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395.快扣屎盆子
    同在旗杆市,相遇的几率就大了。天 籁小说
  
      上午李杜和几个捡宝人去市场给营地添置东西,昨天和波尔、约克怼的时候,这些捡宝人都站在他一边,因此他挺感谢众人的。
  
      进入市场,他就说道:“晚上搞个party,你们想喝什么吃什么,赶紧往车里搬,我付钱。”
  
      图里斯笑道:“别,我付钱,昨天你可帮我大忙了,李老大,我拍到了好东西。”
  
      奥利道:“我也拍到了好东西,好几个月了,该死的,我总算拍到了像样的货!”
  
      “嘿,李老大,瞧,那是谁?”
  
      李杜随着大胡子卡尔的指示一扭头,然后看到了波尔和约克。
  
      这两人正拿着热狗在市场里瞎转悠,李杜看到他们的同时,他们也看到了李杜。
  
      双方六目相对,然后不约而同的转开了目光,假装没看到彼此。
  
      不过,他们都感觉到了对方目光中的厌恶。
  
      看到李杜后,波尔和约克就在对面咬起了耳朵,一边低声交谈一边用余光暼他,脸上挂着古怪的笑容。
  
      李先生很敏感的察觉到了对方表情中的不怀好意,可是他听不到两人在说什么,不知道他们有什么打算。
  
      小飞虫拥有很多强大的能力,拥有敏锐的视野,可以迟缓时光,还能逆转时光展现出一些场景。
  
      但,它就是没有听力!
  
      这一刻,李杜忽然想起了那个胸口纹着‘白毛浮绿水’的小子,对方的听力可是极其灵敏的。
  
      他估计要是换成那小子在这里,能探听到两人的话。
  
      双方错身而过,恰好他们走到了一个水产摊子前。
  
      这时候波尔横起肘子又想挑事,李杜一直在防备着他呢,看他甩肘子立马在心底默念:时光减缓!
  
      波尔挥肘的度变得很慢,李杜走路度变得更慢,成功避开了他的肘子。
  
      同时,他还伸出脚去勾住波尔的脚腕使劲一收。
  
      这样时间流逝度恢复正常,奇怪一幕出现了,旁边的人包括水产摊子的老板看到波尔突然横起肘子往旁边推,然后没站稳,一把摔进了大水盆里!
  
      “噗通”,盆子里养着鲜活的狗鱼,里面有很多水,这样波尔摔进去,就溅起了高高的水花。
  
      周围的顾客惊呼着离开,老板跳起来喊道:“我了个狗屎,该死的你在干什么?!”
  
      李杜第一时间冲上去,右手抓住波尔的后脑勺将他抬起的脑袋又给摁进了水里,左手则拽着他的裤腰假装往后拖。
  
      一边动手,他还一边说话:“老板快来帮忙,我这伙计有艾-滋病,快把他拉出来,否则这些鱼就卖不出去了!”
  
      黑人老板被这话给吓住了,他本来想帮忙拉起波尔,但一听这话本能的往后收回手去,叫道:“我了个狗屎!我了个狗屎!”
  
      约克蛮横的推开李杜,吼道:“放你的屁,给我让开!”
  
      旁边立马有人看不过去了,说道:“你怎么能这么对待他?他在帮你朋友的忙呢。”
  
      李杜宽容的说道:“没关系,我能理解他的心情,他们感情非常深厚,比夫妻感情都深厚,他是太着急了,否则不会这样做的。”
  
      图里斯幸灾乐祸的笑道:“他的双腿这么虚浮无力,这是进入艾-滋病的病期了吗?”
  
      周围的人又让开了一段距离。
  
      事实上,美国是hIV病毒和艾-滋病知识宣传最到位的国家之一,大多数民众知道这疾病是怎么回事,也知道没有体液接触病毒无法传播的常识。
  
      可是这疾病威名太显赫,医学至今没有攻克,一旦感染是无法治愈的。因此,人们依然谈之变色。
  
      波尔爬起来,他耳朵上挂着水草,上半身湿漉漉的,就跟落汤鸡一样,看起来非常狼狈。
  
      约克赶紧问道:“伙计,你怎么样?”
  
      大胡子卡尔感叹道:“感情真好呀。”
  
      波尔抬起脚要踹他们,嘴里吼道:“该死的中国佬,你敢阴老子?”
  
      李杜迅退避,喊道:“有话好说,别碰我!”
  
      其他人跟着退开,好像面对着一个疾病传染源一样。
  
      图里斯怒道:“这是种族歧视,这表字养的,揍他!”
  
      李杜拉住他道:“万一你打出血来怎么办?走走走,咱们快走!”
  
      嘴里说着快走,实际上他走的不快,一直回头往后看。
  
      波尔非常清楚怎么回事,自己是被他用脚勾倒的,所以就想追上去找他麻烦。
  
      水产摊子的黑人老板拦住了他,着急喊道:“先别走,你先给我赔钱!这些鱼我还怎么卖掉?你必须全部买走!”
  
      波尔刚才没听到李杜的话,他的头当时被摁在水里,乱七八糟下什么没听到。
  
      因此被老板拦住后他吼道:“滚开,赔什么钱?”
  
      黑人老板也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他同样吼叫起来:“赔老子的鱼钱!这些鱼都归你了,赔老子钱!”
  
      约克清楚怎么回事,就拦住愤怒的波尔想解释。
  
      不等他开口,李杜隔空喊了起来:“老板小心,这家伙有躁狂症,他有心理疾病!我绝不是胡说,如果我是胡说,我愿意承担法律责任!”
  
      大胡子卡尔跟着喊道:“是的,他有躁狂症,小心他火咬人!”
  
      “隔着他远点,他起火来连自己都咬!”
  
      “咱们还是走吧,别靠近他,这是友谊提醒!”
  
      听了这些话,黑人老板急坏了,他不敢上前但也不能放任对方离开,一狠心一咬牙,直接将水盆后的渔网拿起来甩在了波尔身上。
  
      “看你怎么跑!”
  
      旁边李杜等人看了忍不住哈哈大笑,好几个人掏出手机拍起照片。
  
      约克又气又怒,吼叫道:“别听这些该死的混蛋乱说,我们很健康,我和我的伙计都很健康!”
  
      波尔的躁狂症作了,他疯狂撕扯身上的渔网,用脚疯狂的踢地上的水盆,双眼之中凶光毕露,咆哮道:“我要杀了你!中国佬!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们所有人!”
  
      李杜耸耸肩道:“他疯了。”
  
      “本来就是个疯子。”图里斯不屑的冷笑道。
  
      “不过这家伙腿脚太不利索了,刚才怎么回事?自己把自己摔倒了?”
  
      “不是,他横着手臂好像想撞什么,结果撞空了就摔倒了。”
  
      “真是自作自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