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530.一吻 4
    旗杆市隔着温斯洛不远,他们上午就赶到了,可是这镇子却很大,李杜从上午转游到下午,一直持续到傍晚。天籁 小『『说
  
      在镇子里转悠着,李杜觉得老鹰乐队的歌曲很符合这个地方,《take-it-easy》,放轻松,镇民生活非常轻松。
  
      小镇节奏缓慢,秋季天高气爽、风干光亮,上午大家出来晒被子,傍晚则将被子带回家。
  
      古旧的建筑落在阳光下,显得分外沧桑,路边的枫树上,树叶由绿色变为了火红色,比太阳还要红,好像有种别样的热情。
  
      时不时就有孩子骑着自行车呼啸而过,他们大声喊叫、大声欢笑,李杜看到后也忍不住跟着笑。
  
      镇子上有持续全天的菜市场,下午里面的蔬菜已经不是那么新鲜了,欧芹、迷迭香、大黄等看起来蔫儿吧唧。
  
      但来采购的人还是很多,毕竟市场上的蔬菜相对家里还是要新鲜。
  
      李杜穿梭在人群,有个小摊在出售盐水卤甘蓝,这是一种孢子甘蓝,很小,比乒乓球还小,颜色是深绿色,看起来很可爱。
  
      这种小甘蓝是蔬菜,也可以做水果,在美国市场上颇为常见,很多家庭主妇喜欢采购,它们被认为是一种健康蔬菜,富含维生素,可以降低胆固醇。
  
      盐水卤甘蓝算是个小吃,李杜看到很多人在排队,他也买了一份,一边吃一边继续逛街。
  
      下午,他在街头走着,看着来来往往、迈着轻快脚步的游客,再看看到处洋溢着的笑脸,还有西斜的夕阳,突然之间感觉自己有些孤单。
  
      因为他看到的这些游客要么成双成对,要么就是全家一起来参加嘉年华,整个家庭在一起。
  
      这让他想起了父母,一股孤单出现在他心头。
  
      掏出手机,他先给父母打去电话,然后忍不住又给苏菲打了一个:“嗨,亲爱的,下班了吗?”
  
      苏菲说道:“还没有,不过快了,我在收拾东西呢,怎么了?”
  
      李杜说道:“没什么,我就是很想你,突然之间很想你。我现在在温斯洛的街头,这里情侣很多,这里很美,你来到后,肯定会满意。”
  
      苏菲听出他语气中的孤寂,说道:“噢,我亲爱的小伙子,我也很想你,再等等吧,我很快就会和你在一起。”
  
      挂了电话,李杜看向身后的虎猫和浣熊,背包里还有一只探头探脑的小狼,这么来看,他也不算孤单。
  
      在街头上游弋到傍晚,太阳要落下地平线了,他正准备去找个地方吃饭,这时候他电话响了起来,汉斯问道:“你在哪里?”
  
      李杜莫名其妙:“温斯洛呀,不是跟你说了?”
  
      “在温斯洛的哪里?好像有捡宝人在那边,他们可能碰到你了。”
  
      李杜看向周围,但没有看到熟悉的面孔,就说道:“我在拂晓大街的中段,我没有看到什么熟人……”
  
      “哦。”汉斯随意答应一声挂了电话。
  
      他没在意这个电话,准备继续寻找有特色的饭馆。
  
      可是没一会,一阵熟悉的动机咆哮声响起,地狱猫的身影出现在街头,快向他开来。
  
      美国地狱猫很多,可让他这么熟悉的就只有一台了,不用看车牌号他也知道,这是他的车。
  
      车子在他身边停下,副驾驶上车门打开,苏菲那靓丽的身影出现在他面前,女医生笑吟吟的看着他,眉目如画。
  
      她显然是着急赶过来的,衣服穿的比较随意,穿了一件毛茸茸的针织衫和一条钴蓝色针织长裙。
  
      不过这随意的搭配却有出人意料的效果,针织面料搭配出了柔和的秋日暖意,衣服比较宽松,有些拖沓和臃肿,可苏菲在腰间系了条布条打了个蝴蝶结,就改变风格为纤细动人。
  
      突然看到巧笑嫣然的苏菲出现在面前,李杜的心脏猛跳了几下,他满脸惊讶的搓搓眼睛,道:“这是幻觉吧?”
  
      阿喵和干脆面的反应证明不是这样,它们欢快的跑向苏菲,阿嗷在背包里闹腾,出嗷呜呜的稚嫩叫声,更是着急去苏菲怀里。
  
      蹲下身环抱着阿喵和干脆面,苏菲扬起头微笑道:“惊喜吗?”
  
      随着她抬头,两道打着旋的金色秀在她脸颊两侧跳动,好像纤细的精灵。
  
      一瞬间李杜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上去拉起苏菲使劲抱住她,喃喃道:“简直惊喜炸了!我现在还不敢相信你突然出现!”
  
      汉斯趴在车窗上往外看,嘟囔道:“或许我该找个稳定的女朋友了?该死的,这看起来很不错。”
  
      他的车停在这里堵住了路,后面的车子便摁喇叭:“嘟嘟嘟!”
  
      汉斯不耐回头,吼道:“安静点,伙计,没看到一对小情人在沐浴浪漫吗?能不能配合一下?”
  
      苏菲笑嘻嘻的摆手道:“福老大,谢谢你载我来找李,再见,今天不请你吃饭了。”
  
      汉斯无奈的说道:“你真是太冷酷了,我是说你们两个,是的,你们都太冷酷了。好吧,让我去找哥斯拉他们吧,今晚我需要大醉一场。”
  
      “我请你,不过你赶紧滚蛋。”李杜说话这句话的时候就没看他一眼,一直紧握着苏菲的手,一直在看着苏菲。
  
      这时候路灯亮起,夕阳几乎落下地平线,小镇的夜幕降临了。
  
      夜色下的小镇别有一番风情,轻缓的节奏照旧,没有了白天的火热,多了夜色的朦胧。
  
      夜风吹过,树叶哗啦啦的响,李杜笑道:“这是一钢琴曲,是吧?”
  
      苏菲侧耳很认真的倾听,同时手指轻轻跳动,然后说道:“是的,《爱的协奏曲》,音域宽广、琴音带有悠长的余音和铿锵的节奏,乐曲主旋律至精至简,好像水中涟漪,**环绕、层层推进……”
  
      听着她的分析,李杜惊讶道:“不会吧,你真听到了?”
  
      正一本正经介绍的苏菲‘噗嗤’一下子笑了,她捂着嘴笑道:“当然不是啦,我在逗你呀。”
  
      看着她笑弯的双眸,李杜再看看初升的月牙,感觉月牙虽然清丽高洁,但远不如苏菲这么动人。
  
      笑弯后苏菲放下手刚要说话,李杜拥抱住她,低下头轻轻吻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