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359.心中有沙 2
    李杜赶到后,苏菲很体贴的等在门外。』』『
  
      看到他后,女医生高兴的招手道:“你进去,它正在尝试着睁开眼睛,我没有待在里面,以免它睁开眼睛先看到我。”
  
      李杜微笑道:“没关系,苏菲,先看到你也好。”
  
      苏菲的体贴、温柔和善良,真是让他感动不已。
  
      女医生倔强的拒绝了,拉开门将他推了进去。
  
      小狗被放在沙上,蠕动圆滚滚、肉呼呼的小身子左右转动,它还在闭着眼睛,努力用鼻子使劲的嗅着,慢慢转头。
  
      李杜凑过去,小狗的眼皮在抖动,好像即将醒来的样子。
  
      阿嗷没有直接睁眼睛,又过了大概半小时,终于,它的小眼皮慢慢睁开了,眼睛露出一条缝。
  
      睁开之后,瞪大眼睛的过程就快了,阿嗷使劲眨动眼皮,这样眼皮越来越有力,逐渐张开,露出了眼珠。
  
      小狗崽的眼珠不是黑色,而是漂亮的天蓝色,上面好像蒙着一层水雾,温润清澈,好像雨中的蓝宝石。
  
      “简直太美了。”李杜忍不住叹道。
  
      阿嗷瞪大眼睛看着他,脑门慢慢的皱巴起来,然后歪起小脑袋,露出幼犬独有的好奇表情。
  
      李杜亲了它一口,凑近它跟前说道:“来,看清我的样子,以后我就是你的主人啦,你得听话啊。”
  
      想想家里那个不听话的虎猫,他就蛋疼,不过考虑到这是捷克狼犬,一种非常温顺的动物,他又放心了。
  
      捷克狼犬不会和虎猫一样桀骜,后者属于野兽,前者属于宠物。
  
      阿嗷那软绵绵的小短腿抖动了几下,挣扎着靠近他,用小舌头使劲舔他的脸。
  
      李杜忍不住笑了起来,捷克狼犬的舌头怪粗糙的。
  
      苏菲后面走了进来,阿嗷又挣扎着去靠近她,显然这两天的相处,它熟悉了苏菲身上的味道。
  
      喂着阿嗷喝了一点羊奶,苏菲又细心的给它用蘸温水的棉签擦屁屁,阿嗷出‘嗷嗷’的叫声,舒服的开始排便便。
  
      看着女医生忙前忙后,还为此请假,李杜心里过意不去,决定等到阿嗷大一点,一定要好好向苏菲道谢。
  
      抱着阿嗷玩到晚上,李杜离开,他走的时候,阿嗷很用力的挣扎起来,扑腾着小短腿想从小窝里爬出来。
  
      还好苏菲上去抱住了它,小狗感觉到熟悉的气息,慢慢安静下来。
  
      不过它始终在看着李杜离开的方向,这让李杜很满意,捷克狼犬果然是忠诚的好狗,这么小就知道依恋主人了。
  
      九月初,天气转好,阳光照旧灿烂无比,照耀的亚利桑那州跟个火炉一样。
  
      从节气上来说,这已经进入秋季了。
  
      可能是心理作用,李杜觉得虽然阳光一样火辣,但是不那么晒了,室外温度也有所降低。
  
      营地里有价值的东西差不多都被旧货交易捡宝人给拿走了,他们要么将营地里的垃圾一起带走,要么给李杜等人留下了有用的东西。
  
      现在汉斯也接受了营地处理货物的模式,可以让他更省事,至于会少赚钱这回事,这不重要,几百块的小钱他不看在眼里。
  
      月初第一天,他们去参加了一个乡镇仓库公司的拍卖会,有个仓库是旅游农场租赁的,里面有些躺椅、遮阳伞之类的工具,李杜将它拍了下来,放在营地往外换。
  
      除了这个仓库,最近几天他们都没什么事,空闲的时候,汉斯和、哥斯拉、大奥就在营地里开拓了一条宽而浅的沟渠,一直引到树林边缘。
  
      他们和一个捡宝人交易得到了台坏掉的大功率抽水机,经过大奥维修,抽水机又可以使用了。
  
      这样,汉斯将抽水机放到水井旁,从水井里抽水上来。
  
      李杜不明白他要干嘛,就趴在栏杆上往前看。
  
      沟渠从树林边缘转了一圈,然后返回水井,这样形成了一个循环。
  
      汉斯给抽水机加满了柴油,随着轰轰轰的声音,清澈的井水被抽了上来。
  
      井水从管道里喷出,进入沟渠里,因为沟渠有高低差,顺着沟渠转了一圈,这些水又回到了井里。
  
      李杜道:“伙计,你要干嘛?”
  
      汉斯得意的笑道:“等着瞧吧,我有了一个好主意。”
  
      转过一天来,两辆自卸车开了进来,然后卸下了一大堆的细沙。
  
      李杜问道:“你到底要干嘛?”
  
      汉斯不回答,他带着哥斯拉和大奥继续挥汗如雨,将这些沙子洒进沟渠里。
  
      撒了一层细沙后,剩下的他铺在了沟渠附近的土地上。
  
      最后,他往沙地上撑起一个遮阳伞,放上躺椅,这下子李杜知道他要干嘛了。
  
      汉斯在营地里制造了一片小型海滩,有水、有沙、有风,将荒地变成了个度假区。
  
      “心里有沙,何处不是夏威夷?”汉斯得意对他挤了挤眼,戴上墨镜躺了上去。
  
      “舒服!”他又怪叫了一声。
  
      李杜苦笑道:“这动机轰隆隆的响,你也能悠然下来?”
  
      “当成海浪的声音不就得了?”汉斯理直气壮的说道。
  
      李杜耸耸肩,他也拖了一把躺椅进入树荫下,学着汉斯将双脚泡在沟渠里。
  
      脚底踩着软绵绵的细沙,冰凉的井水从脚上流过,树林里还有凉爽的清风吹过,感觉很不赖。
  
      大奥说道:“我有个问题,老板,这样的话,我们岂不是喝的是自己的泡脚水?”
  
      井水从沟渠里循环回去,这样可以节省水源,也会造成二次污染,大奥说得对,井水变成了他们的泡脚水。
  
      李杜不满的说道:“该节省的时候你不节省,干嘛将水循环回去?”
  
      汉斯无奈道:“动动脑子,伙计,这里是旗杆市不是迈阿密也不是五大湖区,地下水资源缺乏,如果不将井水循环,很快就会抽干井水的。”
  
      李杜想想,也对,是这个道理。
  
      汉斯又说道:“至于泡脚水?这不会,水井有天然沉淀作用,即使我们泡脚有什么脏东西,也会沉入井底,我们打水别从井底动手不就得了?”
  
      一听这话,大奥和哥斯拉也提着椅子躺下了,四个人排成一列,躺在树荫下享受的开心。
  
      有捡宝人来找东西,看到这一幕乐了,问道:“还有躺椅吗?一起躺下。”
  
      李杜懒洋洋的说道:“有啊伙计们,一把椅子一百块。”
  
      “你真贪心!”
  
      前来营地的捡宝人多了,知道这个小营地的也多了,后面两天,每天都有人拖着躺椅来这里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