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542.一幅画 1
看着这些收获,苏菲真的以为是干脆面的功劳,她抱着干脆面惊喜的说道:“难道它是寻宝小能手?浣熊可以搜寻火欧泊?我从未听过相关传闻。”
  
  李杜抹了把汗水道:“或许吧,或许干脆面和其他的浣熊不一样。”
  
  苏菲理所当然的说道:“它当然和其他浣熊不一样,即使不会寻找宝石,它和其他浣熊也不一样。”
  
  听了这话,李杜小吃一惊,以为苏菲发现了什么。
  
  结果她继续说道:“干脆面比其他浣熊聪明多了,这点它们很不一样。”
  
  前前后后两个半小时的时间,李杜还没有将这片土地搜索完毕。
  
  一公顷的面积太大了,何况这还不只是一个平面,而是个立体空间,地面以下还有很多碎石头,里面夹杂着火欧泊。
  
  看他满头大汗、眼神疲惫,苏菲以为他是热的,赶紧带他去找了个树荫下待着,然后帮他买了冷饮,还拿了一些冰块用纱布包裹给他降温。
  
  李杜任凭她忙前忙后,这种被人照顾的感觉棒极了。
  
  这会已经是下午时分,两人坐在树荫下喝着冷饮,还没有打算回去,因为他们要等待日落,在石化森林公园看日落。
  
  温斯洛本地有句话,说石化森林有两个时刻的颜色最是张狂,那便是日出和日落,而在这两个时刻之间的漫长一天里,它们进入浅眠。
  
  石化森林公园里常驻有艺术家,他们或者研究素描、或者研究油画、或者研究摄影,创作范围往往围绕石头和太阳进行。
  
  苏菲带着阿喵、阿嗷和干脆面安静的坐在树下,这本身就是一道风景线。
  
  下午阳光从树枝树叶缝隙中漏下来,流在苏菲身上,显得风景愈加秀美动人。
  
  后面,阿嗷忽然抖抖耳朵爬了起来,看着侧面一座小化石山丘,李杜跟着它的目光看去,看到一个中年男子拿着一张画从阴影里走出。
  
  “嗨,两位。”这人主动对他们打招呼。
  
  李杜点头致意:“嗨,伙计。”
  
  这人走过来后将手里的画递给他们,说道:“我刚才从这里经过,然后看到你们,忍不住创作了一幅画,希望你们能原谅我的冒昧。”
  
  白色画纸上是一张素描,一个穿着骑装的优雅姑娘坐在树下石头上微笑,她的腿上趴着一只懒洋洋的虎猫、双手在逗弄一只小狗,还有一只浣熊依偎在她身边。
  
  中年人的画工非常凌厉,李杜这个外行人都能看出他的厉害。
  
  这幅素描不知道画了多久,但看出作者很用心,苏菲的眉眼含笑、虎猫的慵懒娇气、小狗的活泼调皮,全部跃然纸上。
  
  李杜努力寻找,寻找他的身影。
  
  画纸就这么大,他找不到,只能问道:“伙计,我呢?”
  
  中年人微笑着指向画纸边缘,指着几条随便勾勒出来的简单线条说道:“在这里呀。”
  
  李杜好险没把画纸直接拍他脸上!
  
  他本来还欣赏这画家,这会只感觉他是个流氓,娘希匹他画这幅画就是来撩妹的,可不是真出于艺术目的!
  
  苏菲很有礼貌的向他道谢,问道:“你画的很好,请问能将它出售给我吗?”
  
  画家挥手道:“这本就是为你画出来的,女士,我应该将它送给你。”
  
  苏菲摇头笑道:“不,我还是买下它吧,嗨,亲爱的,付钱吧。”
  
  李杜乐意付钱,交钱买画跟送画的意义可不同,苏菲拒绝接受画家的馈赠而是采用购买的方式,既表达了她对这幅画的喜爱,又展示出了她和李杜的亲昵关系。
  
  画家不傻,显然明白她的意义,便耸耸肩随便道:“给一美元吧,事实上我从中收获更多。”
  
  李杜给了他一张百元大钞,道:“一美元太少,我们应该尊重艺术,这幅画值得一百块。”
  
  他不知道这画家的名字,但从画工来看,绝对是个名家,一百块的价钱也是他们大赚。
  
  交出画、拿到钱,画家没走,留在这里对着苏菲献殷勤,问道:“你们是来游玩的?或者是矿石捡手?”
  
  前面的问题是问苏菲的,后面则是对着李杜问的,李杜手里拖着镐把,身上沾满灰尘碎石,看起来跟个矿工似的。
  
  苏菲欣赏画作没说话,李杜回答道:“我们是来游玩的,不过刚才顺便捡了几块石头,现在想要休息一下。”
  
  他的话有点无理,好像要赶人了,看起来不太礼貌。
  
  可是这绝对是必要的,因为即使他说的话没礼貌,画家还是没走,好像没听到一样,继续唧唧歪歪:
  
  “你们是游客?那现在就是在等待日落了?不得不说,你们做出了正确的选择,我知道这里的日落多美,因为我总是在这里日出和日落的时候绘画。”
  
  苏菲遗憾的说道:“哦,我不感兴趣。”
  
  “如果你看过落日你就会感兴趣了,到时候光线每时每刻都在变化,景色也是如此。当光线强烈起来,岩石的颜色会变得更加浓郁和饱满,当光线……”
  
  苏菲打断他的话,又说道:“抱歉,我是对你工作不感兴趣,不是对景色不感兴趣。”
  
  听到这答案画家一愣,仍然坚持着说道:“呃,总之,这里的岩石会随着阳光的强度变化而发生变化,确实很美。”
  
  画家显然被苏菲的魅力征服了,即使遭遇苏菲和李杜的双重冷遇,他依然不依不饶,还想待在这里跟她聊天,而且眼看要倾泻爱慕之情了。
  
  无奈,苏菲只好给李杜使了个眼色,抱起阿嗷拖着阿喵跟干脆面离开。
  
  画家跟随他们,但两人骑着马,上马之后一个加速,画家傻眼了……
  
  离开这画家,李杜心有余悸:“这些艺术家真是太疯狂了,他们没有理智吗?”
  
  苏菲说道:“这位先生算是正常的了,做艺术就需要这种执拗,否则很难脱离世俗,取得千古传诵的成就。”
  
  他们骑马到了一处山丘上,又等了一段时间,太阳西斜,终于要落山了……
  
  两人站在一处红色砂岩山丘上,在落日余晖下,岩石红的恍如鲜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