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346.哥斯拉的过去
    进来的枪管,李杜下意识就想到了这是个陷阱!
  
      他立马尔,觉得是希尔带他们来这里,是想带人抢他们的玫瑰精油。..
  
      这没什么夸张的,美国底层贫民可以为了几美元实施抢劫可以为了几百块钱就去杀人,非常疯狂。
  
      二十四瓶玫瑰精油,卖个好价钱的话,甚至能卖出二十多万美元!
  
      不过随即他现,希尔脸上表情比他还惊讶,艾丽斯则满脸惊恐,并不是装的,显然事情和他们无关。
  
      门被推开后又被缓缓打开,两个全副武装的牙齿挤了进来,如临大敌般吼道:“警察,蹲下!”
  
      李杜等人老老实实蹲下,这踏马怎么回事?
  
      子上的小瓶子,嗅着清雅的玫瑰香味,几个进屋的警察露出惊讶的表情。
  
      李杜脑子快转动,顿时猜到了怎么回事:玛德,又是误会,这些警察又把他们当成独贩了!
  
      果然,后面有人牵着缉毒犬进来转了一圈,尴尬的说道:“没有独品。”
  
      一名戴着墨镜的警察着急了,他板,道:“你不是举报说这里有独品交易的行径吗?”
  
      那老板茫然道:“我好像是在交易独品,就报警了。”
  
      一听这话,希尔顿时来劲了,站起来指着警察道:“我们是在交易玫瑰精油!我们是在进行合法贸易!你们干什么?我们都是纳税人,你们在伤害我们!”
  
      汉斯也怒道:“洛杉矶的警察就是这么办案的吗?缉毒这种大事,你们甚至不进行侦查,直接冲进来?”
  
      外面哥斯拉和大奥同样蹲在地上,两个警察紧张的盯着他们。
  
      大奥委屈的说道:“他们进来就对我们动手,我想解释,他们不让我开口。”
  
      哥斯拉道:“安全第一。”
  
      几个警察不死心的仔细搜索了一遍,但除了玫瑰精油再无所获。
  
      一名带队的警长尴尬的走过来说道:“抱歉,各位,我们之间出现了一点误会。”
  
      希尔愤怒的说道:“误会?你们惊扰了我们的客户,然后说一句误会就想结束?我们希格莱雅每年纳税几千万美金,伙计,就是换来这样的保护?”
  
      在美国,资本家是大爷,只要有钱,政府就得叫你叫爸爸。
  
      警察们老老实实站在一起,希尔跟老师训学生一样训他们。
  
      对此,警察们早有经验,只要不通过律师起诉,那你爱咋滴就咋滴,他们不会辩驳不会反抗。
  
      警长解释了几句,道:“抱歉,各位,从上个月开始,洛杉矶县生了多起因独品而引的暴力冲突,我们现在神经绷得很紧。”
  
      老板则说道:“你们的保镖长得太暴力了,正经商人,哪有带着这样保镖的?”
  
      李杜不满的说道:“谁说他们是保镖?这是我们的搬运工!”
  
      “搬运工为什么还威胁我?就是他,我厢的时候,他威胁的登我!”老板指着大奥说道。
  
      大奥:“我什么时候瞪你了?我只是对你微笑过。”
  
      警察说道:“你们这个伙计,外貌比较有欺骗性,我们之所以决定实行突击行动,就是因为他们两个。”
  
      李杜说道:“嗨,别侮辱人,你这是歧视!”
  
      警察指着哥斯拉道:“歧视?这伙计胸口带着金雕抓火焰大丽菊的刺青,我们完全有依据这么做!”
  
      确实,哥斯拉的胸口上有个火红色的纹身,是一只雄鹰抓着大丽菊展翅高飞,他穿小背心的时候,这个刺青会显露出来。
  
      但李杜不懂,他疑惑道:“这个刺青了怎么了?”
  
      哥斯拉自己说道:“海湾集团卡特尔。”
  
      警长严肃的点头道:“对,这是海湾集团的人才会有的刺青,别告诉我,你们不知道海湾集团是什么!”
  
      李杜纳闷道:“是什么?搞石油运输的吗?”
  
      一个警察忍不住说道:“先生,这个玩笑一点不好笑。”
  
      汉斯对他使了个眼色,道:“是墨西哥最强大的帮派势力之一,全球很著名的贩-毒集团,没想到哥斯拉和他们有关系。”
  
      这个答案冲击了李杜,他震惊的斯拉,哥斯拉苦笑一声,对他摊开手。
  
      李杜对独品和独贩无比厌恶,这东西太可怕了,跟这东西相关的人也太可怕了。
  
      可是以他对哥斯拉的了解,对方跟独品什么应该完全不搭边。
  
      或许哥斯拉长得强壮,但他不管面相还是行为,都不凶狠,性格甚至偏向内向。
  
      他平时除了干活,就是地,要么做志愿者服务。
  
      所以说这种人曾经做过独贩,李杜只能感觉难以置信。
  
      他斯拉,问道:“怎么回事?”
  
      哥斯拉闷声闷气的说道:“刚离开篮球队时候,没饭吃,就做了打手。后来我知道这不对,离开墨西哥移民到美国。”
  
      他犹豫了一下,补充道:“老板,我不是独贩,绝不是!我没碰过那玩意儿!”
  
      警长撇撇嘴道:“哈,谁会信?”
  
      “我信!”李杜毫不犹豫的说道,然后又问道:“那么现在来有问题吗?”
  
      警长道:“有没有问题,我们会进行调查……”
  
      李杜指着他道:“因为一个刺青就调查?去踏马的吧,你们这是蔑视人权!我这伙计没问题,他是合法移民,他按规矩纳税,你们凭什么毫无依据的调查他?”
  
      要是在亚利桑那州,警察还真能这么做,因为亚利桑那州有全美最严格的反移民法案sB1o7o。
  
      加州不同,加州的政策比较宽松,警察不能再没有任何批准的情况下,肆意扣押然后调查某个人。
  
      警长冷冷的,说道:“我们得确保洛杉矶的秩序和公民安全。”
  
      李杜道:“我们愿意配合,不过你们就是这么保护秩序和公民安危的?随便接个报警电话,然后毫无依据的进行野蛮调查?”
  
      这件事不管怎么说也是警察方面的问题,希尔走出来调节,说道:“好吧伙计们,我们都得冷静一下,大家不妨坐下喝杯咖啡,我想老板肯定很乐意请我们喝咖啡。”
  
      老板无奈的摊开手道:“还能怎么办?今天真是倒大霉了。”
  
      李杜瞪了他一眼,你有什么资格抱怨?这件屁事还不都是你惹出来了的?
  
      可惜他的形象和眼神没有大奥那样有杀伤力,老板不害怕。公告:笔趣阁APP安卓,苹果专用版,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appxsyd(按住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