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450.不能随便喝酒 田园盟+1
    霍皮族的跪拜活动结束,广场又变得喧哗热闹起来。
  
      李杜和众多捡宝人汇聚在一起,围着一座篝火坐着。
  
      亚利桑那州是火热之州,可并非全境如此,从旗杆市开始气温就比较低了,继续往北气温更低。
  
      这会已经是秋季,或许亚利桑那州的南部地区依然炎热如火,但在霍皮族的保留地区域气温已经下降的厉害了。
  
      毕竟,这里隔着犹他州更近,犹他高原有寒流经过,寒流的尾巴经常会扫到这里,所以保留地的夜晚气温森冷。
  
      这种温度下,围坐在篝火前是最舒服的,特别是篝火上还烤着鸡鸭鱼肉,想吃就来一块,渴了就喝口自酿的浊酒,感觉很舒坦。
  
      汉斯不满意,一道夜风吹过,他搓了搓手抱怨起来:“该死的,这里不是人待的地方,胸口烤的难受,背后冷的结冰。”
  
      “大自然的冰火两重天呀,这可以免费享受,你快偷着乐吧。”图里斯揶揄的说道。
  
      这话让众多捡宝人哄笑起来:“福老大,脱了衣服享受完全的冰火两重天!”
  
      “爽爆了,我喜欢这种感觉。”
  
      “转过身去,可以进行交替的冰火两重天,我敢打赌那更爽!”
  
      “哈哈,你们这群贱货!”
  
      李杜打了个呼哨:“嘘儿,伙计们都安静点,瞧,好像有敬酒活动!”
  
      印第安人们举起酒杯、酒碗或者酒囊,他们先对邻近人举杯致意,嘴里用肖肖尼语大声呼喊,然后又走动起来,大家互相举杯饮酒。
  
      跳舞的妇女和姑娘也拿起了酒杯,有一些姑娘还走到了他们这边,将李杜等人围了起来。
  
      这些姑娘手里的酒杯填满了酒,她们脸上挂着豪爽大方的笑容,纷纷对着李杜等人举起酒杯。
  
      李杜以为她们要干杯,便也举起了酒杯。
  
      结果姑娘们摇头,用肖肖尼语不知道说着什么,同时双手配合着一些动作,好像是请他们喝掉自己手里的酒。
  
      看着她们的手势,汉斯等人很快明白了她们的意思,就准备接受姑娘们的酒杯。
  
      这时候李杜觉得不对劲了,他素来冷静谨慎,姑娘们来敬酒这个活动看起来很普通,可是他现了一个问题。
  
      过来的姑娘有四十多个,捡宝人也有四十来个,按理说要是单纯敬酒,应该是一比一、一对一进行。
  
      但姑娘们主要聚集在哥斯拉和大奥身边,至少二十个姑娘聚集在这里,都在争抢着作势将酒杯递给两人,表情急迫。
  
      汉斯、大胡子卡尔、图里斯和李杜等人周围也有姑娘,可有些捡宝人身边却空荡无人,比如奥利和狄更斯等。
  
      奥利还感觉不满,嚷嚷道:“为什么没人给我送上酒?霍皮族的姐妹们,你们是嫌我年龄大吗?”
  
      狄更斯无奈道:“我年龄可不大,我只是比较瘦而已,或许她们确实在嫌弃我们?”
  
      李杜本能的感觉这不对,他快扫了眼人群,然后现了治安总长那老头在笑嘻嘻的看着他们。
  
      或者准确来说,他在盯着大奥和哥斯拉微笑。
  
      这样再配合奥利和狄更斯的话,李杜脑海里仿佛划过一道闪电,顿时有了个猜测!
  
      他赶紧拦住正贱笑着要接过姑娘们酒杯的汉斯等人,说道:“先别急着喝酒,伙计们,先听我说一句!”
  
      “怎么了?说什么?”汉斯奇怪问道。
  
      李杜急匆匆问道:“我们国家有一个民族,他们有个习俗,就是姑娘要是看中某个青年,会在部落聚会中将自己绣的绸缎送给他。如果青年接受,就意味着愿意娶她……”
  
      汉斯等人反应很快,立马明白了他的意思。
  
      几个人一愣,弗雷斯叫道:“我天,我想起来了,霍皮族也有类似的习俗,姑娘们从小就学习酿酒,如果她们碰到喜爱的对象,会将自己酿的酒递给他,要是喝了她的酒,也等于愿意接受她!”
  
      听了这话,大奥惊吓,差点将面前的酒杯都打翻。
  
      众人老实了,一个个变成缩头乌龟,赶紧坐下双腿抱膝不敢去看姑娘们手里的酒杯。
  
      狄更斯高兴了,他哈哈大笑道:“伙计们来啊,接过她们的酒杯呀,这样我们明天也不能走了,直接留下参加婚礼好了。”
  
      奥利瞪了他一眼:“蠢货,你高兴个什么劲?这些姑娘在选男人呀,可她们没有一个选择我们!”
  
      狄更斯愣了,然后也默默的坐到地上,孤独的抱住膝盖。
  
      姑娘们还是一个劲的将酒杯往众人面前递,严格来说主要是争抢着递给哥斯拉和大奥,显然两人的体型让他们在部落里很抢手。
  
      大奥气急败坏:“我长得这么丑啊,她们怎么能看上我?!”
  
      一个姑娘出清脆的声音:“你一点不丑,你很性感!”
  
      李杜更确信弗雷斯所说的话了,这些姑娘会英文,刚才却不用英文讲话,而是用他们都听不懂的肖肖尼语来说,显然不怀好意。
  
      大奥下意识的说道:“谢谢你的夸奖,不过你们的审美观真的有问题啊!”
  
      霍皮族人倒是比较温和,没人强制性将酒杯塞给他们,看到他们拒不接受,姑娘们坚持了一会,就纷纷散开了。
  
      这时候,好些青年追向了这些姑娘,目标就是她们的酒杯。
  
      身边没人了,李杜一把将汉斯拉了过来,怒道:“以后不懂别瞎说,卡瓦拉拉绝对不是他们的party,是他们的相亲会!”
  
      汉斯弱弱的说道:“相亲会也是party呀。”
  
      大奥擦了把冷汗:“狗屎,一顿饭吃的我满身大汗,幸亏老板反应快。”
  
      其他捡宝人也对李杜连连夸赞:
  
      “是的,李老大反应好快。”
  
      “我差点就要背叛我的莎莉了,要是我真这么做了,我敢打赌她会拿猎枪来敲掉我的脑袋!”
  
      “霍皮族的人为什么不提醒我们?还好李老大反应快、弗雷斯懂的多。”
  
      李杜看向他们的目光很无奈:“你们和霍皮族都是一个州的,怎么对他们就这么不了解?连人家的风土人情都不懂?”
  
      “霍皮族以前和外界很少沟通,即使有沟通也是在一些冷门书里,你不能指望我们看这些书吧?”
  
      捡宝人们摊开手表示我们是粗人,我们怎么能知道这种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