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371.千方百计
    过了一会,小里克回来。天籁小  说
  
      他邀功一样递给父亲一张名片,说道:“我搞清楚他的身份了,他叫诺夫卡-刘,中国都博物馆的木制艺术品工作者,这次来美国旅游,顺便被邀请来鉴定一些红木家具。”
  
      “红木家具的真伪性呢?”
  
      “他拒绝透露相关信息。”小里克苦恼的说道。
  
      又过了一会,约克回来,对波尔说道:“我将那华裔留下了,你要不要和他谈谈?”
  
      波尔炫耀般看向里克,道:“这是你的地盘?你在自己的地盘上留不下个人?”
  
      里克用恨铁不成钢的目光瞪着儿子,问个话都问不出来,要这儿子还有何用?
  
      约克这种老油条做事不是小里克这种愣头青能比的,他做事堪称滴水不漏。
  
      约到了诺夫卡-刘后,约克带他进了一家小咖啡厅,尽量不引起捡宝人的注意力。
  
      波尔和里克一起去见了诺夫卡-刘,一个华人。
  
      美国华人很多,特别是洛杉矶,那里有全美最大的华人聚居地之一。
  
      但是,在这里看到诺夫卡-刘,波尔还是警惕了起来,先说道:“我认识一个华人兄弟,名叫杜-李,他是旗杆市的好人。”
  
      诺夫卡-刘擦了擦眼镜,露出温文儒雅的微笑:“我们华人都是好人,很高兴见到你们,请问有什么事能帮助你们吗?“
  
      在他说话的时候,波尔一直仔细观察他的眼神和表情。
  
      不过他什么也没有现,这个华人听到杜-李这名字的时候眼神和情绪毫无变动,只是露出一点小疑惑。
  
      这样他在心里分析了一下,觉得或许自己过于多疑了,不可能出来个华人就和李杜有关系。
  
      里克知道他进行试探的原因,低声笑道:“你知道那中国佬不好对付?你知道得谨慎面对他了?”
  
      波尔不理睬他,而是对诺夫卡-刘露出灿烂的笑容,道:“嗨,伙计,很高兴认识你,我喜欢华人,喜欢中国文化,是这样的,我确实有点忙需要你帮助。”
  
      诺夫卡-刘和善的点头道:“请说。”
  
      波尔道:“是这样的,我一直对杜-李这个朋友很感兴趣,包括他的名字,据我所知,这个名字在你们文化中有什么特殊含义是吗?”
  
      诺夫卡-刘笑道:“哦,我没猜错的话,他的名字用中文称呼,或许叫‘李杜’?”
  
      “对。”
  
      “是的,这个名字有特殊含义,在我们的诗学文化中,有一句诗是这么说的:李杜诗篇万口传,至今已觉不新鲜。”
  
      波尔感兴趣的问道:“是什么意思呢?”
  
      诺夫卡-刘说道:“就是说一位姓李的诗人和一位姓杜的诗人所做的诗篇流传很广,其中李杜就是我们文化中最了不起两位诗人的合称。”
  
      “这种合称除了李杜,还有小李杜、刘白、苏李、高岑、三谢三曹三苏、二李、皮杜、中兴四杰等等……”
  
      波尔和里克听的满头雾水,不过他们不得不装出感兴趣的样子,因为更重要的问题在后面。
  
      等到诺夫卡-刘解释完毕,波尔又问道:“伙计,你对你们的诗歌文化如此了解,那一定是个文学家。”
  
      诺夫卡-刘微笑道:“不,我只是偶尔爱好这个,实际上我是一名建筑学家。”
  
      “建筑学?那你是研究桥梁的吗?”波尔好奇问道。
  
      诺夫卡-刘摇头道:“不,我研究的是宋元明清四朝建筑和相关装潢。”
  
      波尔立马问道:“那你一定了解贵国古代房屋家具的知识。”
  
      诺夫卡-刘笑道:“是的,我了解这些知识,或许可以稍微自大点,我非常了解这方面的东西。”
  
      波尔给里克使了个眼色,里克拿出一些照片给他,道:“我们想知道,这些照片中的家具是什么材质的?”
  
      诺夫卡-刘看了眼照片,然后立马脸色微微一变,道:“很抱歉,我看不出来,我想我无法帮到你们了。”
  
      波尔笑道:“别这样伙计,我们没别的意思,就是希望你能帮个小忙,鉴定一下里面家具的材质。”
  
      诺夫卡-刘摇头道:“只从照片看不出家具的材质,两位,如果有谁告诉你们,说照片能看出家具的材料是什么,他一定在骗你们。”
  
      听了这话,里克瞪大眼睛问道:“照片看不出来?”
  
      诺夫卡-刘苦笑道:“除非他有什么异能,否则不可能的,辨别一种家具的材质,必须得从当面来看。”
  
      “即使从当面看,这也不容易,需要使用‘望闻问切’等多种手段,需要丰富的经验,需要触摸来感觉……”
  
      他又继续说了一堆的名词,什么‘天地玄黄’,什么‘无极生太极、太极生两仪’,什么‘檀木真国色、悠悠古韵浓’。
  
      波尔和里克又听晕了。
  
      不过里克越听越表情难看,他为李杜准备的陷阱,都是基于这些照片,如果照片不能说明问题,那就问题大了!
  
      波尔见对方不肯撒口,就拿出几张钞票递过去,暗示道:“或许您可以通过照片看出点什么,伙计,帮帮忙。”
  
      诺夫卡-刘见此脸色一沉,道:“你什么意思,先生?你把我当什么人了?抱歉,我想我帮不到你们,我得离开了。”
  
      什么手段都没用,波尔无奈了。
  
      见此,里克眼中凶光毕露,说道:“还是看我的吧。”
  
      他拦住诺夫卡-刘打了个电话,很快,两个印第安人走了进来,问道:“怎么回事?”
  
      里克低眉顺目的说道:“这个华人口中有关于仓库里红木的信息,但他不说,我们没办法,只能请哈里斯先生来帮忙。”
  
      哈里斯用阴鸷的眼神瞄了诺夫卡-刘一眼,摆摆手道:“你们先出去,我和这位华人兄弟聊聊。”
  
      诺夫卡-刘慌张的起身,道:“对不起,几位,我得离开了……”
  
      “别急,说几句话再走。”哈里斯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波尔不想离开,说道:“或许我留在这里能帮上忙。”
  
      哈里斯猛然掏出一把狗腿刀,用雪亮的刀刃贴在波尔脸上冷冷说道:“你帮什么忙?看在该死的上帝的份上,你能不能好好听我的话?我让你们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