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534.矿石捡手 3
苏菲既然坦诚的问了,他就坦诚的说:“那个,亲爱的,我不太会骑马,我怕带着你从浪漫之旅变成冒险之旅。”
  李杜白担心了,驯服后的夸特马特别乖巧,只要人坐上去后能保持住平衡就行了,马儿会遵循指令行走。
  这座国家公园是世界上最大、最绚丽的石化森林集中地之一,这里的化石来自三叠纪末期,有2.25亿年的历史,比恐龙化石还要久远。
  进入公园之前,保安要检查他们的包。
  李杜纳闷道:“这是不是有点侵犯隐私?”
  保安道:“抱歉先生,这是规定,我们得防止有人携带石头进入,也不允许进入者带石头出来。”
  李杜很理解这规定,这个公园因为地壳运动加上岩浆硅土晶化,使得这片土地成为宝石采手和岩石收集爱好者的最爱,不光有普通的风化石,还有各种化石、玛瑙石和玉髓石。
  此外,这里还有一种很珍贵的宝石,火欧泊!
  由于这个国家公园,亚利桑那州因此还出现了一个很受欢迎的职业,那便是矿石捡手,专门捡矿石来出售。
  就在他们接受检查的时候,有人带着放大镜、小锤子和手套走了进去。
  李杜问道:“他们带着这些工具,显然就是要进去捡石头吧?”
  保安刚要开口,几个人听到了他的话,一个墨镜青年喊道:“我们是矿石捡手,凯子,我们有证件的。”
  这青年的称呼很有侮辱意味,李杜有点生气,不过守着苏菲他不想表现的太粗野,他知道苏菲不喜欢这样的男人。
  结果他这里没反应,苏菲那边怒了,她对着几个人说道:“从小到大没有人教过你们什么叫礼貌称呼吗?如果我是你们老师或者父母,我一定感到丢人!”
  这是李杜第二次看到苏菲愤怒,第一次是他和马丁先生讨论阿嗷是不是一只狼的时候。
  现在的苏菲和当时一样,好像一只护崽儿的小母狮子。
  先前那矿石捡手就是因为苏菲才那么称呼李杜的,苏菲相貌漂亮,气质优雅,天生就有女神像,这些人看到她依偎在李杜身边,自然就嫉妒李杜。
  看到苏菲出头,几个矿石捡手更嫉妒李杜了,另外他们也更看不起李杜了。
  李杜是黄种人相貌,一些自大的美国人总是将黄种人看做软蛋、孬种,这是很常见的种族歧视,也是一种不公平的固有印象。
  因此,先前说话的矿石捡手对李杜竖起中指道:“抱歉,伙计,我刚才说错了,我不该叫你凯子,应该叫你软蛋,哈哈!”
  他身边的人也笑了起来,其中一个大汉对苏菲说道:“小妞,到我这里来吧,你跟着个软绵绵的家伙干嘛?他很有钱吗?我也很有钱。”
  李杜知道矿石捡手这种工作,不过具体还不是很了解。
  苏菲要反击,他拦住道:“别急,看我的。”
  他问保安道:“怎么成为矿石捡手?”
  保安说道:“你有矿业工作者的证件吗?如果有,你可以去注册一下就行,如果没有,那你得缴纳五百块钱获得一张许可证。”
  李杜点头道:“好的,我知道了。”
  他带着苏菲离开,几个矿石捡手以为他不敢招惹自己,便更加看不起他,在后面一个劲的喊叫:
  “嘿,美妞,你真要跟着一个软蛋吗?”
  “钱没有快乐重要,来我这里,我让你更快乐!”
  “伙计,别走,带你的妞来这里,我们对公园非常熟悉,我们可以带着你们玩。”
  李杜去了公园的游客中心,叫做‘彩虹沙漠游客中心’,他问道:“我想注册成为矿石捡手,交钱那种。”
  一名售票员说道:“先登记,然后五百块钱一位,可以选择一块地盘,方圆一公顷的地盘。”
  登记信息很严格,这是为了保护公园,防止有人进入后滥垦滥采,一旦公园石林受到损毁,会追究当事人的责任。
  李杜交了钱,售票员将一个触摸屏转向他,让他从地图上选择一块土地,这样在未来一天内,他可以肆意从这块土地上带走矿石。
  他问道:“我可以问一下,刚才那些人选了哪块土地吗?”
  售票员说道:“抱歉,被选走的地方你们不能再选了。”
  李杜道:“哦,我明白,我想选他们旁边的一块。”
  说着,他将一百块钱递给售票员:“这是小费。”
  潜规则存在各个国家、各个行业,美国人将收黑钱的潜规则光明正大化了,那就是收小费。
  售票员愉快的点点头,找到记录告诉他一个坐标,说会有保安带他们过去。
  李杜带上发票和门票回到公园入口,保安看到后骑上一辆电动摩托车,说道:“跟我来。”
  两人只好骑马跟上去,丢脸的事情发生了,苏菲的马术比他好多了,骑在夸特马上英姿飒爽,别有一番风采。
  李杜则狼狈许多,恨不得趴在马背上,夸特马颠簸的他几乎要散架。
  干脆面和阿嗷在他怀里,阿喵在苏菲怀里。
  然后,随着两匹马奔驰,阿喵本身平衡性就好,坐在马背上轻松写意。
  干脆面和阿嗷就惨了,干脆面被颠得惊慌不已,脚下一滑惨叫一声掉了下去,好在它反应快抓住了马缰,脑袋挂在上面跟上吊似的。
  李杜赶紧拉停胯下骏马,马一停下,阿嗷立马跳下去,宁愿跟在后面跑也不上去了。
  苏菲双膝轻夹马腹驱马赶回,娇笑道:“可怜的孩子,要不要到苏菲小姐姐的后面坐着?”
  李杜苦笑道:“熟能生巧,我想我还能顶得住。”
  “我没问你,我问的是干脆面这可怜孩子。”
  干脆面被缰绳勒的吐舌头,乍一看好像个吊死鬼。
  它也害怕了,看到苏菲过来就连滚带爬跑去她那边。
  苏菲前面坐不开三个小家伙,于是她将虎猫扔给了李杜。
  阿喵蹲在马鞍前面一脸懵逼:喵呜,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李杜拍拍阿喵的毛脑袋,说道:“阿喵,给力点,别踏马跟干脆面那样不争气,来,走你!”
  马背继续颠簸,阿喵:“喵呜喵呜喵呜!”
  最后是一声嚎叫,猫屁股被颠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