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493.阿嗷回家 2
    虽然陈浩南坚持,但李杜依然给了他一串珠子一千块的市场价,然后选了七串黄花梨木的手串。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
  
      汉斯三人则各自免费拿了一串,陈浩南是富二代,根本不把这点钱看在眼里。
  
      他给哥斯拉和大奥雕琢的珠子风格十足,送给大奥的珠子是一个个小骷颅头,比普通的大一倍。
  
      李杜看到后说道:“我记得十几年前有一部西游记的动画片,里面沙和尚脖子上戴的就是一串骷颅头,跟你这个很像。”
  
      陈浩南哈哈大笑道:“对对对,我就是从那得到的灵感!”
  
      大奥不喜欢这种风格的珠子,摇头道:“这太黑暗了,我希望能得到普通点的。”
  
      李杜知道大奥对自己相貌和气质的芥蒂,陈浩南这串珠子戴在他手上,纯属给夜叉画鬼脸,倍增恐怖。
  
      因此他就给陈浩南解释了一下,让他留下这串珠子。
  
      结果旁边的哥斯拉喜欢这种黑暗系风格,他将珠子要到了手,带在手腕上后看了看,沾沾自喜。
  
      这样大奥选择了哥斯拉的珠子,雕刻成了小手雷的形状,虽然暴力,但好在不算狰狞。
  
      在别墅里待了一上午,下午他们返程,李杜将陈浩南也带了回去。
  
      陈浩南将红木已经雕刻完毕,留在这里也没什么事,接到他的邀请就很开心的跟了上去。
  
      照例,他开着自己那辆拉风十足的法拉利。
  
      回到旗杆市,李杜回到营地,将陈浩南介绍给了撸官,并说他的祖上师承鲁班,从事木工和手工艺行业,是真正的鲁班传人。
  
      撸官顿时肃然起敬,对着陈浩南就来了个抱拳鞠躬,用蹩脚的汉语说道:“轻支架,大师!”
  
      “啊?”陈浩南一脸懵逼。
  
      “请指教,大师。”李杜在旁边做了翻译官。
  
      陈浩南赶紧点头:“okok,我们互相探讨。”
  
      撸官站起身后立马脱衣服,吓得陈浩南赶紧后退:“这哥们干嘛?他不是喜欢男人吧?”
  
      露出胸膛,撸官指着上面的刺青说道:“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
  
      这句汉语说的字正腔圆,显然他平时经常说,已经很娴熟了。
  
      李杜被逗得哈哈笑,两人在一起简直绝配!
  
      将陈浩南托付给撸官,他直接去找苏菲,两个人刚进入热恋期,恨不得时时刻刻待在一起。
  
      苏菲下班刚走出医院,一辆金黄色法拉利呼啸着开了过去,一个急刹车,停在她身边。
  
      女医生吓一跳,赶紧抱起阿嗷在胸口,警惕的看着法拉利。
  
      阿嗷嗅到了李杜的气息,瞪大眼睛嗷嗷嗷叫个不停。
  
      法拉利车窗降下,露出李杜的笑脸:“哈罗,美丽的女士,请问我是否有幸可以请你喝一杯呢?”
  
      苏菲嗔道:“你从哪里找来的法拉利?你不是说去坦佩看仓库了吗?”
  
      李杜叹道:“一言难尽,先上车,这是我一同胞的座驾,我借来请你去兜风,这个兜风才拉风。”
  
      苏菲上车,问道:“我以为你今天没法回来了——好,上帝,阿嗷别撒尿!”
  
      李杜拎着它的颈后皮就拎出了车窗外,阿嗷昂起头,瞪着小眼睛看向夕阳:“嗷嗷嗷嗷!”
  
      “叫什么叫?这可是法拉利!上百万的法拉利!你在这上面撒尿,如果造成损失,把你卖了也赔偿不了。”李杜怒道。
  
      经过苏菲一个多月来的招待,阿嗷长得很好很强壮,这还不到两个月的年龄,已经有普通小狗三个月那样强壮了。
  
      开车在公路上转悠着,李杜将游戏仓库的事情说了出来。
  
      苏菲被逗得花枝乱颤,嘻嘻笑道:“你们真有意思,为什么去之前没有打电话问清楚呢?”
  
      李杜感叹道:“还不是经验主义害人?事实上这跟我关系不大,都赖福老大,那混蛋说他有经验,很多人这样搞。”
  
      看到苏菲高兴的笑,阿嗷也高兴起来,用爪子扒着她的胳膊人立而起,张开嘴又嗷嗷的叫了起来。
  
      见此,苏菲摸了摸阿嗷的脑袋道:“李,阿嗷已经断奶了,打完了疫苗,你可以带它回家了。”
  
      说到这里,她的眼睛忽然有些红,显然极其不舍。
  
      阿嗷还没睁开眼睛的时候就跟着她,就被她照顾,她是真正像照顾孩子一样将它照顾长大。
  
      刚开始的时候,几乎每天晚上她都得醒来四五次,好给阿嗷喂点奶吃,因为它那时候太小,得少食多餐。
  
      她们几乎是二十四小时待在一起,上班时候她就将阿嗷藏在办公桌下或者抽屉中,如果没有患者,她便会拿出来陪着它玩。
  
      现在要分别了,自然心里难受。
  
      这样李杜说道:“没关系,如果你喜欢,你带着它好了,反正我只要在旗杆市,每天都和你在一起。”
  
      苏菲惆怅的摇摇头道:“不行,阿嗷长大了,我的办公室藏不下它了。而且,这孩子喜欢运动,它在办公室待着不开心。”
  
      这点倒是,苏菲要上班,随着阿嗷长得,她没法再带它去医院了。
  
      阿嗷似乎察觉到了苏菲情绪的变化,忽然安静下来,坐在旁边抬着头一脸萌萌的小样看着苏菲。
  
      李杜说道:“要不然你再带它一段时间?过度着将它交给我?”
  
      苏菲一推阿嗷,扭头做出咬牙坚决的姿势道:“不,你带它回去吧,不过你要每天带它回来让我看看。”
  
      阿嗷惨叫一声,被推了一把没坐稳,一脑袋扎在了两个座位之间。
  
      结果座位之间空隙恰好容纳它的脑袋,这样它就来了个倒栽葱,脑袋被座位卡住了,两条短短的小后腿一个劲蹬达,边蹬达边惨叫。
  
      李杜只好踩刹车将它拔出来,阿嗷不再看苏菲了,钻到李杜双腿之间,往后挤了挤趴下,换了新位置。
  
      不过刚趴下它又爬起来,嫌弃的用后腿使劲蹬达,李杜顿时倒吸一口凉气:麻痹!熊孩子!
  
      送苏菲回家,两人一起吃了晚饭,苏菲给阿嗷用温羊奶泡了幼犬粮,最后喂它吃掉。
  
      阿嗷‘吭哧吭哧’很愉快的吃着,苏菲温柔的看着它,叮嘱道:“记住,晚上要起来喂它两次,分别是十二点和四点钟。”
  
      “如果它打饱嗝,就喂点水,如果它拉稀,就少喂点。羊奶用热水冲但冷却到4o度,每次是8o毫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