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628.保镖构想 2/5
    出乎预料,这件事没给李杜两人带来什么麻烦。
  
      两个警察到来后摘下躺在地上几个人的头盔,全是黑人青年,戴着鼻环、耳环甚至舌环,打扮的跟鬼一样。
  
      一个年长点的白人警察厌恶的看了他们一眼说道:“法克,摩托狗的成员?哈,他们总算遇到硬茬子了。”
  
      另一个年轻警察给李杜两人介绍,说摩托狗是个小帮派,这些人骑着大马力摩托在周边郊区的公路上游弋,到了晚上碰到落单车子就会拦下抢劫。
  
      “他们使用混合了鸡蛋、石灰粉、清水和白油漆的脏弹,先扔在汽车挡风玻璃上让驾驶员失去视野,逼停车子后就进行抢劫。”
  
      李杜皱眉道:“你们既然知道他们的存在,为什么没有抓捕他们?”
  
      年轻警察无奈的说道:“先生,这些混蛋骑着大功率的摩托车,速度和灵活性都要超过我们警车,我们实在无可奈何。”
  
      “而且,他们不是一直在旗杆市,他们在几个城市之间流窜,我们摸不清他们作案规律。”
  
      摩托狗的成员很狡猾,他们每次作案都会进行地形侦查,抢劫后就跑。
  
      即使有警车盯上也抓不到他们,他们会走提前找好的小巷子或者山地。
  
      摩托车可以在这种地方如履平地,汽车就不行了,所以很多时候警车发现他们了,可最终却无法完成抓捕。
  
      “这次他们碰上了你们这些狠角色,是谁出手搞定他们的?我的天,出手够重呀,赶紧叫救护车吧。”年长警察幸灾乐祸的说道。
  
      李杜说道:“是一个经过的伙计,这些混蛋不光想抢劫,还想侮辱我女朋友,那伙计见义勇为救了我们。”
  
      年长警察踢了地上一个黑人两脚,依然摆着一脸厌恶的表情:“这些垃圾,算他们走运没有落在我们警察手里,否则我请他吃枪子。”
  
      救护车赶到,将几个黑人全部带走。
  
      随车医生进行了检查,说问题不大,他们主要是出现了肋骨骨折、颈椎受压的伤情,去医院进行包扎处理后就行了。
  
      年长警察点头道:“毫无疑问,对他们动手的人是个格斗高手,恰好让他们失去了反抗能力,又不至于让他们重伤。”
  
      警察们给李杜两人做笔录,询问出手人的身份。
  
      苏菲给李杜使了个眼色,李杜不明所以,就没有开口。
  
      女医生隐瞒了沃尔夫冈的身份信息,告诉警察说因为情况混乱、他们当时过于害怕加上天色黑暗,没有看清动手人的具体样子。
  
      做完笔录,两人就可以离开了。
  
      年长警察告诫两人道:“晚上别来郊区这种地方,亚利桑那州的治安你们清楚,晚上这里就是牛鬼蛇神的地盘。下次出事,上帝未必会降下大天使来保护你们。”
  
      美国晚上的治安问题确实要命,有时候在营地聚会晚了,捡宝人们回去就得三五成群。
  
      想想吧,连体格强壮、胆大妄为的捡宝人晚上回家都得结伴,普通人就得更小心了。
  
      这让李杜分外想念老家的治安,在他们老家县城,哪怕到了午夜十二点也可以随便溜达。
  
      在他小时候治安更好,夏天天气热的时候,孩子们甚至可以不用大人陪同,整夜在外面找蝉虫。
  
      两个警察还不错,帮李杜清洗了挡风玻璃上的污渍。
  
      摩托狗的成员们不是简单的混混,他们还有不错的科学常识,制作的这个‘脏弹’很厉害。
  
      脏弹里有鸡蛋,蛋清混合水后会变得极具粘着性,石灰粉和水混合会散发高温,高温作用鸡蛋清会让它们凝结。
  
      还有油漆,这东西一旦沾到玻璃上,用雨刷越刷越脏,可以很快随着雨刷铺满整个挡风玻璃上。
  
      四人只是简单清理,不挡住视野就行,李杜上车后郁闷道:“我是不是得去拜拜佛?又是绑架又是抢劫,我这惹了谁?”
  
      苏菲更郁闷:“我那么虔诚的侍奉上帝,上帝干嘛让我和我心爱的人遭遇这些困难事呢?”
  
      吐槽完了,她又开始忏悔:“噢,对不起,上帝,我不该质疑您的安排,您这么做肯定有特殊用意的。”
  
      李杜在旁边嘻嘻笑,这些基督徒真有意思。
  
      苏菲瞪了他一眼,说道:“别笑,那警察说得对,上帝对我们可不错了,我们遇到了麻烦,他派下了大天使来帮助我们。”
  
      李杜道:“我在拉斯维加斯可没碰到大天使,是我自己想办法跑出来的。”
  
      苏菲亲昵的捏了捏他的脸,说道:“你就是你自己的大天使呀。”
  
      李杜厚着脸皮道:“那我是不是你的大天使?”
  
      苏菲笑道:“当然是,我刚才并不怕,因为你在我身边。”
  
      李杜停下车,拥抱着她道:“来,给大天使个吻。”
  
      后面他们到了马丁夫妇的住所,听到车声,马丁先生出来接他们,同时抱怨道:“你们怎么才来?”
  
      马丁夫人看到了苏菲的嘴唇,笑道:“显然,他们在路上处理了点感情问题。”
  
      苏菲的嘴唇很敏感,只要使劲一吮吸就会变得通红,再使劲点那就直接肿了。
  
      马丁先生也注意到了,耸耸肩道:“好吧,小伙子小姑娘们刚在一起,这能理解。”
  
      李杜真得为未来的老丈人和丈母娘点赞,两人可以说相当开明,而且对他这个准姑爷没的说,显然也是很看好他的。
  
      苏菲着急解释道:“不是,我们不是这原因,我们在路上遇到了抢劫,你们看车窗玻璃。”
  
      两个老人去看了看车窗玻璃,回来后脸色就有些难看了:“怎么会这样?”
  
      李杜安慰他们道:“没什么,这次我们不小心遇到了几个小混混,以后我们尽量不再晚上出行了。”
  
      马丁先生颓然道:“我搞不懂,现在警察更多了,警用力量更强大了,为什么治安反而更差了呢?这可不是底特律,也不是孟菲斯呀!”
  
      李杜能说什么?美国的治安反正就这个熊样。
  
      连续两次遭遇治安上的威胁,他在考虑自己是不是要雇佣个正儿八经的保镖了。
  
      大奥适合吓唬人,哥斯拉战斗力强,可他们都做不了保镖,保镖可不是能打就行了,得接受正规且系统的训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