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495.阿喵大哥 4
<!--divstyle="color:#f00">热门推荐:
      墨西哥狼是一种猛兽,进入狩猎状态的时候,更是凶猛。
  
      它们能以约1o公里的时走十几公里,追逐猎物时度能提高到接近每小时65公里,冲刺时每一步的距离可以长达5米。
  
      李杜上网查看这种动物的资料,越看越觉得阿嗷就是一匹墨西哥狼。
  
      不过这也说不通,因为墨西哥狼从2o世纪开始,由于猎物数量下降,引致它们开始袭击家畜,逼令政府清灭它们。
  
      经过墨西哥猎人和亚利桑那州猎人的狩猎,墨西哥狼现在比较少见了,成了濒危灭绝动物,比捷克狼犬还罕见。
  
      “和狗相比,墨西哥狼的尾巴较短且从不卷起,一直垂在后肢间,皮毛颜色大都是上部颜色较深呈黄灰色混杂着黑色毛,幼年开始就喜欢嗷嗷叫,不会汪汪叫……”
  
      罗裙还在说一些特征,所有特征都符合阿嗷的情况。
  
      一边说着,她的手一边蠢蠢欲动,一个劲的去摸手枪,目光越来越狠厉。
  
      阿嗷不清楚情况,不过它跟李杜一眼敏感而聪慧,罗裙的目光让它感到害怕,就躲进小屋里,小声的叫唤起来。
  
      阿喵则很清楚情况,它和罗裙相处最久,最是了解她的脾气。
  
      看到罗裙用严厉眼神盯着阿嗷看且掏出了枪,它立马炸了,尾巴‘唰’的一下子翘起来,跑到小窝前挡住了阿嗷,嘴里叫道:“喵呜!”
  
      这一幕让李杜忍不住笑了起来,阿嗷是个好大哥,它已经懂的护犊子了。
  
      罗裙指着它说道:“阿喵让开,你不知道后面这是什么,等它长大了,会摁着你吃掉的。”
  
      阿喵盯着罗裙手里的枪,毫不退让,目光比罗裙还狠厉。
  
      李杜笑道:“你们干嘛?行了,罗裙,别动不动就动枪,有姑娘的样子吗?”
  
      罗裙说道:“这是墨西哥狼呀,哪怕只是狼崽,很危险的,你没见过被袭击的人畜,简直恐怖!”
  
      李杜摇头道:“或许吧,但那是野生的狼,阿嗷即使是狼,它也是我驯养过的,它不会很凶的。”
  
      说着,他将阿嗷抱起来,阿嗷在他怀里探出头悄悄看罗裙,张开嘴又嚎了一声:“嗷嗷!”
  
      罗裙对它瞪眼,吓得它赶紧缩进李杜怀里。
  
      确定阿嗷的身份,最好的方法是问将阿嗷交给他的人,也就是山羊胡高特。
  
      李杜打电话过去,高特接了电话问道:“嗨,李老大,你怎么给我打电话了?让我猜猜,是不是你搞到了什么好货?”
  
      “是,不过合作之前我得先问一件事,你跟我交易的狗崽子到底是什么品种?我问了一位训犬师,他说这不是捷克狼犬,这是一匹狼……”
  
      “什么什么?好的,等一下我马上过去。”高特忽然喊了起来。
  
      然后他又急匆匆的对李杜说道:“李老大,抱歉,我妈住院了,我得赶紧过去,后面再说,先挂了。”
  
      电话挂断,李杜气急,他再拨打过去,却是手机关机了。
  
      这下阿嗷的身份确定了,它就是一匹狼,不是什么狼犬!
  
      李杜想了想,给苏菲打去电话说了下这件事。
  
      苏菲说道:“哦,我知道了。”
  
      李杜惊讶道:“你不吃惊?”
  
      苏菲道:“李,我将它从还没有睁开眼睛,养大到会啃骨头了,你觉得我会察觉不到它的真实身份?”
  
      李杜想想也对,难怪上一次他和马丁夫妇讨论阿嗷是不是一匹狼的时候,苏菲会那么生气。
  
      苏菲又说道:“李,如果你不喜欢它,那请将它交给我好吗?它虽然是一只狼,可是这孩子聪慧又温顺,它不是恶狼。”
  
      李杜失笑道:“我怎么会不喜欢它?这是我带回来的,我会对它负责的。”
  
      说到这里,他补充道:“而且,这是我们的第一个孩子,亲爱的,这是我们共同的第一个孩子。”
  
      苏菲那边出轻轻的笑声,害羞的说了句晚安就挂掉了电话。
  
      李杜两人打电话,阿嗷就支棱着耳朵听,它听到了苏菲的声音,便开始找了起来,在房间里到处跑。
  
      罗裙说道:“它多大了?”
  
      “一个多月,不到两个月。”
  
      罗裙顿时惊叹起来:“狼就是不一样呀,才一个多月的小东西比三个月的狗跑的都顺溜,瞧它那精神劲头!”
  
      阿嗷跑了一圈没找到苏菲,它搞不懂这是怎么回事,就皱巴着小眉头坐在门口思索。
  
      然后,它抽动了一下黑漆漆的小鼻子,站起来在屋子里慢慢走了起来。
  
      走了几步,它返回门口,后腿撇开、屁股下蹲、气沉丹田,尿!
  
      李杜赶紧叫道:“不能尿!”
  
      已经晚了,阿嗷已经尿了,不过只尿了一点,小小的一滩。
  
      李杜小心翼翼的看向罗裙,罗裙表情不大好看了,他赶紧去拿拖把拖地。
  
      结果他刚走出洗手间,看到阿嗷去了厨房门口,蹲下又是一小泡尿!
  
      罗裙叫道:“这怎么回事?尿频吗?你没有教导过它定点尿尿?”
  
      李杜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这可不是尿频,阿嗷在用尿液圈地盘!
  
      不过他没想到阿嗷学会了憋尿,竟然能将一泡尿分成好几个地方去尿完。
  
      以前李先生对阿嗷这点是一点办法也没有,他只求阿嗷别在自己身上拉尿就行了,至于地上?随意吧,他打扫就是。
  
      罗裙见他不管,气得不行,索性眼不见为净,只留下一句狠话:“明天我起床,要是看到地上不干净,你就给我炖个狼吃!”
  
      这下子阿嗷可以撒欢了,到处去尿尿,没尿就去小窝里喝水,酝酿一会继续尿。
  
      阿喵和干脆面急眼了,它们也干过这种事,屋子里有它们的尿液气味,以此来划分地盘。
  
      双方刚接触的时候,也曾争斗过,屋子里的尿液痕迹是它们解决争斗的手段,最终双方各自划定地盘消停下来。
  
      这次阿嗷来了又撒尿,一下子将平衡给打破了。
  
      而且狼尿气味更强烈,不光影响虎猫和浣熊的地盘意识,还会影响它们的生活,狼可是它们的天敌!
  
      只要狼尿气味在,它们就吃不好睡不好,这是天性决定的,是千万年进化过程中写入基因的。
  
      这样,阿喵大哥不开心了。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