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465.献祭之手 4
    马成等人都是老江湖、老狐狸,李杜那满怀深意的笑容被他们看到,他们顿时起了戒心。
  
      不过他们没法探听出真相,因为捡宝人们热情的围了上来,拖着他们去喝酒吃肉,同时开始鉴定带来的东西。
  
      带来最多的就是一把把猎刀,捡宝人们将猎刀插在土地上,明晃晃的刀刃反射着猩红的火光,显得杀气腾腾。
  
      波尔的目光顿时被吸引住了,他问道:“这就是你们从霍皮族带出来的猎刀?天啊,它们可真漂亮,你们这次赚了!”
  
      汉斯道:“是啊,我们赚了一笔,可惜你们没去佩奇,否则咱们联手去霍皮族的保留地,那不光能带回猎刀,还能带回棺材。”
  
      “棺材?”丁啸风吓一跳。
  
      李杜解释道:“霍皮族的棺材制作堪称一绝,他们使用全手工制作工艺,工序繁杂、科学,还喜欢做出各种样式,说他们制作的是艺术品都没问题。”
  
      丁啸风恍然道:“哦,原来如此?”
  
      李杜点头道:“对,就是这样,你们不知道?”
  
      马成接话道:“哈哈,我们在加州,对霍皮族不太了解,再说我们主要负责东亚地区的艺术品,北美地区有其他同事负责。”
  
      斗酒环节开始,一群捡宝人脱掉衣服光着膀子开始干杯,啤酒葡萄酒和威士忌,还有混合而成的鸡尾酒,反正杯到酒干,干脆利索。
  
      马成避开了劝酒的捡宝人,他走到李杜身边问道:“小李,你不是有东西给我们看吗?怎么一直没看到?”
  
      李杜叹了口气,道:“稍等,我这就拿出来。”
  
      他从屋子里的保险箱中拿出了长满铜绿的金属手,问道:“你能看出这是什么吗?”
  
      拿到金属手,马成借着火光琢磨了起来,他看了一会对另外两人喊了一声,其他两人也赶了过来,然后他们一起讨论起来。
  
      讨论之后,马成回头道:“小李,你这东西有点古怪,要确定它的身份,可能需要除掉铜绿,能行吗?”
  
      李杜问道:“怎么去除铜绿?”
  
      马成道:“最好的方法是使用磨料喷砂,就是把干的或悬浮于液体中的磨料定向喷射到这个铜手的表面,然后表面的锈层氧化皮和干燥污物。”
  
      “也可以使用细木屑、滑石粉、醋酸和玻璃粉加入氨水,它们会和铜绿中的碱式碳酸铜反应形成可溶性的蓝色铜氨络合物。”
  
      李杜苦笑道:“这些东西都没有。”
  
      杜大元笑道:“那总有白醋吧?用白醋擦洗也行,不过不能彻底除去这些杂物,但可以除去一部分,露出真面目。”
  
      白醋这里有的是,他去拿了一瓶,三人小心的用刷子蘸着白醋在铜手上刷洗了起来。
  
      随着浑浊的绿色液体流下来,这个铜手的面目变得清晰起来。
  
      刷洗后的铜手手背上出现了一些字母,三人凑在一起再度讨论起来。
  
      最终,马成说道:“大概有信息了,小李,你从哪里得到的这个东西?这应该是个出自也门地区的献祭之手,如果这是真品,那就有价值了。”
  
      李杜说道:“这是我一个朋友托我保管的,他说是从阿拉伯那边搞到的,至于真假就不清楚了。”
  
      马成脸上露出激动的表情,道:“从阿拉伯那边搞到的?那它很有可能是真的献祭之手!”
  
      “很珍贵吗?”
  
      马成重重的点头:“当然了,献祭之手是公元100年至公元300年时期兴起的民间宗教信物,至于属于哪个宗教已经不可考了,不过能确定是一种已经消失的地方宗教。”
  
      他将铜手展示给李杜看,指着手背上雕刻的字母道:“这是古老的也门文字,具体写的是什么不清楚,不过可能跟当时的宗教和神有关。”
  
      “这种阿拉伯铜手往往是真人手的模型,它们的主人希望将自己的手放进他所敬佩的神祗手里,以获得深度恩宠,因此有了这些作品。”
  
      李杜佩服的说道:“马老师,您懂的真多。”
  
      马成摇头道:“这方面不是我的强项,我们三个讨论后也就得出这点结论,要是给研究中东地方宗教的专家看,他能给出更多信息!”
  
      这时候丁啸风说道:“对了,吉古拉斯不就是中东地方宗教用品的鉴定师吗?我们给他看看,他应该知道这东西。”
  
      马成为难的看向李杜,道:“吉古拉斯在洛杉矶,小李,你最近能不能跟我们去一趟洛杉矶?”
  
      “最近?”李杜摇头苦笑,“恐怕不行,我月底要参加旗杆市的秋收节。”
  
      杜大元说道:“如果小李你信得过我们,那我们带献祭之手回去给同事看看,然后将信息回返给你。”
  
      “这怎么行?”马成皱眉道,“这要求太过分了,我们才认识第一天呢。”
  
      杜大元道:“不要紧,我们先和吉古拉斯通电话,让他估个价,然后按照估价来给小李抵押……”
  
      “对,”丁啸风赞成的说道,“如果我们带的钱不够,咱们不是在银行还有一批红宝石和首饰吗?加起来肯定够了,反正只是抵押给小李嘛。”
  
      李杜笑了起来,几位自问自答,真是好算计。
  
      他不动声色的将铜手拿回来,道:“如果去洛杉矶,那得什么时候?”
  
      “最好是秋拍之前,否则我们没时间了,也就是这几天,月底左右吧。”马成琢磨道。
  
      李杜道:“那行,我不参加秋收节了,跟你们去洛杉矶。”
  
      马成等人一愣,然后纷纷点头笑道:“好,那好。”
  
      李杜收拾铜手回到小屋,他上了二楼的阳台,趴在栏杆上出神的看着下面情绪沸腾的人群。
  
      喝了一罐啤酒,他掏出手机打了出去:“喂,罗裙,是我。”
  
      罗裙道:“我知道是你,除了你谁还这么叫我?怎么了,今晚你又不回来了?又在外面鬼混?”
  
      李杜气道:“什么叫鬼混?我在办正事。”
  
      “左拥右抱办正事吗?”罗裙不屑道。
  
      听着她的语气,李杜能想象出这丫头撇嘴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