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586.当仁不让 5
    老戴克去找他们之前已经开工了,他烤了一些鸡肉,用小烤炉烤成黄白色,看起来很嫩。
  
      喝着啤酒,鸡肉烤好了,老戴克将鸡肉拿下来放上一些香肠,说道:“香辣烤鸡肉沙拉搭配温斯洛牛肉香肠,你们会觉得人生真美好。”
  
      沙拉离不开酱料和蔬菜,他带了番茄、甜椒、洋葱,切成小块后又开始切鸡肉,然后一起倒进沙拉碗里。
  
      接着,他加热了一个平底锅,拿出一些植物种子放进去翻炒起来。
  
      一边翻炒他一边介绍:“这是小茴香籽、香菜籽和黑胡椒籽,我要制作恰特马萨拉,如果没有恰特马萨拉,那这道菜就不成功。”
  
      李杜没听清,问道:“什么?恰恰马拉拉?”
  
      老戴克笑了起来,解释道:“是恰特马萨拉,这是一种混合香辛料,印度烧烤经常会用到它,如果你们想做,那可以去印度杂货店里买,一般都有。”
  
      苏菲点头道:“我知道,恰特马萨拉,它很香,又带点酸味和硫磺味,很有意思的一种调味料。”
  
      老戴克说道:“对,恰特马萨拉里含有磨碎的青芒果粉,所以具有酸味。之所以有硫磺味,是因为它含有一种叫做黑盐的矿物质。”
  
      “不过,一般的恰特马萨拉里没有黑盐,这种东西很贵,苏菲你吃过的是上等恰特马萨拉。”
  
      几种蔬菜种子很快炒熟,他随身携带了一个小研磨器,‘唰唰唰’很快将几样种子研磨成粉。
  
      随后他又加入了一些青芒果片、姜粉、干薄荷叶和食盐,继续研磨,最终出来的粉末就是恰特马萨拉了。
  
      准备好了调味粉,他拿出了另外一些东西,什么香菜、橄榄油、柠檬汁、孜然粉、甜胡椒粉等等。
  
      他将这些东西混合在一起,倒入一半的恰特马萨拉后再倒入沙拉碗里中,轻缓的搅和了起来。
  
      见此,李杜惊叹道:“这道菜真是繁琐,老伙计,你可真会享受生活,为了一顿饭折腾这么久。”
  
      老戴克苦笑一声,他说道:“生活中苦难太多了,所以我得千方百计寻找可以让自己快乐的东西,否则,怎么活下去呢?”
  
      李杜点点头,确实,听布伦德和艾丽西亚的说法,老先生的日子过的很苦,这也是他决定出钱帮这些人的原因。
  
      老戴克颠簸大碗,将里面的食材混合均匀,他又加入盐分,将一瓶柠檬汁放在旁边道:“准备吃了,如果你们想吃酸甜口味,那自己加柠檬汁。”
  
      李杜将自己和苏菲的餐盘递给他,老先生很考究的在上面铺上了莴苣叶,这才放上沙拉。
  
      这时候他又倒上了剩下的恰特马萨拉和盐分,递给两人说道:“来,自己夹烤肠,尝尝味道合不合口味。”
  
      李杜确实饿了,接到手就来了一大口。
  
      顿时,一股香味顺着味蕾在口腔里绽放了,很清新的香味混合蔬菜种子的油香味,这味道很独特。
  
      这道沙拉全靠恰特马萨拉来调味,李杜以前没吃过,因此觉得分外新奇,分外美味。
  
      老戴克又递给他一根香肠,说道:“一起吃,小心点咬,这香肠里面有丰富的牛油,别烫伤。”
  
      确实,配合牛肉香肠后味道更不一般了,牛肉香肠富含牛油,烤熟后拥有独特的兽肉香气。
  
      如果没有牛肉香肠,那蔬菜柠檬汁的清新香气就太独了,时间长了会腻歪。
  
      其他时候吃起来感觉油腻的牛肉香肠这会有蔬菜清新香气中和,让人感觉味道刚刚好。
  
      李杜又递给老戴克一瓶啤酒,道:“光有美食可不够,来,搭配美酒,让我们干杯,真是绝配!”
  
      老戴克示意苏菲:“姑娘,一起来一杯?”
  
      苏菲摇头微笑,说道:“抱歉,我是教徒,不能喝酒的。另外我还是一名外科医生,同样不能喝酒。”
  
      老戴克露出恍然表情,他说道:“你真是个好姑娘,我见过很多信徒,可是除非面对耶稣基督,否则他们才不管什么教规。”
  
      苏菲带着一瓶苏打水,她倒进杯子里道:“我谨遵主的教诲,但我也尊重其他人的生活选择。活在当下、做好自己,干杯。”
  
      李杜笑了起来,他很喜欢苏菲这点,自己有生活准则和道德底线,可是不会以自己的标准要求别人。
  
      吃着饭,苏菲问老戴克关于他儿子的身体状况。
  
      说到这个,老头一脸愁苦,将情况说了一下。
  
      苏菲是外科医生,在旗杆市很有名气,她的专业知识非常扎实,大学和研究生时期正儿八经学习医学。
  
      老戴克手机里有诊断报告和拍摄的影像资料的照片,苏菲仔细看过后乐观的笑道:“这不是大事,摔伤其实不严重,他是因为长期干重活,腿部和脚步部分骨头出现应力性骨折,静养一段时间会恢复如常……”
  
      她给老戴克说了很多,什么这个地方的骨折处于血肿机化期,需要时间让纤维连接生长;那个地方进入骨痂形成期,开始临床愈合了等等。
  
      听着她的详细介绍和解答,老戴克的表情好看很多,露出笑容。
  
      事实上医生做出的诊断结果也是这样,但医生不会这么认真详细的给他解答。
  
      恐惧源自未知,老戴克就是因为不了解儿子的骨折情况,所以才心里害怕,他问过医生,可医生随口打发了他。
  
      苏菲帮他打消了内心的恐惧,让老先生感激不已。
  
      解答完毕,他们也吃晚饭了。
  
      李杜和老戴克握手,道:“感谢你的招待,老伙计,无以为报,我将剩下的啤酒留给你。”
  
      他拎了一箱啤酒过来,只喝掉四瓶,还有五瓶在里面。
  
      苏菲最后再度安慰了老戴克:“这是很常见的外科伤病,无需手术,静养即可,让身体来自愈。你的儿子之所以被判定伤情严重,是因为他有多处骨折,医学上这么进行界定而已。”
  
      老戴克握着她的手连声道谢:“如果温斯洛有你这样的医生,或许我们就不必一直担心受怕了。”
  
      往营地走,李杜对苏菲挑挑眉毛道:“干得漂亮,女士。”
  
      “职责所在,当仁不让。”苏菲慢慢的用中文说道。
  
      李杜竖起大拇指:“你学习能力可真强。”
  
      苏菲嘻嘻笑道:“当然,我是真正的硕士,可不是某些人那样的野鸡大学毕业生。”
  
      “实际上没毕业。”李杜悲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