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410.开支票
    面对质疑,李杜毫不慌乱,他微笑道:“很简单,我可以给你交押金,因为我的目标是你的仓库公司,我不想它惹上麻烦。”
  
      白人警察凑到堂哥面前低声道:“卡艾伦,这没问题,他确实想接手你的仓库。”
  
      卡艾伦问道:“你确定?”
  
      警察道:“当然,我见过很多该死的罪犯,我也接受过审讯技巧的训练,这中国佬说的是真的。”
  
      卡艾伦点点头,他不信任李杜,不过他信任美金。
  
      只要李杜交押金,那他愿意退掉骗来的钱。
  
      咳嗽一声,他说道:“好吧,我相信你,李,我们谈谈押金,你认为应该是多少?”
  
      李杜问道:“你说呢?”
  
      卡艾伦抿了口啤酒说道:“四万块怎么样?你看到了,我的仓库占地面积可不小,它起码价值四十万,只要四万块的押金,算很少了。”
  
      李杜冷笑,这货真贪心,这是吃定了自己呀。
  
      一成的押金确实不算高,不过这个破仓库公司值四十万?他以为地下有石油矿或者煤矿吗?
  
      李杜摇头:“不,太高了,两万块就行吧?反正这只是押金。”
  
      “对呀,只是押金,只要我们后面合作成功,这些钱就会算入本金里,所以四万块无所谓。”卡艾伦用诱惑的语气说道,“我是个痛快人,也喜欢和痛快人做生意……”
  
      李杜依然拒绝,他将汉斯喊了进来,让汉斯跟他开始讲价。
  
      这方面他不能太顺着卡艾伦,否则对方不会感动,而是会把他当傻瓜。
  
      汉斯是讲价高手,两人一番谈判之后,最终押金价格是两万五千块。
  
      卡艾伦等着收钱,李杜给汉斯使了个眼色,说道:“给布拉格先生开支票吧。”
  
      听了这话,卡艾伦举起手道:“稍等,两位,支票吗?”
  
      支票交易在美国很常见,不过只是在大城市常见,在乡村地区就很少见了,特别是德尔特这种小地方,连银行都没有两家,大家平时不怎么用支票。
  
      甚至,在这里还存在着以物易物的贸易方式,亚利桑那州的北部和西部地区很多乡镇都是这样。
  
      即使在大城市可以进行频繁的支票交易的地方,大家也是熟人之间才会用支票,第一次做生意用支票比较冒险。
  
      毕竟,支票比金钱更容易作假,即使是真的,兑换时候有一些束缚条件,也可能兑换不成。
  
      听了卡艾伦的疑问,李杜点头道:“对,支票,你不能指望我们带着现金出来,对吧?”
  
      卡艾伦咂咂嘴道:“那么我们可以用电子货币进行交易?”
  
      李杜掏出诺基亚砖头手机给他看:“抱歉伙计,我的手机里什么软件装不了,不能使用电子货币进行交易。”
  
      卡艾伦道:“我这里有电脑……”
  
      李杜再度摇头:“说实话吧,我不信任网络,我不会把我的账户和网络挂钩,否则被黑客偷走怎么办?”
  
      汉斯说道:“对,该死的银行可不会因此对你赔钱,甚至可能就是银行勾结黑客来黑我们的钱,那些表字养的的资本家,他们心是黑的!”
  
      卡艾伦惊异的说道:“怎么可能,电子账户很安全。”
  
      李杜坚定的摇头:“不,它绝对不安全,网络太危险了,我们华人都知道,不能用电子账户!”
  
      白人警察对卡艾伦使了个眼色,过去低声道:“他说的是真的,华人不信任银行卡和电子账户,他们就喜欢用现金,所以现在抢劫犯都喜欢盯着华人。”
  
      卡艾伦也看过这些新闻,菲尼克斯、洛杉矶、旧金山等大城市的警察局一直在呼吁华人居民,尽量少的使用现金。
  
      和堂弟沟通之后,他忍不住小声嘟囔道:“这些愚蠢的华裔,真傻,真蠢,活该你们生活在封建国家。”
  
      除了支票没有别的交易方式,汉斯拿出了一本支票,在上面写下来两万五千块,然后撕下来递给了卡艾伦。
  
      卡艾伦核对了支票上的银行签章、核对了开户人信息,一切没问题后,他不乐意的接受了这张支票。
  
      收起支票,他打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摞美元,留恋的说道:“这是493o块钱,除掉成本一共是8255块钱,四六分成,我是六份。”
  
      李杜挑了挑眉头,这货真够贪心的,他以为双方是五五分成,没想到是四六分成。
  
      不过想想也对,波尔等人只是想收拾图里斯等人离间他们和李杜的关系,实际上他们不缺钱,起码不在乎这几千块,别说四六分成,三七分成也能接受。
  
      带上钱,李杜和汉斯喊上捡宝人,迅收拾了仓库里面有点价值的东西,然后离开。
  
      图里斯说道:“我们仓库还没有收拾干净。”
  
      李杜道:“还收拾什么,让仓库公司自己收拾吧,他们坑了你们,总得受到点惩罚。”
  
      奥利解释道:“不是,伙计,如果我们不收拾仓库,一旦被举报给协会,以后一段时间我们就不能参加拍卖会了。”
  
      李杜冷笑道:“别担心,这仓库公司设陷阱害了你们,他们敢去向协会举报你们?即使他们举报,协会会采纳吗?”
  
      说着,他掏出钱:“我给你们要回来一部分钱,这次当买个教训吧,回去给你们分钱。”
  
      看到这些绿油油的钞票,众人大喜:
  
      “钱要回来了?上帝,这是真的吗?”
  
      “难以置信,难道那些恶-棍良心现了吗?”
  
      “太好了太好了,要回来了多少?总算可以挽回点损失了!”
  
      没人再去管还存放着垃圾的仓库,卡车排成队,呼啸离开。
  
      卡艾伦巡视仓库的时候,现了仓库里还剩下的大堆垃圾。
  
      他不满的掏出手机想打电话给李杜,告诉对方过来收拾干净仓库否则会向协会投诉他们。
  
      结果电话打过去,对方说不认识什么李杜、什么汉斯-福克斯,直接挂掉了电话。
  
      卡艾伦觉得不妙,就再打电话。
  
      这下子对方怒了,将他大骂一顿,说他再搞恶作剧或者打诈骗电话会报警收拾他。
  
      卡艾伦有点慌了,他开车去了隔壁镇子找到一家富国银行,德尔特镇只有一家花旗银行,没法鉴定支票。
  
      银行柜员拿过支票存根查了下,微笑道:“抱歉先生,这张支票不能兑换,它的主人因为信誉问题,在本行账户已经冻结。”
  
      卡艾伦眼前一黑,一股怒气无法压抑直冲大脑,忍不住大声吼叫起来:“伐柯有!伐柯有!这不可能!这是假的!”
  
      膘肥体壮的银行保安立马杀了过来,将他强行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