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456.斗智斗勇
    苏菲捂着嘴笑了起来,双眸弯成了弦月。
  
      李杜不满的说道:“快给我纸巾,你还在笑!”
  
      苏菲嘻嘻笑道:“别急,我知道真相了。”
  
      “什么真相?”
  
      “就是阿嗷为什么老是在你身上尿尿的原因,它是嗅到了阿喵的气味,想用自己的气味压住阿喵的味道!”苏菲郑重其事的说道。
  
      李杜也笑了,无奈的笑——这一车除了自己就没个正常的:“是什么原因重要吗?能有赶紧给阿嗷盛便便重要吗?”
  
      苏菲不在意的摆摆手道:“安心,小伙子,阿嗷是小狗,它便意没那么快,刚刚才便便完,现在小肚子空了。”
  
      确实,阿嗷瞪大眼睛翘着尾巴努力想便便,可尿液还能挤出两滴,便便是真心没有了。
  
      阿喵轻蔑的看着它,尾巴一甩想上来给它来个演示。
  
      李先生没有打死它,同样是对它有真爱!
  
      回到苏菲家,他的裤子已经黏糊糊的了,虎猫尿味很骚,又尿的那么多,可把他给恶心坏了。
  
      苏菲去拿了一件男士沙滩裤:“先穿上这个吧,裤子交给我,我去给你洗。”
  
      李杜说道:“那怎么好意思?不过这沙滩裤是谁的?”
  
      苏菲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当然是詹姆斯的,除了我爸爸,我家里怎么会有其他男人的衣服?”
  
      李杜苦笑道:“我不是怀疑你,我是想说,这沙滩裤风格有点不适合我吧?”
  
      沙滩裤的颜色是大红配大绿,底色是绿色,上面画满了红色的大胸美女、长腿美女,看的他尴尬不已。
  
      苏菲又捂着嘴笑了起来:“没关系呀,你去客厅里等着,很快裤子就可以洗完烘干啦。”
  
      李杜将阿嗷、阿喵和干脆面放在地毯上,然后指着阿喵说道:“我先离开一会,你不准伤害阿嗷!不准!听到没有?”
  
      阿喵的大眼睛眨啊眨,胖脸上满是天真烂漫的表情。
  
      李杜才不吃它这套,直接用手指点它的脑袋:“我不是开玩笑,你不准伤害它,否则我再也不喜欢你了!再也没有小鱼干吃了!”
  
      阿喵皱巴起眉头,最终像模像样的用鼻子叹了口气,无奈的甩着尾巴远离了阿嗷。
  
      苏菲在一旁看的连连称奇:“哇,它听懂你的话了?为什么你养的毛孩子都这么聪明?阿嗷也很聪明。”
  
      李杜笑了笑道:“可能我是德鲁伊吧,天生懂得驯化这些熊孩子。”
  
      这样苏菲可以放心的去洗衣服,李杜则去房间换沙滩裤。
  
      很快换好,李杜整理了一下,这时候外面忽然响起了苏菲的尖叫声:“啊,天啊,阿嗷!”
  
      李杜大惊,赶紧拉开门跑出去:“怎么了怎么了?”
  
      苏菲惊慌的花容失色:“阿嗷呢?阿嗷哪里去了?”
  
      李杜打眼一扫,原来在地毯上的阿嗷不见了,阿喵则依然待在沙上,正在得意洋洋的吧嗒嘴。
  
      见此,苏菲的眼泪立马流下来了:“不!阿喵你不能这样!阿嗷被你吃掉了?你吃了阿嗷?”
  
      李杜懵了,不是吧,阿喵能这么干?
  
      不过很快他反应过来,绝对不可能!
  
      他养了阿喵半年多了,对这熊孩子很熟悉,它虽然霸道,但不残暴,即使真对阿嗷有意见,也顶多弄死它,不会吃掉它。
  
      好吧,应该也不会弄死它,顶多弄个半死。
  
      这样他心里安定下来,看到苏菲流泪,赶紧一把搂住她轻轻拍她的后背:“别哭,不会的,阿嗷不会这么干的。”
  
      苏菲推开他叫道:“你抱着我干嘛?快找阿嗷呀!”
  
      李杜只好将阿喵拎起来,严肃的瞪着它道:“那个小的呢?”
  
      阿喵一脸懵逼:“喵呜!”
  
      “我他么问你那个小的呢!不是不让你弄它吗?阿嗷,小的!”
  
      阿喵委屈的眨眨眼,竟然流下眼泪:“喵呜!”
  
      这时候干脆面不舒服的翘了翘屁股,阿嗷的小脑袋从下面冒了出来,嘴里粘了一嘴毛,委屈大叫:“嗷呜嗷呜!”
  
      苏菲‘嗖’的一下子上去,掀翻干脆面将阿嗷抱了出来。
  
      阿嗷大力呼吸,小脸和阿喵一样懵逼:差点被坐死啊。
  
      李杜放下阿喵,严厉的盯着干脆面。
  
      他误会阿喵了,这次竟然是干脆面下手了,真是日防夜防家贼难防!
  
      干脆面眨眨眼睛无辜的看着他,然后又看了看阿嗷使劲摇头。
  
      李杜想起了那次偷吃烤鱼排的事,当时他也误会是阿喵干的,结果最终现是干脆面干的。
  
      他现在意识到了,阿喵是坏小子,人前人后一样坏;干脆面是绿茶婊,人前一套人后一套!
  
      苏菲去拿了一块小鱼干给虎猫,说道:“我们误会阿喵了,阿喵真抱歉。”
  
      阿喵一爪子搂住小鱼干,嘎巴嘎巴吃的开心。
  
      受害者阿嗷对阿喵似乎更有意见,对着它叫个不停:“嗷呜嗷呜!”
  
      李杜本来要惩罚干脆面,可是注意到这一幕后他敏锐的觉得有点蹊跷。
  
      阿嗷虽小,可是聪慧,它要是被干脆面欺负了,不应该还对着阿喵叫唤。
  
      这样他暂缓了惩罚干脆面的打算,仨熊孩子一个比一个心机婊,跟他玩套路,他要斗智斗勇。
  
      想了想,他将新买的手机撑在桌子上,打开录像功能对准阿嗷,然后拖着苏菲离开。
  
      苏菲挣扎道:“干嘛?”
  
      李杜揽着她的纤腰道:“带你破案!”
  
      “啊?”
  
      李杜加大了搂抱她的力气,女医生不挣扎了,脸颊绯红、眼神迷蒙甜的好像太妃糖。
  
      两人进了房间,苏菲好像梦醒一样赶紧推开他,蹙起蛾眉嗔怒道:“你要干嘛?你怎么这样对我?”
  
      李杜赶紧解释:“别误会,我是带你回避一下,找出真正欺负阿嗷的凶手!”
  
      苏菲莫名其妙的说道:“就是干脆面呀,还有什么真正凶手?”
  
      李杜叹了口气,这丫头不了解两个熊孩子,真是太单纯了。
  
      他没法解释,只能靠事实说话,过了一两分钟,两人再度走出去,苏菲瞪大眼睛:“天啊,阿嗷又不见了?”
  
      她去掀开干脆面,又在它屁股下现了阿喵。
  
      李杜也瞪大眼睛:麻痹,撑在桌子上的手机被掀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