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449.卡瓦拉拉
    李杜还有个诺基亚小砖头,他拿出来道:“我们可以交易了。”
  
      老头摇头道:“不对不对,不是这种手机,我说的是智能机,苹果、三星,能够安装软件的手机!”
  
      汉斯撇撇嘴道:“你倒是挺赶时髦的,跟外界接触不少呀。”
  
      老头嘻嘻笑道:“我们霍皮族可不是阿米绪人,我们并不拒绝进步。”
  
      李杜道:“既然这样,那你们部落里为什么不能用美元进行交易?”
  
      老头说道:“这是祖先的规定!”
  
      好吧,又来这一套了,李杜叹气,他对汉斯招招手,汉斯不情愿的掏出手机递给他。
  
      看到这个崭新的苹果手机,老头眼睛亮了:“对,就是这个,就是这个!”
  
      李杜说道:“我可以把它给你,但只换一块铜板?那除非我疯了,否则我不会做这样的生意。”
  
      “你还想要什么?”老头问道。
  
      李杜将抽屉里所有的破铜烂铁收拾起来,道:“这些都得给我。”
  
      老头连连摇头:“不行不行,你太贪心了。”
  
      李杜说道:“那给我一半。”
  
      他将破铜烂铁分成两半,铜锈手套模型就在他划到身边的那一半里。
  
      老头摸了摸下巴胡须考虑起来,过了一会,他叹气道:“好吧,你们毕竟是我们部落的好友,成交!”
  
      霍皮族这里的好东西不少,很多工艺品特别是雕像都有很长年头了,小虫对里面的时光能量充满兴趣。
  
      李杜尽可能换到了一些它特别感兴趣的木雕和手工艺品,装起来后全部用来给它吸收时光能量。
  
      但不属于他的东西,里面的时光能量他丝毫未取。
  
      李杜做人做事有自己的原则,只要不招惹他、只要不欺负他,那他就会以君子待之,如果欺负他了,那别怪他心狠手辣!
  
      到了傍晚,第二台地和第三台地之间的一片坚实的旷野空地上燃起了篝火,捡宝人们被带到空地上,这就是霍皮族的卡瓦拉拉。
  
      这座空地的土地是红黑色,地质非常结实,显然是反复夯实过的,走在上面跟走在公路上一样。
  
      李杜看向地面,非常平整,毫无空隙,这样他就奇怪了,忍不住问道:“地上这是一整块红岩石吗?我是说,我们站在一块巨大的红岩石上?”
  
      治安总长摇头道:“哦,不是,这是泥土地。”
  
      李杜点头道:“这里可真够坚硬的,是红土地吗?”
  
      治安总长笑道:“不,是普通的土地,地上的黑红色,是用鲜血染红的。它之所以无比坚硬,是因为我们用血浆灌溉后反复夯实的结果。”
  
      李杜震惊的看向四周,这片土地得有上百亩的样子,算是个大广场了,整个广场的土地都是这种颜色,如果是鲜血染成的,那得多少血?那他们得杀了多少人?
  
      后面他们看到的证明治安总长说的没错,是他想错了:
  
      有人屠宰了各种牲口,牛羊猪、鸡鸭鹅,还有一尾尾鲜鱼,他们在广场上宰杀,然后将鲜血接进桶里。
  
      一些大汉提着桶好像浇花一样将鲜血洒在地上,接着有人往上撒一层土,还有人开着压路机在上面反复碾压。
  
      治安总长介绍道:“以前我们都是采用人工夯实土地,现在有了机器,这可方便多了。”
  
      李杜忍不住说道:“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鲜血浸入土地,很容易滋生细菌病毒,容易引疫病。”
  
      治安总长说道:“不会的,我们会紧接着进行火烤,细菌病毒活不下来,还能更好的夯实地面。”
  
      “至于目的?这是我们的演武场,是我们勇士的训练场,鲜血可以刺激他们更勇武,也可以带来女武神的赐福!”
  
      广场上隔着几十米就会堆积一些木柴,上面洒上了汽油,点燃后熊熊烈火腾空飞起,将广场变得热火朝天。
  
      一头头羊、猪和一只只完整的鸡鸭鹅被放到了火焰上,牛和鹿则被分成两半,一半半进行火烤。
  
      治安总长问道:“你们买了子母刀,子刀带在身上吗?”
  
      李杜摇头,治安总长招招手吩咐了一句,很快有人送来了一把匕般的短刀。
  
      他递给几个人,说道:“待会想吃什么,看好什么,用刀子直接割下来吃。”
  
      李杜叹道:“这可够狂野的,很好,纯爷们!”
  
      还有更纯爷们的,又有人给他们送上一块块粗糙苍白半纯净的石块。
  
      “这是什么?”
  
      大奥看了看说道:“这是盐砖,应该是待会往肉上擦,想吃多少盐自己加。”
  
      李杜没经历过这种吃法,道:“更纯爷们了。”
  
      霍皮族自己酿酒,这些酒很浑浊,而且还带着淡绿色,看起来有些古怪。
  
      有捡宝人看到后吃惊了,道:“这是什么酒?草酒?果酒?怎么是这个颜色?”
  
      大多数捡宝人面对这个问题只能面面相觑,李杜却知道原因,道:“他们应该采用了原始的酿酒方法,就是谷物酵,然后蒸熟、冷却,不进行过滤,所以显得浑浊且绿。”
  
      他知道这点是以前学古诗,有一句叫做‘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当时看到用‘绿意’来形容酒水,他感到奇怪,就去搜索了相关知识。
  
      酒桶是很粗糙的陶器,带着鸟嘴状开口,可以倒入碗里。
  
      李杜倒了一碗尝了尝,酒味很重,里面加了水果,还带有果香味,味道比较复杂,但比纯粹的白酒或者红酒更好喝。
  
      随着夜幕降临,来到广场的人逐渐增多。
  
      一些穿着霍皮族传统服饰的妇女上场跳舞,下面男人们举着酒碗,一边喝酒一边喝彩。
  
      到来的人越来越多,上场跳舞的也越来越多,最终有两三百女人出现在场地中,围绕着一个个篝火堆跳的开心。
  
      李杜以为这个卡瓦拉拉就是唱歌跳舞和吃肉喝酒,结果女人们跳了一会舞蹈后,男人们抽出吃肉用的短刀,也上场跳了起来。
  
      一段混合舞蹈后,他们忽然全部跪在地上,对着燃烧最高的一座篝火趴在开始进行跪拜。
  
      李杜等人入乡随俗,赶紧放下碗也趴在了地上。
  
      印第安人跪拜的时候还会祈祷,一行人不懂霍皮族语言肖肖尼语,不知道他们说的是什么,只能跟着瞎叨叨。
  
      跪拜了一分钟左右,一些年迈的印第安人先站了起来,然后其他人纷纷站起,新的节目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