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655.不爽 4/5
    帅哥站在宾利旁,眼睁睁看着女神上了一辆脏兮兮的车,跟着一个乱糟糟的男人走了。
  
      公交站台旁还有其他等车的人,看到这一幕他们笑了起来,有人说道:“美女喜欢坏小伙,伙计,你不够坏。”
  
      帅哥自嘲的笑道:“即使是小丑和洛基来了也没用,那是她的男朋友,不过过段时间,她会成为我的女朋友。”
  
      皮卡车里,李杜说道:“刚才那伙计想追你?”
  
      女医生说道:“或许吧,他叫约翰尼-格拉茨,一名内科医生,青年才俊哦,你得有点危机感,他一来医院就迷倒了一堆女医生女护士和女病人。”
  
      李杜轻松的说道:“没事,他迷不倒我的苏菲就行了。”
  
      女医生摇头道:“未必,你的苏菲也不是什么很心志坚定的姑娘,特别是你老是不在她身边。”
  
      李杜道:“但我不是一个人在作战,是吧?”
  
      他回头吹了声口哨,趴在驾驶座和副驾驶座后背上的阿嗷阿喵蹦着跳着往他们怀里钻。
  
      苏菲咯咯笑了起来,说道:“别闹别闹,回家我会亲亲你们,分开这么久,你有没有想我?”
  
      “当然想你,每天都想你呢。”李杜开启甜言蜜语模式。
  
      苏菲拉长声音道:“抱歉,我问的是阿喵!”
  
      李杜:“……”
  
      小别胜新婚,开车到了苏菲门口后,李杜停车立马拥抱苏菲,张开嘴就亲了上去。
  
      苏菲很热烈的回应,阿喵、阿嗷和干脆面不满的叫了起来:“嗷嗷喵呜吱吱呜呜!”
  
      它们本来在苏菲怀里,李杜这么挤上来就将它们夹在了中间,跟夹三明治一样。
  
      这样,李杜努力拥抱苏菲,苏菲努力向他怀里凑,将它们夹得喘不过气来,只能惨叫抗议。
  
      李杜跟拔萝卜一样,一个个拔出来扔到后座去,三小坐在后座气喘吁吁,跟逃了一命似的。
  
      两人在车里腻歪到天黑,又去屋子里坐在沙发上继续腻歪,然后李杜做了点饭,继续腻歪。
  
      可惜只能接吻,不能干点别的,搞得李先生跟身体里埋了一座火山似的,最后离开的时候都要爆炸了。
  
      回到松树之冠,他打开门后看到罗裙坐在沙发上看书,便笑道:“哟,很努力呀,怎么着,这是准备进步一下?”
  
      罗裙抬起头,用冰冷的目光扫视着他。
  
      “怎么了?”李杜莫名其妙。
  
      “我们当时找到的欧泊全是假的,真的宝石在哪里?”
  
      李杜干笑道:“你说什么?什么欧泊是假的?”
  
      罗裙撇嘴道:“我就知道你跟这个案子有关,显然,真货被你偷走了?”
  
      李杜露出茫然表情,道:“你到底在说什么?”
  
      罗裙恨恨的说道:“还装傻,你真傻,竟然这么回应我。你在国家公园又待了十多天,能没听说关于赝品火欧泊的消息?”
  
      “你知道警察找到的是赝品火欧泊,我问你的时候,如果你真和这件事没关系,你应该回答我:我不知道。而不是跟个娘们似的,‘你说什么’、‘到底在说什么’……”
  
      罗裙捏着嗓子说话,跟傍晚时候的苏菲似的,不过苏菲让李杜觉得好玩,罗裙让李杜觉得犀利。
  
      这女人能成为警察,绝对是靠能力。
  
      李杜保持镇定,说道:“你知道,我这个人干起活来……”
  
      “OK、OK,别害怕,不管真欧泊在哪里,这件案子已经结束了,我就是想满足一下好奇心而已。”罗裙打断他的话。
  
      李杜被噎住,满脸无奈。
  
      罗裙伸了个懒腰,懒洋洋的说道:“晚安,不着调的房客,不过感谢你的帮助,这次我可是出了风头。”
  
      州警察局安排的专案组到达公园不足两天就破了案,这件事让警察局大为得意,联系媒体吹嘘了一番。
  
      罗裙是首功之臣,自然也跟着警察局沾了光,在媒体面前好好露了一把脸。
  
      现在,罗裙在旗杆市警察局的地位水涨船高,已经不再是那个谁都可以欺负的华人女警察,而是华丽变身为有色人种标兵。
  
      这是美国各行业很有意思的一点,很多行业,白人对有色人种都有歧视,但这限于底层,如果往上升起来了,那有色人种反而成了晋升和宣传的一种优势。
  
      对美国人来说,明面上支持有色人种、附和有色人种已经成了政治正确的事,当然,在这些时候,黑人往往是最沾光的一个。
  
      罗裙以前在警察局总是被同事抵制、打压,可是随着李杜帮她出头帮她打理人际关系、艾莉森成为她搭档,后面她不断做好,她的地位越来越高。
  
      直到这次,罗裙漂亮的破获了国家公园国有资源非法侵占一案,州警察局通过媒体将她推向了公众。
  
      这时候她在警察局的地位更高了,几乎和当地警察局局长一样,没有警察再敢得罪她,明面上有什么配合媒体的事,也都是她出面。
  
      第二天李杜跑步时候买了一份报纸,从报纸上就更了解这点了,当地好几家媒体都给罗裙做了专题,称她为金色女卫士。
  
      看过报纸,吃过早餐,李杜联系了佳士得和洛杉矶艺术品收藏中心派来鉴定油画的鉴定师。
  
      对方提出直接上门来鉴定,李杜想起上次上门的骗子同胞,那件事给他留下了不好的回忆,于是他改了一家咖啡厅。
  
      挂了电话,他便带上两幅画去了咖啡厅,过了半个多小时,两拨专家才先后姗姗来迟。
  
      先到来的是佳士得拍卖行国际油画部门的鉴定师,一共有四个人,年纪都在五六十岁。
  
      他们到达后刚做完自我介绍,洛杉矶艺术品收藏中心的两名鉴定师也到了,这两人要年轻很多,看起来都不到四十岁。
  
      双方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看起来不怎么重视这件事,表现出的态度都很轻松自如。
  
      李杜本来对于自己等待半小时这点就不太爽,因为自从罗格帮他联系,这些人可是拖了二十多天才来的。
  
      他又不是白白让这些人来忙活,鉴定两幅画他要出钱,合起来鉴定费达到八万美元,结果对方表现的还这么不在乎、不上心,这让他更不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