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366.阿喵再出场
    前面三个仓库都是假货,可是李先生没走,他很耐心的将每件家具都看了一遍。天』 籁 小』说
  
      他之所以这么做,是希望红木馆别全部用假货,起码得有几件真货来撑场子。
  
      可是将所有家具看过之后,李先生气坏了。
  
      娘的,一件真货也没有,那该死的红木馆真是心狠手辣,仓库里储存的竟然全是假货!
  
      耗费这么多精力,结果现所有家具都是假货,李杜真想找到红木馆的老板,问问他这么做良心会不会痛!
  
      倒数第二间仓库里面是些杂货,有木工工具、有一些树皮木板、有一些漆料,还有几个箱子里,里面是用牛皮纸包扎的原本。
  
      他起初看到里面的木板、油漆的时候,还不明白红木馆仓库里为什么储备这些东西。
  
      现在他可是明白了,这红木馆胆大包天,就是在仓库里造假的!
  
      最后一间仓库里也是红木家具,具体材质不清楚,反正采用了贴皮造假的方式,肯定也是假货。
  
      就在他要收回小飞虫的时候,忽然想到一件很重要的事。
  
      这些家具是假货,他已经确定了,可是大多数用了贴皮造假的方式,也就是说,上面贴的皮是真货。
  
      根据李杜所知,哪怕是仿红木家具,价格也是不便宜,原因就是仿造处理工艺复杂。
  
      其中各种仿红木家具里,最昂贵的是贴皮造假所制作出来的家具。它表面贴着真正的红木,只要别脱落,从外观来看和真的红木家具区别不大。
  
      既然贴在外面的木皮和木板都是真货,那第六间仓库里存在的零散木皮木板应该就是真货了。
  
      还有几个箱子里的原木,李杜没上心,他下意识的以为里面也是假冒红木的普通硬木。
  
      可是现在来看,那些原本可能是真正的红木,是红木馆老板用来切皮造假的原材料!
  
      想到这里,他急忙将小飞虫唤了回去,进入了第六间仓库中,钻进木头里仔细的看了起来。
  
      让他无奈的是,红木行业的知识太深奥了,看着原木他辨别不出它们的真实身份。
  
      不过可以确定,里面的原木没有贴皮也没有漂白。
  
      收回小飞虫,他筋疲力尽的返回车上,无奈的说道:“走吧,回去休息。”
  
      汉斯问道:“怎么样?”
  
      李杜叹气道:“里面十有**是假货,我感觉它们价值不大。不过你可以祈祷你的上帝,保佑是我看走了眼,否则这次收获恐怕不会很大。”
  
      听了这话,汉斯顿时垂头丧气了,他沮丧的说道:“虽然我现在虔诚是侍奉上帝,不过在这方面,我更愿意相信你。”
  
      李杜拍拍他肩膀道:“也未必毫无所获,有一个仓库看起来不错,如果价格不高,我们可以冒险赌一把。”
  
      “成功率多少?”
  
      李杜想了想,心虚的说道:“怎么着也得有一半吧?”
  
      这样汉斯又来了精神:“一半的成功率?很高了兄弟,赌一把!”
  
      一觉睡到了天黑,李杜洗漱之后打开门,然后看到了一条罗威纳犬蹲在门口。
  
      突然看到这么条黑乎乎的大狗,李杜懵了一下,下意识的嘟囔道:“玛德,不会做了个梦中梦吧?还在梦里?”
  
      他一出现,强壮的罗威纳犬呲牙咧嘴出了低沉的怒吼声。
  
      后面懒洋洋的阿喵立马打起精神,它双眸瞪大出一声响亮的猫啸,身躯放低,迈着轻巧灵活的脚步往前走去。
  
      看到阿喵,这罗威纳犬露出跃跃欲试的表情。
  
      不过它还没起攻击,有人在走廊拐角吹了声口哨,它便瞪了李杜和阿喵一眼跑了过去。
  
      李杜诧异的看去,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弗兰克-波尔!
  
      他怎么会在这里碰到波尔?李杜迷惑了,波尔主要混加州一带,以洛杉矶为主场,很少离开富饶的加州。
  
      实际上不光波尔,整个加州的捡宝人就很少来亚利桑那州,相比之下,亚利桑那州太穷了,出好货的几率也太低了。
  
      吹了声口哨,波尔将罗威纳犬唤回来,然后对着李杜露出一个狰狞的笑容,道:“嗨,中国小朋友,我们又见面了,很好。”
  
      没有说什么狠话,打了个招呼后,波尔扬长而去。
  
      李杜站在门口眨眨眼,他还是感觉自己没睡醒。
  
      汉斯住在他隔壁,他敲敲门,里面响起汉斯的叫声:“该死的,谁?”
  
      “我。”李杜没好气的说道。
  
      汉斯道:“半小时以后我去找你,现在我有要事!要事!要事!”
  
      这家伙能有什么要事?李杜估计他在约炮,否则情绪不会这么激动。
  
      对面的门打开了,哥斯拉露出脸道:“老板,睡醒了?”
  
      李杜道:“福老大在搞什么?”
  
      “搞女人。”哥斯拉给出他一个不出预料的答案。
  
      李杜问道:“弗兰克-波尔带着狗来了?怎么回事?”
  
      大奥走出来说道:“是的老板,波尔和约克来了,他们是吃过午饭后到达这里的,来者不善。”
  
      哥斯拉道:“老板,小心狗耳朵。”
  
      “怎么了?”
  
      哥斯拉皱起眉头道:“狗耳朵他们住在隔壁的仓库,我下午出去,听到小里克跟赌场哈里斯在一起,他说这次会狠狠收拾你。”
  
      “赌场哈里斯?”李杜反问,“这次印第安人也来了?”
  
      “是的。”
  
      李杜若有所思的皱起眉头,他想到了昨晚上在酒吧小里克说的狠话,加上对仓储拍卖一窍不通的哈里斯也来了,这有古怪啊。
  
      大奥也敏锐的察觉到了,他说道:“该死的,要是有窃听器就好了,我们就能知道他们想干什么了。”
  
      听到这话,李杜心里一动,他回去将阿喵抱了出来,然后给它戴上摄像头和小型对讲机,笑道:“虽然我们没有窃听器,不过或许还是可以监听到他们。”
  
      这是上次他在赫斯曼旧货市场买的工具,只在老屋拍卖的时候用了一次,后面再没用上。
  
      好在他一直随身携带这些工具,也带着阿喵,因此这次需要它们的时候,可以派上用场了。
  
      打开平板电脑链接上信号,李杜说道:“在二十米范围内,可以接受无线信号,让阿喵爬到他们屋里去,然后他们说什么我们不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