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364.疑云重重
    没人看清怎么回事,他们只感觉李杜的身影一闪,小里克就捂着脸踉跄了一步。天 籁小说
  
      这次是真踉跄,手里的酒瓶都摔到了地上。
  
      顿时,有人倒吸一口凉气:“李的动作好快!”
  
      “闪电侠啊,厉害!”
  
      “怎么了,生什么事了?”
  
      被当着众多捡宝人的面抽了一巴掌,小里克顿时恼羞成怒,他捡起瓶子要玩命,吼道:“中国佬,我要杀了你!”
  
      哥斯拉重新站起来,面无表情,双拳紧握。
  
      里克拦住了儿子,咬牙道:“中国人,你可真是嚣张啊。”
  
      李杜抬起脚,道:“看到了吗?”
  
      里克以为他要踹人,和儿子一起后退一步。
  
      见此,捡宝人们顿时出哄堂大笑。
  
      里克也恼羞成怒了,吼道:“你找死是吗?”
  
      李杜说道:“看看我的鞋。”
  
      酒吧灯光昏暗,有人打开随身携带的手电筒,光芒照在鞋面上,众人看到鞋上有一口唾沫。
  
      图里斯立马勃然大怒:“里克,你儿子欺人太甚!”
  
      “太欺负人了伙计,真的,不能这样,这是在侮辱李。”
  
      “谁要是往我身上吐口水,我会打得他圣母都认不出他是谁!”
  
      小里克着急的喊道:“去你玛德,这不是我吐的口水,我隔着他还有一个人呢。”
  
      汉斯冷笑道:“怎么,去检测一下dna?”
  
      一名大胡子捡宝人说道:“你是吐出去的,隔着一个人吐在李的鞋上,这种事很正常。”
  
      “找找,地上还有唾沫吗?没有了,小里克,你真能惹事呀。”
  
      里克想骂娘,灯光这么黑,地上就是趴着条狗也找不到,何况找一口口水?
  
      但是他确实理屈词穷,就拉着儿子阴沉着脸走了出去。
  
      汉斯拦住他道:“还没有道歉,伙计,犯错要道歉。”
  
      李杜摇头道:“算了,兄弟,我给了他一巴掌,这件事就两清了。”
  
      说着,他转头面向捡宝人群,接着道:“我李杜做事讲究公道,从不仗势欺人、倚强凌弱!”
  
      “好汉子。”众人纷纷竖起大拇指。
  
      里克知道自己不能继续留在这里了,他有高血压,继续待在这里,可能会被气出脑溢血。
  
      小里克更愤怒,他怨毒的对李杜说道:“看这次拍卖会结束你还能不能这么嚣张!”
  
      他的话一说完,里克脸色一变,赶紧将他推出门去。
  
      他们两人一走,酒吧里的捡宝人更是以李杜和汉斯马是瞻了。
  
      喝酒到了午夜,第二天清晨,李杜起床,沿着一条小路向农田里跑去。
  
      镇子周边的农牧场很多,不过农作物长势一般,看得出这里土地比较贫瘠,不太适合展农业。
  
      早餐是牛奶搭配粗粮汉堡,四个人吃掉了四十个汉堡,让旅馆老板心疼了个半死。
  
      旅馆提供免费早餐,这是他们昨天选择在这里住宿的原因。
  
      吃完饭,他们去了仇杀仓库公司。
  
      李杜问公司名字是不是因为镇子的两个家族的冲突而成,汉斯耸肩道:“谁知道呢?大概是吧?”
  
      “这两个家族的冲突有多厉害?”
  
      汉斯说道:“我们现在走的这条路是镇子的主干路之一,名字叫一桶血,就是源于双方的冲突。”
  
      “每次冲突都在这条路上,每次冲突都能流出一桶血来!”
  
      路上他们先经过了一个幽静的博物馆,跟他们在金曼看到的一样,这博物馆也是关于66号公路的。
  
      博物馆看上去并不大,总共有一座两层小楼和一个十分清静整洁的院子。
  
      汉斯说道:“这就是红木馆以前的所在地,它们搬走后,博物馆挪到了这里。”
  
      每一座博物馆对李杜都有强烈的诱惑力,因为博物馆里往往存在着饱含时光能量的好东西。
  
      这种东西对小虫有吸引力,可是他不愿意让小虫随意去吸收里面的时光能量,那让他有种偷盗的感觉。
  
      在镇子里逛起来,李杜现这镇子不小,只是现在有些破败了。
  
      得知他的想法汉斯笑了起来,说道:“当然,它可不小,很多人称呼霍尔布鲁克都是小城而不是小镇。”
  
      仇杀仓库公司的规模也不小,得有上百间仓库。
  
      李杜很奇怪,道:“好吧,这镇子不小,可也没有五百户人家吧?这么大的仓库公司租赁给谁呢?”
  
      汉斯道:“有些仓库不是给当地居民准备的,而是给商人准备的。你瞧,霍尔布鲁克有很多农牧场,每年会有很多农牧商来采购。”
  
      李杜点头道:“哦,农牧商们会租赁这些仓库?”
  
      汉斯说道:“对,不过很难碰到农牧商们留下的仓库,他们都很抠门,很有记性,会带走所有东西。”
  
      聊着天两人进入了仓库里,汉斯递给他一张纸,上面记述着本次要拍卖掉的仓库。
  
      要拍卖的仓库不少,一共十四个,根据汉斯得到的消息,这十四个仓库里有一半是红木馆留下的。
  
      李杜优先看这七个仓库,小飞虫飞进第一个也就是41号仓库后,就看到了里面零散摆放的实木家具。
  
      见此,他先是惊喜,然后疑惑,红木是很昂贵的家具,那搬走的红木馆怎么会将这么多值钱的家具留在这里?
  
      七个仓库连续在一起,小虫往后飞,隔壁的仓库里依然有实木家具,而且成套,是一套餐桌和椅子。
  
      李杜眉头皱的更厉害了,这不对,一套红木桌椅得两万块,那公司得多土豪,会将两万块扔在这里不要了?
  
      他回想前天看的新闻,新闻上说‘考虑到运输和人工成本,同时也为了回馈广大消费者’,‘精品馆里的库存就不再搬至新址,而是通过清仓拍卖的方式处理’。
  
      现在来看,清仓拍卖并不成功,还是有很多红木家具没有清掉。
  
      那么,他们为什么不带走?运输成本和人工成本再大,能大过这些红木家具?
  
      一系列疑惑出现在李杜心头,他继续往下看,看到七个仓库里都有珍贵的红木家具。其中第六个仓库是例外,里面有工具、油漆还有几个箱子,装着红木木板或者原木。
  
      李杜觉得不对劲,他叫过汉斯道:“你调出咱们看过的新闻,然后你搜一下那家红木馆的资料。”
  
      汉斯点头掏出手机搜索起来,过了一会他说道:“特朗红木精品馆,这家红木店没什么名气,除了新闻外,资料不多。”
  
      李杜说道:“继续搜索,注意看看有没有人说这家红木店出售假货的消息。”
  
      是的,他怀疑自己碰上了假的红木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