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609.八个人 8/10
        
  
      车子各种颠簸之后,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停了下来。
  
      李杜起初还努力让自己冷静,放出小飞虫去一路跟随想查明情况。
  
      可是小飞虫出去飞了一分钟他就无奈的收回来了。
  
      没办法,外面太陌生了,这不是旗杆市,拉斯维加斯这几年城市扩张的厉害,到处都是新建楼盘。
  
      让他郁闷的是,这些楼盘没有建成,矗立在路旁跟烂尾楼似的,小飞虫看了也是白看,白白浪费他的力气。
  
      很快他就意识到,预期这样浪费精力,不如养精蓄锐,待会到了目的地看看情况再做打算。
  
      终于,车子停下,有人将他从车厢里拉了出来。
  
      他老老实实低着头,眼睛死死看着地面,并不往左右看,看起来非常老实了。
  
      撕扯他下车的男子看到后笑了,用响亮的声音说道:“嘿,这只肥羊很识相,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种下车后老老实实低着头的家伙呢。”
  
      一个阴嗖嗖的声音响起:“算他运气好,我正等着他往周围乱看的时候教训他呢。”
  
      听着两人的话,李杜陪笑道:“各位大哥你们好,你们放心,我很配合,你们要我干嘛我就干嘛,我绝不乱看乱说。”
  
      他不用眼睛看,小飞虫早就放出去了。
  
      抓他的人一共有七个,撒尿的应该也是他们的人,那就是八个,结果现在带他回来的只有两个,这是他在路上就发现的。
  
      他乘坐的车子是一辆小厢式货车,很普通的福特牌,其他六个人分成三波各自驾驶了一辆相同的车子中途分开了。
  
      从这点来看,这些人很厉害,绝对的绑匪老手,即使路上有监控,想要查到他们也很难。
  
      和他在一起的两个人一高一矮,脸上戴着动物面具来掩饰真面目。
  
      说话声音响亮的是个高个子,小飞虫穿过面具看到他的样子了,这货是个黑人,光头、大眼、厚嘴唇。
  
      说话声音阴翳的是个小个子黑人,左眼眼角有一道伤疤,疤痕一直拉到太阳穴,当初遭受这样重创都没死,也算厉害。
  
      周边环境很荒凉,他们所在的地方是个废弃工厂,不过没有完全荒废,小飞虫飞高了看,能够看到厂房里有一些星星点点的灯光。
  
      他们所处位置有一些彩钢瓦房,两人推推搡搡将他带到一间房子里,然后小个子一脚将他踹倒在地,说道:“绑起来,必须保证万无一失。”
  
      高个子嘿嘿一笑,娴熟的用铁丝将李杜双脚脚腕绑在了一起,接着在他头上套了一个黑色头套,说道:“瞧,我敢发誓,我们今晚万无一失。”
  
      通过小飞虫的眼睛,李杜注意到两人在给他套上头套后就摘下了面具,纷纷叼上香烟抽了起来。
  
      见此,他心里一动,快速安排小飞虫往周围飞去。
  
      他要看看这边还有没有人,如果只有两人,或许他可以冒险干一票。
  
      绑住他脚腕的钢丝很新也很细,这种钢丝只有崭新时候才坚韧,一旦老化就跟头发一样可以轻易扯断。
  
      他手腕上的手铐比较麻烦,不过李杜估计小飞虫努力老化它,也能想办法挣脱开来。
  
      小飞虫刚检查了几个彩钢瓦房,一辆汽车开了进来,‘哗啦啦’,六个人全从车上走了下来。
  
      见此他再度收回了小飞虫,即使有它帮忙,他最多也只能对付两个人,对方现在全回来了,他敢轻举妄动估计死定了。
  
      “嗨,虎猫,路上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拉斯维加斯的条子都死在娘们窝里呼呼大睡呢,给我一根烟,羚羊。”
  
      “这一票做的干干净净,酷毙了,我敢打赌,这将成为本世纪最有轰动性的无头案。”
  
      “没想到今天这么顺利,我们应该多绑两个人的,该死的,当时我看到洛杉矶那家伙也在附近。”
  
      刚开始听到有人喊‘虎猫’李杜吓一跳,以为是阿喵跟来了,结果被人发现了。
  
      随即他发现不是这样,这些人在互相称呼,称呼的名字就是他们面具代表的动物,从这点来看,他们很谨慎。
  
      不过再谨慎也有遗漏,从其中一个人的话里他听到了一个不好的消息:这些混蛋没打算放过他,他们打算制造一场‘无头案’!
  
      听到这里他下意思的着急,不过他还是努力劝说自己保持平静:冷静冷静冷静,没问题,自己有小飞虫这个超级厉害的帮手在,一定能逃脱出去。
  
      一个带着鹦鹉面具的男子走来,他蹲在李杜面前给他摘下了头套,慢慢说道:“怎么样,伙计,现在有什么想法?”
  
      小飞虫穿过面具,李杜愣了一下,这个人他认识,脸蛋圆圆、长了个兔唇,这是仓库公司那保安主管!
  
      对方很是敏感,他一愣,对方的眉头立马皱了起来,眼睛也眯了起来。
  
      通过小飞虫察觉到这些,李杜心里跳了跳,决定将计就计,他直接愣在了那里,用茫然的目光看着他,做出失魂落魄的样子。
  
      兔唇男子狐疑的盯着他,过了一分多钟,见李杜还是这个样子,他逐渐放松下来,伸手在他脸上拍了拍说道:“嗨,伙计,我再问你话。”
  
      李杜装作吓一跳,然后使劲往后挪动身体,惊慌的问道:“你是谁?哦,我问了蠢问题,伙计,我是说这是怎么回事?你们需要钱是吧?”
  
      看到他如此反应,兔唇男子笑了笑,他往外探头说道:“谁说这家伙非常冷静不正常?我看他跟以前的肥羊没什么区别,都是胆小懦弱的华裔。”
  
      一个戴着鲨鱼面具的男子往里看了看,冷冷的说道:“这样最好,有问题就做了他,宁愿不赚钱,也不能暴露我们。”
  
      听到这话,李杜吓得险些哭出声来:“别别别,各位朋友,我很配合,我会配合你们,你们要什么?要钱吗?我给你们,给你们,别杀了我!”
  
      这次惊慌不是假装的了,对面是一群刽子手!
  
      兔唇男子拿出一个手机,说道:“如果不想死,那就配合我们,我们只想搞点钱,不想伤害人,明白吗?”
  
      李杜使劲点头:“明白明白,我愿意给你们钱,愿意把所有钱都给你们,别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