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512.突然乱了 5.2补
    所谓垄断式拍卖,是一种拍卖市场少见但又总会出现的拍卖方式,被各大拍卖行定为恶性拍卖情况,如果出现,拍卖师有权取消拍卖会。
  
      这种拍卖方式就是一群人参加一场拍卖会,这些人彼此认识甚至是结盟而来,这样拍卖开始后,只有一人报价,其他人不会再出价。
  
      拍卖的利润空间在于大家一起竞拍,不断出价,不断抬高价格。
  
      而垄断式拍卖无疑是在违背正常拍卖会存在意义,影响市场的良性展,更影响拍卖行赚钱。
  
      对于普遍意义上的拍卖会而言,比如佳士得、苏富比等大型拍场组织的拍卖会,这种情况很难出现,因为参拍者是他们邀请的,不会出现众人结盟的情况。
  
      仓储拍卖就不一样了,参拍者随机选择仓库,有些仓库公司因为拍卖的仓库数量和质量原因,可能没几个人参加。
  
      这样,就容易出现参加者都是熟人的情形。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捡宝人联合起来,那可以用最低价格拿下所有仓库,后面处理掉里面的货物联手分钱就行。
  
      但李杜有个疑问:“我知道,可是拍卖师为什么不中断拍卖会?哦,我明白了!”
  
      提出这个问题后,他就现了自己问了个白痴问题,这个拍卖师和图森帮之间有肮脏的腚眼子交易,双方肯定联手了!
  
      果然,汉斯说道:“你看出来了,这拍卖师和图森帮关系密切,通过拍卖成交价他可以提到的钱,我敢打赌图森帮都会给他补上,甚至补上更多。”
  
      第二场拍卖开始,这次李杜认真了,上一个仓库没拿下,这个要是再丢掉,那他这次就是白白穿越整个亚利桑那州了。
  
      参观结束,李杜给汉斯使了个眼色,他站到了人群最前面,汉斯也站了上去,两个人成牛角型待在拍卖师身边,以防不测。
  
      捡宝人们注意到了他们展现出来的态度,有些人立马就疑惑了,想要回去再看看仓库的情况,可是仓库门已经上锁,什么也看不到了。
  
      即使可以再看,他们也看不出什么来,因为这仓库中全是一块块木板和木箱,而从色泽、纹路和气味来猜测,这些木板是普通的杨木板,价值不大。
  
      拍卖师举起手臂喊道:“ok你们看完了伙计们第二场拍卖会开始了起拍价依然是五百块五百块五百块!”
  
      汉斯说道:“五百块,我们!”
  
      元摸了摸小胡子,一个墨西哥籍的青年说道:“六百块!”
  
      汉斯继续提价:“七百块!”
  
      有人中间去凑了个热闹:“八百块!”
  
      就在这人报价后,周围几个墨西哥籍捡宝人忽然就围到了他身边,将他整个人给围了起来。
  
      见此那人怒了,吼道:“嘿,你们挡到我了,干什么?你们什么意思?”
  
      一个墨西哥人凑上去小声说了两句话,那人面色变了变,悻悻的推开他们往人群后面走去。
  
      这一幕被李杜全部收归眼底,他的眉头皱了起来,察觉到这次拍卖会将不会顺利。
  
      图森帮的名字没有问题,这些捡宝人完全就是黑帮做派,他们刚从肯定威胁恐吓了竞拍者。
  
      “一千块!”墨西哥青年继续报价。
  
      李杜说道:“一千一百块。”
  
      元继续摸小胡子,墨西哥青年继续竞价,就这样,价格迅的增长到了两千块。
  
      这时候李杜有点犹豫了,他不知道对方是不是清楚仓库里有什么,如果是的话,那他想拿下仓库就太难了。
  
      汉斯很稳定,他给李杜使了个眼色,咬牙说道:“三千块!”
  
      大幅度提价,这是仓储拍卖常用手段,通过大幅度的提价来吓退竞价对手。
  
      不过这样一来,也就展现出了他们的意图,很容易引一些本来对仓库没有信心的捡宝人的插足。
  
      元看起来同样犹豫,这个仓库公司位于图森市,在他看来,图森市所有仓库都是他们的财产,这是他们的地盘。
  
      所以,得知李杜到来后他非常生气,他知道李杜的厉害,知道对方来了肯定会赚走属于自己的钱,只是不知道被赚走多少。
  
      他研究过李杜的参拍经历,现李杜有提前进入仓库公司进行观察的爱好。
  
      对此他很疑惑,和其他捡宝人一样,他并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不清楚李杜是去干嘛。
  
      不过不明白不要紧,要紧的是要阻碍李杜赚钱,因此他联系了仓库公司的保安,阻止他在仓库拍卖会开始之前进入仓库公司。
  
      元可以保证,李杜今天是第一次进入仓库、第一次看到仓库里的东西,那么他看到了什么?为什么非得拍下这仓库?
  
      他能走到今天这一步,除了靠一些小手段,还要靠出众的眼光。
  
      但元很仔细的看过仓库,并没有从中现什么很有价值的东西。
  
      这样让手下报价的时候,他必须得谨慎,他得防备李杜和汉斯在诈价!
  
      价格飙升到三千块,元并没有看出仓库的价值,于是犹豫之后,他缓缓的摇了摇头。
  
      见此,李杜心里一松,元这个动作显然是在提醒墨西哥青年放弃竞价。
  
      现实似乎也是这样,得到他的提示,墨西哥青年摇头退进了人群中。
  
      拍卖师盯着汉斯说道:“三千块三千块三千块这个仓库目前报价三千块那么有没有出三千一百块的呢别让一百块妨碍你们成为大富翁!”
  
      就在他这样说的时候,围观的图森帮捡宝人突然行动起来,二十多号人分成两路走到汉斯和李杜跟前,形成人墙将他堵住了。
  
      李杜一愣,然后听到外面有人喊道:“我出三千一百块!”
  
      这样他大为着急,赶紧喊道:“我出……”
  
      “啊该死的天可真热啊!我受不了真是太热了!”
  
      “谁在推我?别推我哎呀真是太可恶了,别让我知道是谁干的!”
  
      “hen-i-as-young-id-1isten-to-the-radio,aiting-for-my-favorite-songs……”
  
      一切突然乱了起来,李杜顿时懵了,这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