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619.出手股权 8/10
    
  
      挂了和萝丝的电话后,李杜再打苏菲电话已经打不通了。
  
      显然苏菲已经上了飞机,关闭了手机。
  
      他叫上大奥和哥斯拉开车前往拉斯维加斯的国际机场,准备前去等待苏菲。
  
      刚刚经历绑架,他打不通苏菲电话就感觉心里不安,虽然他知道苏菲被绑架的可能性极低,可他心里有这个隐患。
  
      他查询了旗杆市飞拉斯维加斯的航班,距离很近,他们开车到达机场的时候,没等多久,飞机降落了。
  
      等到飞机落地十分钟,他估计苏菲肯定出机场了,就在机场口打电话给他。
  
      他刚拨出号码,哥斯拉小心的用肘子碰了碰他,见此他问道:“怎么了?”
  
      哥斯拉指着前面人群道:“老板娘和娘战警。”
  
      “娘战警什么鬼?”李杜奇怪问道。
  
      哥斯拉耸耸肩没回答,他是个闷葫芦,非必要的话从不多说半句。
  
      大奥帮他解答了:“是福老大给萝丝警官起的绰号,就是上次cs比赛的时候,萝丝警官表现太彪悍了,好像机械战警墨菲。”
  
      哥斯拉点点头,满脸的深有感悟。
  
      李杜顾不上深究这个绰号,他向前方人群搜索了一下,果然看到了苏菲和萝丝两人。
  
      苏菲永远都那么优雅温婉,她穿了一件淡蓝色风衣,里面是一件雪白色蕾丝连衣短裙。
  
      短裙上衣采用一字肩风格,展现出了弧线优美的锁骨和肩头,往下采用高腰包臀修身设计,完美展现着苏菲流畅的腰臀腿弧线。
  
      萝丝穿着警服,一如既往的精干飒爽,她用手臂夹着警帽,柔顺的黑发束成马尾辫笔挺的挂在脑后,蓝色警裤下是更笔挺的修长美腿。
  
      两个姑娘走在一起,两种不同的风格,截然不同的气质,吸引了多少游客路人的目光。
  
      看到他,苏菲皱起的眉头顿时舒展开来,她露出惊喜的笑容,张开双臂跑了过来。
  
      李杜拥抱住她,道:“我都说过我没事了,你干嘛还要过来呢?”
  
      苏菲仰头看着他俏皮一笑,说道;“你确定我们相见的第一句,就是责备我的话吗?”
  
      李杜一愣,说道:“我爱你,当我被绑架的时候,你是支撑我逃脱出去的最大力量。”
  
      萝丝撇着嘴说道:“你真不孝顺,那时候就想起了苏菲?”
  
      李杜叹了口气,道:“当然,还有我爸妈。”
  
      “还有呢?你的臭味相投好兄弟、忠心好跟班、阿喵阿嗷和干脆面,还有提供你住房的房东……”
  
      李杜无奈了:“我都记着,当时你们都是支持我活下去的力量,全都是。”
  
      苏菲嘻嘻笑了起来,拍拍他手臂道:“态度要好点,得知你被绑架了,萝丝警官立马决定陪我来拉斯维加斯。”
  
      李杜心里当然感动,不过他和萝丝之间说不出软话来,便换了话题问道:“你没请假?”
  
      萝丝冷冷的说道:“哪有时间?”
  
      李杜真诚的看着他说道:“谢谢你的关心,萝丝,谢谢你缺勤来看望我。”
  
      萝丝道:“谁说我缺勤了?”
  
      李杜说道:“那你人都来了又没请假……”
  
      萝丝挥挥手道:“我是来送你的女朋友,顺便看看你有没有少个胳膊腿什么的,现在任务完成,我要回去了,继续巡逻,我没有缺勤。”
  
      女警察做事着实干脆利索,作出决定毫不拖泥带水,立马返程回去买票了。
  
      李杜拦住她说道:“先吃饭再说。”
  
      女警察耸耸肩道:“路上吃过了,倒是你女朋友没吃多少,你们相聚吧,我才不当你们电灯泡。”
  
      旁边的哥斯拉说道:“有两个了,不差一个。”
  
      女警察看看他和大奥,两人学着她的样子耸耸肩,见此她笑了起来,说道:“谢谢,不过我真的得回去,我保持着警察局的纪录,不能断掉。”
  
      “什么纪录?”
  
      “连续出勤,从我上班第一天至今,从未迟到、缺勤、早退、请假过。”女警察淡淡的说道,决然回身前往机场售票厅。
  
      大奥小声道:“知道为什么叫她机械战警了吧?”
  
      李杜没说话,他看着女警察笔挺刚强的背影,心里觉得特别孤单寂寞,好像看到一杆长枪插在阵地上。
  
      不动如山,宁折不弯!
  
      苏菲来了,李杜就欢快了。
  
      他换了房间,换成了一间大标间,和苏菲双宿双栖。
  
      到了酒店苏菲手机响了起来,马丁夫人问她怎么还没有和李杜过来。
  
      这时候女医生才想起来,她来的匆忙,没有跟父母说这件事……
  
      苏菲第一次来拉斯维加斯,李杜想带她好好去玩玩,但傍晚时候海瑞集团的罗格打来电话,关心的问道:“李先生,您现在还好吗?”
  
      李杜一听他这么问,就知道他得知了绑架案的事,只不过对方觉得和自己关系不够密切,就没有多问。
  
      他客套了一下,简单介绍了绑架案,说自己没问题。
  
      罗格打来电话不是单纯问候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上次交流,您说您想购买我们集团的股份对吗?我想告诉您,塔提克先生愿意降低股权出售价,不知道您是否感兴趣?”
  
      塔提克是那晚上三个纠缠他的老先生之一,手中握有海瑞集团千分之八的股权,价值一千两百万左右。
  
      李杜问道:“他现在愿意出什么价?”
  
      罗格说道:“他降低了八十万,一千一百二十万。”
  
      李杜手里现在所有钱合起来是一千一百五十万左右,他本来想先买诺曼的股权,诺曼有千分之五的股权。
  
      现在,显然是购买塔提克的股权更合适。
  
      他迅速的考虑了一下,说道:“没问题,罗格先生,帮我联系他吧,我可以吃进这些股权。”
  
      除了要买下这些股权,他还有一件事需要罗格帮助,那就是出售这两幅梵高真迹。
  
      他在网上查过了,梵高的画作现在市场价没有低于一千万美元的,这两幅画卖出,他就可以将诺曼两人的股权也买到手了。
  
      带上苏菲和哥斯拉、大奥,他打车去了海瑞珠宝店,准备开始收购这家顶级珠宝集团的股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