画,心里又是憋屈又是愤懑。
  
      他怨恨的瞪了李杜一眼,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道:“带伙计们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