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356.送你吧
    这乱七八糟的事让李先生一头雾水,他不得不偷偷问罗比:“这伙计没有精神方面的问题吧?”
  
      “我听到你的话了,我听到了。”白人青年立马伸手指向他。
  
      李杜大吃一惊,这家伙的听力真厉害,他很小声的说话了,而且青年一直在和金毛打闹,这样还能听到他的声音,绝对的天赋异禀。
  
      康利特停下手说道:“我没有精神问题我当然没有,不过我可能也稍微有点因为我容易激动,或者说是焦虑,但谁管它呢反正死不了就行了不是吗?”
  
      背后说人坏话被当场抓到,李杜尴尬的点头道:“你说的对。”
  
      大金毛还没玩够,从后面扑了上来,‘吧唧’一下子将康利特给扑倒在地来了个狗吃屎。
  
      康利特将金毛推开,吼道:“小飞机,滚!”
  
      金毛立马夹着尾巴跑了。
  
      康利特爬起来,伸出手道:“现在我们互相了解了,你好,李杜,我是蒙德-康利特……”
  
      “你好,你刚才介绍过名字了。”李杜不得不打断他的话,这兄弟太能说了,他受不了。
  
      “我没介绍完请让我说完,我的英文名叫蒙德-康利特,我的中文名叫撸官。”
  
      这个自我介绍让李杜大吃一惊:“我天,你知不知道撸官是什么意思?还有你胸口的纹身,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感觉你搞错了。”
  
      康利特理所当然的说道:“我当然知道,撸官,中国的达芬奇,古代的爱迪生,厉害的天才明家!”
  
      李杜愣了好一会,弱弱道:“你说的是鲁班!”
  
      “耶,撸官,就是他,你知道我说的是谁了哈哈真好我就是说他,因为我就是个天才明家我敢打赌我们两个是一样的人。”康利特愉快的笑道。
  
      李杜叹了口气,道:“是鲁班,不是撸官,你的音在中文里有些不好的意思。”
  
      康利特诧异问道:“什么不好的意思?”
  
      李杜深深的生出了无奈的感觉,他只是来买马车的,不是来教中文的,更不是来传播中国文化的。
  
      不过出于礼貌,他还是介绍了一下:“撸官,它的谐音是撸-管,翻译过来就是打飞机的意思。”
  
      听了他的话,康利特笑了起来:“噢耶噢耶,我喜欢打飞机我的外号就是喷气飞机,我的狗是小飞机,那我就叫撸官!”
  
      李杜用双手抱住头,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说道:“好吧,伙计,你喜欢就好……”
  
      “我当然喜欢,我爱死这中文名了,从今以后叫我撸官别叫我蒙德更别叫我康利特先生我爸爸才是康利特先生而康利特先生已经死了。”
  
      汉斯对罗比说道:“玛德,你怎么事前不跟我们说明白这家伙喜欢喋喋不休?”
  
      罗比说道:“这不算喋喋不休,他还没有喝酒呢。”
  
      康利特扭头喊道:“嗨,别在背地里讨论,有什么想说的你们可以当我面说。还有罗比说的对,我现在说话可很少的。”
  
      李杜很吃惊,他只听到汉斯和罗比出了声音,说的什么根本听不清,可这个青年似乎听的一清二楚。
  
      他咳嗽一声,道:“蒙德,我是说伙计……”
  
      “撸官。”康利特强调道。
  
      李杜叹了口气,道:“好,撸官先生,我看到你这里有一辆马车,是这样的,我对它很感兴趣……”
  
      “那它就属于你了。”撸官拍拍他的肩膀道。
  
      李杜继续吃惊:“什么?”
  
      他感觉自从认识了这小子,他的脑子就不够用了。
  
      撸官道:“你对它感兴趣,我将它送给你了。”
  
      李杜问道:“送给我了,不要钱,不用交易,送给我了?”
  
      撸官点头道:“对。”
  
      “为什么?”
  
      “因为你告诉了我,有关我中文名的含义,我很感谢你。”
  
      李杜用手掌拍了拍额头道:“好吧,我很感谢你,不过这没什么,我觉得还是……”
  
      “还是什么还是,这伙计真是个痛快人,你叫什么?撸-管?”汉斯打断他的话热情的说道。
  
      李杜给他纠正道:“别这么音,官,是官,撸官。”
  
      撸官已经够恶搞的了,要是再叫做撸-管,李杜觉得这就有点侮辱人了,也有点侮辱华夏文化。
  
      总之,一辆马车就这么赚到了手。
  
      这让李杜很过意不去,马车虽然是旧货,可是保存的很好,车上重新进行了刷漆,骨架很坚实。
  
      而且,马车用了老式车辕,匹配了老式的橡胶外皮轮胎,他觉得怎么着也得值个一千块。
  
      在这种情况下,当分开的时候,撸官表示想和他交换联系方式的时候,李杜就很痛快的给了他自己的电话、推特和fanetbsp;  分别的时候,撸官问道:“以后我有想要了解的中国文化的时候,能找你吗?”
  
      李杜说道:“随时欢迎,我们有个营地,位置在阿米绪人村落西边,我给你具体地址,你可以去玩。”
  
      “好。”
  
      就这样,迷迷糊糊的来了,迷迷糊糊的离开,迷迷糊糊的得到了一架看起来很不错的马车。
  
      回去后,罗比给他找了一套辔头、缰绳和曲木,挂在夸特马上后,连上马车,中世纪的马拉车场景再现了。
  
      今天还要举行拍卖会,因此赫斯曼的拍卖场来了很多人。
  
      看到马拉车,立马有个白人老头走来问道:“伙计,这也是今天的拍卖品吗?怎么没看到过?”
  
      李杜说道:“不,这是我要送人的礼物。”
  
      白人老头遗憾的摇了摇头,道:“不是拍品?那真是可惜,有没有兴趣卖掉它?你可以换个礼物。”
  
      罗比问道:“多少钱?”
  
      白人老头说道:“我这里有两千块,你们觉得呢?”
  
      李杜摆摆手道:“抱歉,我不能卖掉,我得将它做礼物送给一个朋友。”
  
      白人老头很固执,问道:“价钱你来开,三千块?”
  
      “真不行,我真不卖。”
  
      “四千块?”
  
      “抱歉,这不是钱的问题。”李杜其实心动了,马拉车这东西很受欢迎吗?
  
      看出他态度坚定,老头叹了口气,这时候罗比上来拉住他道:“我们可以谈谈,你需要马拉车?留个联系方式,我给你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