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656.前后变化 5/5
    在很多行业中,一份工作找两帮人这是禁忌,会让对方感觉自己受到质疑。
  
      但艺术品鉴赏并非如此,一般一件珍贵艺术品都要找三个以上的权威鉴定机构进行鉴赏。
  
      这跟买家有关系,全球那么多买家,他们不可能信任同样一家鉴定机构,有的信任这家,有的信任那家,那要卖出好价钱,最好就是这家那家都进行鉴定。
  
      罗格帮李杜联系的比较全面,两家鉴定机构都很有权威,一家是商业性质的拍卖行,一家是专精收藏路线的博物馆,基本上可以让所有买家接受最终出来的鉴定结果。
  
      两家机构的专家都认识,他们见面后先彼此握手,在一起寒暄了起来:
  
      “哈,凯文老师,在这里遇上你真开心,待会出来鉴定结果后我们去喝一杯?”
  
      “当然,桑德斯先生也来了?上次在纽约见面的场景我还历历在目呢。”
  
      “苏格里博士,很高兴能见到您,请坐请坐。”
  
      这些人表现很热情,可他们的热情是针对彼此,李杜作为客户,反而没人在意,这怎么说也说不过去。
  
      不过李杜好脾气,只是心里有点不满,倒没有表现在表情上。
  
      寒暄之后,双方落座,年纪最大的凯文博士说道:“李先生,我想您现在可以拿出油画了,但在鉴定之前,我有句话想说一下,可以吗?”
  
      “随便。”李杜喝着咖啡说道。
  
      凯文博士用手指敲了敲桌子,道:“根据罗格先生所说,您要鉴定的是梵高分别创作于1882年的《斯海弗宁恩海滩》和1884至1885年的《离开尼厄嫩教堂》。”
  
      “对。”
  
      凯文博士苦笑一声,道:“这两幅画在大约四十年前被人盗走了,后来市场上就出现了很多《斯海弗宁恩海滩》和《离开尼厄嫩教堂》,所以,我希望你做好准备。”
  
      李杜明白他的意思,问道:“你怀疑这是两幅假画是吗?”
  
      旁边供职于洛杉矶艺术品收藏中心的专家桑德斯回答道:“或许是高仿品,很难看出它的真假,总是有人会产生误会。”
  
      李杜微笑道:“我明白了,你们鉴定吧,无论什么结果我都接受。”
  
      几个专家对视一眼,示意李杜打开油画,他们开始工作。
  
      罗格请两帮专家,也是出于有两幅画的考虑,正好分开,一帮人各自负责一幅画,然后再交换意见。
  
      油画鉴定是一件简单又复杂的事,说它简单,是因为如果它是赝品,那专家们只要找到一个漏洞就行,就能断定结果。
  
      但如果这幅油画是真的,要给出真品的鉴定结果那就费劲了,需要专家们从方方面面进行检查和辩证,然后才能做出结果。
  
      拍卖行这边鉴定的是《斯海弗宁恩海滩》,这幅作品用粗线条和明亮的金黄色表现暴风雨来临前咆哮、激荡的大海,气势十足。
  
      油画打开,几位专家打眼一看就纷纷倒吸一口凉气。
  
      名家终究是名家,梵高能引流一个多世纪的油画潮流,可不是因为大家在炒他,他的油画确实有非同一般的魅力。
  
      在画布之上,这幅画像展现出了一个恢弘的场景,专家们见多了梵高真迹和赝品,只是一眼,他们就有所感觉:这可能是真画!
  
      艺术品行业很注重感觉,也就是第六感,很出色的老牌专家,看一样艺术品的时候,先跟着感觉走。
  
      感觉这是假画,那就找漏洞,感觉这是真品,他们就向着真作的方向来进行论证。
  
      凯文博士用放大镜仔细观看画作线条,说道:“油画色彩足够奔放大胆,线条勾勒细致僵硬,带有日式版画的风格,画像不具有标准的‘立体的真实感’,符合梵高画作特色……”
  
      “画布粗糙、有破损和虫蛀,表面沾染有小沙粒,沙粒嵌入画布已经结合为一体,显然时间已久……”
  
      “根据历史记载,梵高创作本画期间待在海牙附近的斯海弗宁恩海滩上,他需一边作画一边抵抗海风肆虐,许多吹袭而来的沙子和着潮气打在画上,最终留下……”
  
      四个人里有三个人在进行鉴定,一个人记述他们说的画,其中三个鉴定专家中,凯文博士使用放大镜观察,苏格里博士考据画布、涂料,另外一位则用小机器在扫描画像。
  
      随着鉴定展开,两帮专家的表情越来越凝重、目光越来越认真,不再像现在那样轻浮。
  
      李杜明白了,这两帮人刚才之所以不把自己当回事,是因为他们估测自己的画是假画,把自己当做妄图一夜暴富的笨蛋。
  
      鉴定进行了两个半小时,李杜跟着专家们学习,虽然他听不懂这些人说的术语,也跟不上他们的鉴定思路。
  
      但是,他确实又学到了一些东西,这对他的事业发展绝对有帮助。
  
      洛杉矶艺术品收藏中心这边率先出了结果,油画专家桑德斯震惊的看着他道:“上帝,这幅《离开尼厄嫩教堂》是真的!”
  
      李杜笑道:“那真是太棒了,不过不是惊喜,我知道它们是真的,真画总能让人一眼就分辨出来。”
  
      桑德斯和同事从随身携带的包里拿出一张鉴定书,开始写他们的鉴定结果,然后签名、盖章。
  
      又过了一刻钟,佳士得那边的鉴定结果也出来了,四个人同样一脸惊讶表情。
  
      凯文教授说道:“李先生,经过我们鉴定和协商,我们一致认定,您的这幅画是真品,您找到了遗失接近半个世纪的世界名画!”
  
      李杜道:“我太幸运了,这真是一件让人开心的事。”
  
      双方不敢再小瞧他了,对待他的态度顿时大变,一口一个‘李先生’、说话期间点头哈腰,话里用的都是敬语。
  
      接下来他们互换了两幅画继续进行鉴定,这又得需要两个多小时。
  
      不过双方并不嫌累,反而越来越精神,情绪越来越亢奋。
  
      对于他们这些爱好艺术品和油画的人来说,能够鉴定世界名画是一种享受,也是一个提升自身技巧和积累经验的好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