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496.双兄训小 5
    李杜将水收了起来,不能再让这小婊砸继续喝下去了,它喝水的目的就是为了排尿,在房子里到处排尿。
  
      将它塞进小窝里,他返回房间,关门前说道:“乖乖的哈,不准出来撒尿了,否则待会我不给你喂奶了。”
  
      阿嗷趴在小窝门口将下巴搭在边缘上,皱着眉头不满的看着李杜:为什么把我放在一个陌生地方?
  
      阿喵拉着猫脸站在沙靠背上,居高临下俯瞰阿嗷。
  
      房门关闭,李杜回到卧室。
  
      阿喵很不乐意,怎么着?护着小的吗?为什么以前我乱撒尿就挨揍?这个小的撒尿就不揍它?
  
      天性使然,虎猫和浣熊都是野生动物,进入新环境都会撒尿来圈定地盘。
  
      除了圈定地盘,尿液对它们还有一个作用,那便是安定。它们嗅觉灵敏,尿液即使被拖干净,依然会留下气味痕迹。
  
      这样待在拥有自己气味的环境里,它们会感到安心,否则以它们的野兽天性,它们甚至无法入眠,会一直保持警惕。
  
      阿嗷现在撒尿同样是这个原因,李杜知道这是它的天性,所以没怎么惩罚它。
  
      当然,还因为阿嗷平时在他身上尿,这会在地板上尿总比在身上尿要好,所以他索性不去管它。
  
      阿喵和干脆面对此表示深深的不满:凭什么?凭什么揍了我们不揍这小婊砸?
  
      李杜关闭房门,它们两个彻底伤心了,这是铁了心护短呀?
  
      干脆面仰头看着站在沙靠背上的阿嗷,阿嗷俯瞰着地面,估计有了虎啸山林的感觉,尾巴轻甩、双眸寒光闪烁,霸气十足。
  
      阿嗷很敏感,察觉到了两个小伙伴的敌意和嫉妒,它得意的看了它们两个一眼,随后又酝酿出一点尿意,便从小窝里爬出来跑到厕所门口蹲下撒尿。
  
      “呼”,看到这一幕阿喵猛然来了个饿虎下山,从沙上跳下去快步奔驰,只见它的肌肉紧绷、四肢迈动,度快如启动的法拉利!
  
      瞬间,阿喵冲了过去,一巴掌拍在阿嗷的屁股上,请它坐了个土飞机,将阿嗷拍的飞起老高。
  
      “嗷嗷呜!”阿嗷落地摔在地毯上倒是不疼,可是它受到了惊吓,便叫了起来。
  
      它只叫出一声,干脆面颠着脚跑过来,一屁股坐了上去,将它脑袋坐在了下面。
  
      这样阿嗷的叫声半途而废、戛然而止,两个小爪子在外面使劲扑棱,但推不动干脆面。
  
      阿喵迈着威严十足的猫步走过去,它用爪子推开干脆面,灰头土脸的阿嗷钻出来,委屈的张开嘴还想叫唤。
  
      二话不说,阿喵让开,干脆面又是一屁股坐了上去。
  
      浣熊的屁股部毛很长,也很柔软,坐在阿嗷头上不会压坏它,也不会闷到它,但可以让它呼吸不通畅、不能叫唤。
  
      一会之后,干脆面抬起屁股,阿嗷被压了个半死,舌头都被压出来了,歪吊在嘴边那叫一个狼狈。
  
      某种意义上来说,小小的阿嗷比阿喵和干脆面还要聪慧。
  
      它明白了自己再叫唤还是会忍受干脆面的大屁股,因此这次爬起来它不叫了,而是焦急的转悠着寻找苏菲。
  
      阿嗷想好了,找到苏菲然后去告状,让疼爱自己的苏菲来收拾这两个坏蛋!
  
      可惜,它找不到苏菲。
  
      于是它去挠李杜的门,李杜的身上有苏菲的气味。
  
      “吱吱吱!”
  
      挠门声响起,阿喵又来了个饿虎下山,扑上去一巴掌将它给撂翻了,干脆面娴熟的抬起屁股再度坐上去。
  
      两个毛胖纸对视一眼,眼神里有合作愉快的含义。
  
      这次阿嗷认命了,它也不挣扎,屈辱的接受命运的蹂躏。
  
      感觉到它的服软,干脆面便抬起屁股离开,不过没有离开很远,阿嗷要是敢再乱来,它可以第一时间再坐回去。
  
      阿嗷不挠门了,它爬起来垂头丧气的小步行走,无力的回到小窝旁,趴下忧伤的看着这片黑暗的环境。
  
      阿喵舔了舔嘴唇,你妹,不是没人来教育你吗?木关系,我来教训你!爹娘不管社会管!
  
      阿嗷还很小,需要大量睡眠,被这么折腾了一通,它没力气了,忧伤一会后闭上眼睛睡觉。
  
      这样没有闹腾的了,阿喵和干脆面对视一眼,两个小家伙趴在沙上各自占了一端,很快打起了小呼噜。
  
      不到一个小时,阿嗷又有了尿意,它还小,不会憋尿。
  
      阿嗷爬起来去撒尿,它小心翼翼的看了看沙,现上面两个坏蛋还在睡觉,便更小心的迈着小碎步,去厨房门口尿了起来。
  
      正尿的爽,它一回头,看到沙上有两双绿油油的眼睛在阴翳的盯着自己。
  
      阿嗷吓尿了,本来已经没有尿意了,愣是又挤出了一点尿。
  
      这次阿喵没有上来逼着它憋尿,而是一直等着它尿完。
  
      阿嗷尿完,撒腿就跑,度前所未有的快!
  
      但虎猫更快,冲刺的虎猫如猛虎,‘唰唰唰’便追上了它,前爪一挠将它给撂翻在地滚了好几滚。
  
      拦住阿嗷,阿喵叼起它颈后皮跑回厨房门口,那里有一小滩尿液。
  
      阿喵将阿嗷扔在上面,双爪跟揉面团一样蹂躏它。
  
      等到它不揉了,阿嗷已经浑身湿漉漉的了,那叫一个狼狈!
  
      当然,这样厨房门口就干净了。
  
      阿喵离开,阿嗷委屈的坐在那里,它低头看看自己胸前漂亮整齐的胸毛如今变成湿漉漉一绺一绺,那叫一个绝望!
  
      迈着无力的脚步,阿嗷回到小窝,孤零零的缩在里面,伤心欲绝!
  
      干脆面重新打算睡觉,不过考虑了一下,它跑到了阿嗷的小窝前。
  
      听到声音,阿嗷吓坏了,睁开眼睛惊恐的盯着它。
  
      干脆面来了个环形趴伏,它趴在小窝旁边,将阿嗷叼出来放在怀里,这样搂着它来入睡。
  
      阿嗷眨眨眼,嗅着干脆面身上的气息,感受着浣熊毛皮的柔软,它舒服的轻声呻吟了两下,将脑袋枕着干脆面的肚皮睡着了。
  
      阿喵歪着头看着这一幕,它慢慢走到两个小伙伴跟前,趴下和它们待在了一起。
  
      阿嗷睁开眼怯生生的看着它,现它没有收拾自己,便往干脆面怀里拱了拱,呼呼睡了起来。
  
      李杜半夜起来给阿嗷喂奶喂食,阿嗷吃完,跑到阿喵的猫厕所里撒了泡尿,然后又回到干脆面怀里睡觉,那叫一个乖巧。
  
      见此,他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