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645.收获愈多 4/5
    面对众人怀疑的目光,李杜失笑道:“这怎么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你开着皮卡车呢。”有人说道。
  
      一个准备进入国家公园的矿石捡手说道:“嗨,老查理,别没事找事,我们知道这伙计不会这么干,他很仗义!”
  
      旁边还有人说道:“对,要不是神奇小子,上次康比特那些狗娘养的不知道会从这里骗走多少钱!”
  
      “他不光干了这个,倒霉的老戴克他们的钱就是这伙计给赔付的。”
  
      李杜点头致谢,感谢这些素不相识的矿石捡手为自己仗义执言。
  
      一个光头黑人向他伸出手道:“我们尊敬你,旗杆市的神奇小子。”
  
      还有一些捡手对李杜态度却不友好,一人冷笑道:“他真是仗义,他简直是慷慨解囊的使徒彼得。”
  
      使徒彼得是《圣经》里的重要人物,是基督教的基石级领导。
  
      这捡手的话是个典故,根据《圣经》记载,耶稣曾在被捕之前预言,彼得会在鸡啼以前连续三次不肯承认认识他。
  
      结果,他在耶稣被审讯时因为害怕,果然三次不肯承认与耶稣的关系。
  
      为此,彼得一直都很后悔。后来当他在罗马殉教之时,他对行刑者要求把他倒过来挂在十字架上,因为他自觉与耶稣不配。
  
      而在耶稣复活以后,作为对他三次不肯相认的回应,亦曾三次要求彼得喂养他的信徒,做一个慷慨的义人。
  
      不过,用使徒彼得形容人慷慨大方,往往稍微有点讽刺意思,因为他的大方是有条件的,是耶稣要求的。
  
      李杜不是基督徒,对《圣经》更没有研究,所以他听不出其中的讽刺。
  
      可是有人能听出来,光头捡手怒视那人道:“用无端的理由来猜测一个人的好意,这很卑鄙,这真的很卑鄙。”
  
      “你说谁卑鄙?”那捡手挂不住脸了,露出愤怒情绪。
  
      光头捡手针锋相对的怒视着他道:“你认为呢?我除了说你还能说谁?怎么,想动手?”
  
      李杜拦住他,笑道:“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何必和这些小人一般见识呢?”
  
      光头捡手看着他说道:“伙计,上次你帮了很多人,我们都看到了,我们很感谢你,希望你别因为几个小人而误会我们这个团体。”
  
      “这当然不会,矿石捡手和我们捡宝人一样,林子大了难免什么鸟都有,但整体还是好人多。”李杜说道。
  
      有人鼓掌道:“你真是金句百出啊,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哈哈,这些话很有意思。”
  
      李杜只是翻译了一些汉语中的俗语罢了,对于众人的赞赏,他倒是不敢当。
  
      在门口纠缠了一会,他开车进入国家公园。
  
      照例,进入的时候保安检查了他的汽车,防止车上带有什么违禁品,比如小型挖石机和传送机之类。
  
      一切没问题,他们跟随保安前往选择的石滩。
  
      到达之后,哥斯拉和狼哥开始用绳子圈地,这是每次工作前的必要准备。
  
      根据规定,绳子圈起他们租赁的土地,他们只能在这些土地上寻找宝石。
  
      除了圈起整块土地,哥斯拉还用绳子将土地分成了一块块,这是李杜选择的参照物,小飞虫一块块搜索。
  
      这两公顷土地是他精心选择的,里面火欧泊数量更多一些。
  
      在国家公园里,李杜感觉自己就像是进入黄金矿的龙,放眼望去都是珍宝,只要仔细搜索,隔着几分钟就能找到一块火欧泊。
  
      有了这收益,他已经想明白了,还干个球的仓库淘宝,老老实实在这里寻找火欧泊算了,一天收益比仓库淘宝一个月还要多呢。
  
      他正愉快的干着活,狼哥大踏步走了过来,说道:“老板,又有飞行器。”
  
      李杜昂头看向天空,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小黑影。
  
      这次对方非常谨慎,飞行器飞的很高,而且在不断移动,除非用专业的高射武器,否则没法打下来。
  
      李杜骂了一句,问道:“你有没有办法再干下它来?”
  
      狼哥说道:“现在不行,给我时间,制作一台高射炮,那就没问题了。”
  
      李杜震惊道:“你能制作高射炮?”
  
      狼哥想了想解释道:“不是你理解的高射炮,只是利用强压定向射出东西的铁筒,只能对付这些民用飞行器。”
  
      这也很厉害了,李杜现在明白为什么各国那么严格的盯着退役的特种兵,他们在社会上就是行走的武器库。
  
      他问狼哥多久能做出来,狼哥说得寻找工具和原材料,起码需要半个多月。
  
      时间太久了,根本没用,李杜摇头否决了他这提议,这样的话他还不如用小飞虫去摧毁这些飞行器。
  
      当然,这也是下下之策,因为对方显然不止一台飞行器,他可以毁坏一次,不能此次毁坏。
  
      否则,正常飞行器飞到他头顶就坠毁,无论如何人们也会怀疑这里面有猫腻。
  
      好在这个高度下的监控,对方具体看不到他在干嘛,只能大概看到他们的身影。
  
      毕竟飞行器上搭载的是普通摄像头,不是军用无人机搜索雷达。
  
      李杜撑起伞,这样即使飞行器上有雷达也没用,除非它们的摄像头还有透视能力。
  
      下午收获颇多,小飞虫连续扫了一公顷的土地,他发现了上百块质地不错的火欧泊,合起来得有上千万价值。
  
      日落西山,夜色逐渐降临。
  
      李杜招手示意哥斯拉和狼哥准备吃饭,伊凡娜很积极的坐在父亲架起的篝火堆旁,左手阿喵右手干脆面,在等着开饭。
  
      去车里拿了些食材,然后李杜走过来后问道:“我今晚准备烤点东西吃,还想焖烤一点东西,有没有更适合的炉灶方式?”
  
      狼哥点头道:“有,避风火塘。”
  
      李杜说道:“做起来复杂吗?”
  
      狼哥道:“交给我,正好这里的地形合适。”
  
      他去了旁边的小山丘,在避风一面的坡底位置挖了一个方形大坑。
  
      这个坑大概有20公分的深度,宽度长度都是一米多,狼哥很快用树枝、铁丝和帐篷杆绑了个三角架。
  
      锅子挂在架子上,坑里放上干柴和无烟碳,一个野外灶台做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