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469.农村道路滑,人心更复杂 3
    Banett,翻译过来就是血液中酒精含量,在美国,合法开车的Bac指数是o.o8,也就是血液中酒精含量不得出o.o8%。』
  
      波尔和约克肯定标了,李杜刚才看似好意,其实给两人扣了个老大的屎盆子。
  
      有男警察上来拉两人,他们还是反抗,波尔推搡那警察吼道:“我配合你们检查,但让我先问清楚情况,我们的……”
  
      被推搡的警察火了,美国警察才不讲文明执法。
  
      波尔的动作被视为袭警,那警察直接准备掏枪了,厉声道:“蹲下!双手抱头!否则我将采取暴力措施!”
  
      约克和波尔这下害怕了,只能沮丧的抱着头蹲下。
  
      李杜蹲在他们身边道:“你们激动什么?这是警察局,不是你们加州的地盘,在这里可别撒野!”
  
      波尔怨毒的看着他,道:“表字养的,我知道了,我知道了,这都是你搞的,你和这三个该死的骗子是一伙的!”
  
      李杜无辜的摊开手道:“你们在说什么?这事和我毫无关系,我还不知道到底生什么了呢。”
  
      很快,真相出来了。
  
      这三人确实是骗子,不过他们不是单纯的骗子,他们是湾岛人士,在湾岛的时候要么在博物馆工作,要么在大学教考古,确实懂的鉴赏文物古董。
  
      来到美国后,他们的学历不被认可,也没能力找到好工作,就被马志安拉拢,跟他一起诈骗、欺负同胞。
  
      这次诈骗活动是马志安起的,他平时特别注意亚利桑那州的华人圈子,寻找财机会。
  
      他早就听说过李杜了,知道他是旗杆市仓储拍卖行业的级新星,短时间内买了多台豪车。
  
      以此,他推断出李杜肯定在拍卖中得到了不少有价值的东西,因此在菲尼克斯遇到李杜后,他便意识到机会来了。
  
      先,他努力维护和李杜之间的关系,投入感情和相关信息获取信任。
  
      在这个环节中,重点就是佩奇拍卖会,给了李杜有用信息的张凯也是他们诈骗团伙中的一员,这些假粉彩便是他放入仓库中的。
  
      张凯给出这些信息,还是为了获取李杜信任,此外也为了引出马成三名专家。
  
      其次,等到他拿到粉彩后,马志安介绍三人出场,以鉴赏粉彩为饵,执行诈骗计划。
  
      按照计划,他们鉴定粉彩有两个目的。
  
      第一个是展示他们的能力,继续赢取李杜的信任;第二个目的是制造心理落差,让李杜失望,然后引诱出他还留在手里的有价值的东西。
  
      他们的计划设计的很缜密,核心是赢取李杜信任,实际上他们成功了,李杜确实对他们一行人充满信任。
  
      但李杜太谨慎,没有将手中的古董交给他们处理。
  
      本来他们会继续执行计划,留在旗杆市想办法获得李杜的古董,结果人算不如天算,有人报警将他们给抓了。
  
      波尔和约克那边着急了,问警察道:“他们不是佳士得的鉴定师?那他们存在摩根大通银行保险柜里的东西呢?”
  
      警察一听这件事和银行还有关系,于是就重视起来,第二天一早便跟银行进行联系。
  
      联系的结果就是:旗杆市的摩根大通银行说他们和佳士得没有什么免费存储拍卖品的业务,也没有佳士得的人往银行存东西。
  
      波尔的暴脾气作了:“不可能,我们昨天才去存了东西,你瞧,这是存储单,这上面有银行的签章!”
  
      摩根大通分行安排了一名工作人员来配合调查这件事,罗裙将工作人员带去给波尔两人看:“这就是hy大街95号摩根大通银行的保险柜管理员,你们交流吧。”
  
      看到这个黑人小老头,波尔叫道:“不是他,不是他!给我们存储盔甲的不是他!”
  
      小老头无奈的摊开手道:“抱歉,两位,银行的所有保险柜业务都是我负责的,如果不是我,那不可能打开保险柜将东西存进去,甚至你们都进不了银行的保险库。”
  
      约克道:“我们没进保险库,不是说保险库和金库在一起,没在银行里吗?”
  
      小老头笑了,道:“我不能告诉你们保险库和金库的位置在哪里,不过它们确实在银行里。”
  
      事到如今,波尔和约克已经明白了,他们被骗了!
  
      两人对视一眼,纷纷露出绝望之色:“不!这不是真的!”“帮我们查那三个混蛋,他们骗走了我们的货物!”
  
      罗裙说道:“你们放心,我们当然会调查他们,现在就调查当中,你们什么货物被骗走了?”
  
      “波兰贵族的翼骑兵盔甲!银质的贵族翼骑兵盔甲!”波尔喊叫道,“它价值上百万,帮我们找回来!”
  
      罗裙奇怪的说道:“从车上现的东西中,没有什么翼骑兵盔甲。”
  
      “不是在车里,是在保险柜里!是在银行的保险柜里!”波尔急匆匆的补充道。
  
      罗裙一脸懵逼:“啊?”
  
      波尔怒了:“换一个机灵点的警察来行吗?法克,我踏马讨厌你们该死的华人!你们这些华人臭虫该死的蝗虫!你们为什么不待在东方来美国……”
  
      约克赶紧上来捂住他的嘴巴,这些话在警察局里说一个警察,那可真是找死!
  
      他一边阻止波尔,一边说道:“女士、女士,我的伙计有躁狂症,请原谅他,他这是躁狂症作了!”
  
      罗裙最恨种族歧视,因为李杜帮她出头之前,她的华人身份导致她在警察局里吃尽苦头。
  
      所以听了波尔的话,她怒极反笑:“这些话留着去法庭上说去吧!醉驾!袭警!种族歧视辱骂警察!我给你们交个底吧,你们死定了!”
  
      “那我们的翼骑兵盔甲呢?”约克也怒了。
  
      罗裙冷冷的说道:“以后进了监狱问狱警吧,他们会给你们找到的。”
  
      约克知道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的道理,他控制脾气说道:“警察女士,请接受我们的道歉,我们错了,请帮忙查找我们被骗走的东西行吗?”
  
      罗裙对待工作很认真,她虽然满心愤怒,但还是回复道:“当然,我现在就去审讯相关信息,如果他们确实骗走了你们什么盔甲,我们会帮你找回的。”
  
      “翼骑兵盔甲,贵族翼骑兵银质盔甲。”约克补充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