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444.一个皮囊
    汉斯打开车厢,让那老师过来看,问道:“你看看,有没有你们需要的东西?”
  
      印第安人顿时笑了:“抱歉,这些东西我们学校都不需要,我们就是需要投影仪,如果没有投影仪,那一台笔记本电脑也行。”
  
      汉斯随身携带着电脑,用于随时上网查看仓库信息。
  
      这样,他眼睛一亮,问道:“那你们有什么东西可以交易吗?”
  
      印第安人说道:“手工桌椅、有一些木雕手艺品、还有我们民族的特色画卷,你看你们需要什么?”
  
      汉斯拿出笔记本电脑给他看,印第安人撇撇嘴道:“不是苹果电脑?唉,算了,惠普也可以吧。”
  
      “玛德,还挑三拣四,苹果有什么好的?”听了他的话汉斯忿忿不平的说道。
  
      李杜说道:“对啊。”
  
      汉斯又说道:“这电脑交易掉后,我就去换个苹果笔记本。”
  
      李杜:“……”
  
      跟随老师进入学校的一间展览室,里面有很多的小木工雕刻品,墙上挂着水彩画、油画还有一些像是刺绣般的手工绣品。
  
      汉斯凑上去看了看,回头沮丧的说道:“我的天,这都是孩子们雕刻的东西吗?雕工也太粗糙了吧?工艺还比不上你在菲尼克斯的那个唠叨老乡。”
  
      李杜也看了一下,展柜里的手工品大多跟拳头差不多大小,采用了不同木料雕刻而成,雕刻工艺确实粗糙,有的动物雕刻的他愣是没认出这是什么东西来。
  
      听了他们的话,老师讪笑道:“我们这是抽象风格的木雕,虽然雕工粗糙,但也是外界认识我们霍皮族的一种渠道呀。”
  
      李杜放出小飞虫,小飞虫一出来,就飞向了一个磨得发亮的木雕小猿猴。
  
      他心里一动,猜测这难道还碰上捡漏机会了?
  
      于是他使用了逆转旧时光的能力,再现了雕像的创造历程。
  
      雕像是在一个披头散发的印第安中年人手中制成的,不过存世年头不算久远,顶多半个世纪。
  
      他拿起雕像问汉斯道:“你觉得这个有没有价值?”
  
      汉斯无奈道:“雕像有没有大师签名?如果没有,那就都没有价值。”
  
      小飞虫在这些雕像中飞翔,对好几个雕像感兴趣,飞起来后,对墙上两幅绣品也颇有兴趣。
  
      李杜知道这些东西里面有它需要的时光能量,于是将它们收集起来,道:“用电脑换这些东西行吗?”
  
      印第安人很豪爽,点头道:“好。”
  
      汉斯悄声问道:“这些东西有价值?”
  
      李杜道:“有个屁的价值,但总不能空手而回吧?反正你准备换笔记本电脑了,将资料拷贝出来,电脑给他吧。”
  
      他用袋子装起了这些东西,拎到了车厢中,然后让小飞虫在里面吸收时光能量。
  
      小飞虫很快飞出来,显然这些东西含有的时光能量并不多。
  
      不过好歹有时光能量可以吸收,李杜还是挺满意的。
  
      时光能量被吸掉,这些手工艺品变成了垃圾,他趁着没人注意,直接扔到了一个垃圾堆里。
  
      小虫吸收了时光能量,他也有所感觉,感觉身体的精力更充沛了,走起路来脚步都轻快很多。
  
      他索性放出小飞虫,挨个屋子飞翔,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吸引它的东西。
  
      小飞虫连续飞了十多间屋子,再次飞入一个茅草屋中后,猛地向墙壁上悬挂的一个东西扑去。
  
      李杜赶紧安抚住它,然后仔细观看墙上悬挂的东西。
  
      这东西是个皮囊,外表棕黄色,落满了灰尘,形状和现在的酒壶差不多。
  
      仔细看能看到皮囊外表有一些图案,但因为灰尘太多,具体是什么就看不清了。
  
      李杜使用小飞虫逆转旧时光的能力,出现的第一个场景是个白人一手拎着把斧头一手拎着这个皮囊在仰头喝着什么。
  
      这样他就知道了,墙上的皮囊是个水囊或者酒囊,而且存世时间应该不短了,起码一个世纪以上,小飞虫无法查看到它最初诞生的场景。
  
      他装作去找水喝,屋子里有几个印第安人在聊天,看到拿着彩色羽毛的他进来,就很热情的上前挨个给他拥抱。
  
      李杜说明来意,一个汉子立马去给他舀了一碗水,用不熟练的英语说道:“喝,朋友,喝。”
  
      痛快的喝掉一碗水,他说道:“我想带走一点水,但这次出来没有带水瓶,请问你们这里有水瓶或者水囊吗?我可以用东西跟你们换一下。”
  
      那汉子笑道:“不用换,水有的是。”
  
      这里隔着科罗拉多河不远,不像亚利桑那州的南方那样干旱,水并不珍贵。
  
      李杜知道他没听懂自己的话,就放慢速度说了一遍。
  
      明白他的意思后,汉子想了想去拿出一个瓷瓶问道:“这个瓶子行吗?”
  
      李杜摆手道:“它很好,可是太小了,咦,这里不是有个水囊吗?这个水囊不错,我可以交易得到它吗?”
  
      听了他的话,几个印第安人笑了起来,其中一个说道:“它已经坏掉了,看,裂开了。”
  
      确实,这个皮囊长时间没有进行养护,外表链接皮子的针线断裂了,导致皮囊外面崩开。
  
      不过水囊盛水不是靠外面这层皮具,而是靠里面的内胆,这皮囊内胆没问题,他摘下来后盛上水,滴水不漏!
  
      见此起初给他盛水的印第安人甩手道:“你喜欢,拿走它,不要了。”
  
      李杜赶紧说道:“不不不,我不能这么做。”
  
      “没关系,你是霍皮族的朋友。”那印第安人指了指他手里五彩斑斓的羽毛,笑容满面。
  
      这时候李杜才知道这根羽毛的价值,它就像是中国某个时期时候的主席像章,只要戴上它,就能赢得人民友谊。
  
      但他过意不去,便招手让汉斯开车过来,指着车厢里的东西说道:“你看看你们有什么有需要的?随便拿。”
  
      他这是在捡漏,不是公平交易,对方显然不知道这皮囊的价值。
  
      当然,他也不知道皮囊价值,这皮囊从外表看破破烂烂,他只是觉得能吸引小飞虫那必然有些价值,所以才想交易到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