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458.地道专家味
    和苏菲在一起待了个晚上,第二天上午李杜接到电话,马志安告诉他说佳士得拍卖行的专家们到达旗杆市了。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
  
      李杜开上地狱猫直接去了路口等待专家们的车子,双方在电话里约定了会面地点,不多会,一辆丰田霸道就开到了。
  
      车子停下,三个中年华人走了出来。
  
      三人都是四五十岁的样子,戴着眼镜、衣装整洁,皮肤保养良好,胡须、指甲修饰的也很好,充满学者气息。
  
      李杜主动上前伸出手道:“三位好,您们就是马老师、杜老师、丁老师吧?”
  
      三位专家分别叫做马成、杜大元、丁啸风,马志安将他们资料传过来给他看过,因此一眼就认了出来。
  
      握手后,年纪最大的马成笑道:“您好,李杜先生?真是英雄出少年,小马给我们介绍过你,果然名不虚传。”
  
      这几句寒暄说的李杜不好意思接话,他算什么英雄?一个搞仓库拍卖生意的晚辈而已。
  
      李杜将汉斯介绍个三人,车上还有个强壮的司机,也是华人,长得一脸横肉,戴着墨镜看起来很不好惹。
  
      马成给他介绍了一下,说这是佳士得公司给他们配的司机兼保镖,毕竟他们有时候鉴定古董文物后会直接买下来,需要有人保护。
  
      双方熟悉了,丁啸风开门见山:“小李,我们这次来亚利桑那州是为了菲尼克斯的秋季拍卖会,所以时间比较紧,你看我们是不是直接去看看你的粉彩?”
  
      李杜说道:“这没问题,不过天色也不早了,不如先吃个午饭吧?”
  
      丁啸风摆摆手说道:“这就免了……”
  
      马成打断他的话,笑道:“行了,丁老师,你别推辞了,你的人际交往真是大问题,老乡一起吃个饭,你推什么推?”
  
      丁啸风尴尬的摸了摸鼻子,道:“咱们最好战决,小李,我没别的意思,主要是我们后面还得去个地方看点东西。”
  
      李杜连忙说道:“丁老师客气了,咱们先吃个午饭吧?吃完饭再开工也不晚,饭桌上我还想请教你们点问题呢。”
  
      马成说道:“好,那就先吃饭,不过先说明,咱们不吃大餐,吃点快餐就好。”
  
      一直没说话的杜大元笑道:“对,这个好,能吃饱还能节省时间。”
  
      汉斯在金色阿奎丹餐厅订了位子,结果前面三人还真不是客气,去了一看餐厅规格纷纷摇头,说吃个快餐就行了。
  
      李杜苦笑道:“我怎么能让你们吃快餐?要不马哥还不批评我?”
  
      人家是来给他帮忙的,他当然得好好招待。
  
      马成一瞪眼,说道:“他敢,这种事能说什么?小马这人一点不像我的本家,来了美国,把老祖宗勤俭节约的一些好习惯就忘记了。”
  
      汉斯上来打圆场,说道:“位置已经订下了,不如我们中午就在这里吃吧?这里的牛肉味道很不错。”
  
      马成谢绝,然后诚恳的说道:“小李,我不知道小马怎么给你说的,但在我们三个人看来,我们就是来帮点小忙,同胞之间一点帮忙。”
  
      “所以,如果因为我们到来让你破费,那我们还不如不来呢。要么你说实话,你是富二代吗?”
  
      李杜无奈道:“我不是富二代,不过……”
  
      “那就行了,吃快餐,”马成摆摆手,“快餐怎么了?请客吃快餐你感觉丢脸了?”
  
      李杜笑道:“那倒没有,我就是觉得那样缺乏礼道。”
  
      马成说道:“礼道可不是请客吃饭,这样,我们也不是老古董、老古板,要是下午给你鉴定的货品是真品,能帮你赚大钱,你再请我们吃个大餐,好吗?”
  
      李杜痛快的说道:“好。”
  
      三人的做派让他非常舒服,同时也让他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六个人去了一家中餐馆,这次下车的时候,杜大元拿下个小皮箱,然后用手铐拷在了自己手腕上。
  
      不能李杜询问,马成主动解释道:“里面是红宝石艺术品,我们从菲尼克斯带过来的,必须随身携带,保证它们绝对安全。”
  
      这涉及财物**,李杜就没有继续询问,而是开始点菜。
  
      饭桌上他向三人请教,三人也不吝啬,给他讲了好些关于古董、艺术品和拍卖会的知识。
  
      李杜对古董文物的了解仅限于文玩红木,他说了一下前段时间搞到的红木,三人对这很感兴趣,得知他卖出去后就连连叹息。
  
      杜大元说道:“你要是等等就好了,丁老师是这方面的高手,他认识很多喜爱红木的大富豪,通过他肯定能卖出更好的价钱!”
  
      “这就是没有缘分呀。”丁啸风遗憾的摇头,“希望下一次有机会能和小李合作吧。”
  
      杜大元道:“对了,说起这个红木,你最近刚得了一件这东西是吧?”
  
      丁啸风矜持的亮出手腕上一串棕红色佛珠,道:“你听谁说的?这个,正宗黄花梨木老料,上任主人已经盘了二十年了,最近急需用钱,我也是侥幸买到了手。”
  
      李杜问道:“您是多少钱买的?”
  
      丁啸风道:“通过朋友关系,所以价钱比较低,花了一万五千块。”
  
      李杜大惊:“这么贵?”
  
      丁啸风笑道:“这还贵?这可是正宗黄花梨木老料,你瞧这纹路这质地这触感,要是没有朋友帮忙,得多花两千块!”
  
      马成问道:“小李,那你的红木卖了多少钱?”
  
      李杜苦笑道:“还是不说了吧,我那些红木可能质量不行,价格比较低。”
  
      丁啸风说道:“你卖给的是谁?怀特-陈是吧?那孩子我知道,在咱们同胞圈子里名声很不好,小李以后你可少跟他……”
  
      “行了,就你知道的事多。”马成皱眉说道,“吃饭,继续谈红木,不谈同胞为人。”
  
      丁啸风讪笑道:“我不是怕小李吃亏么?”
  
      杜大元也说道:“丁老师,祖宗说得对,静坐沉思己过,开口莫论人非呀。”
  
      丁啸风连连点头:“受教受教,咱们聊红木,聊瓷器!”
  
      聊着红木知识吃完饭,李杜带着他们前去松树之冠。
  
      他将粉彩拿回家了,营地乱七八糟,不是个正经待客的地方,另外他还想让三人帮他鉴别一下卡扎菲文案军刀的身份和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