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663.福老大的人脉 2/5
    完成了股权交割事宜之后,李杜马不停蹄的回到旗杆市。
  
      飞机降落在旗杆市机场,李杜先去了银行一趟。
  
      这次他给父母打了一百万人民币回去,然后又拿出三十万美元分成了四份,存入了四张银行卡中。
  
      两个银行卡是十万美元,两个银行卡是五万美元。
  
      出门,他给了哥斯拉、大奥和狼哥一人一张银行卡。
  
      狼哥一愣,问道:“这是?”
  
      大奥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兴奋的笑道:“这是奖金,年底奖金吗?”
  
      李杜道:“不,现在才十一月,着急拿什么年终奖?这是最近一段时间的奖金。好好跟着我干,你们迟早都会成为千万富翁。”
  
      哥斯拉的银行卡里是十万块,其他两人是五万块。
  
      他们去银行查询之后,最兴奋的成了狼哥。
  
      摩挲着这张银行卡,他喘着粗气说道:“呼呼,太好了,呼呼,这简直太好了,老板,我会继续努力的。”
  
      借着这机会,李杜问出了一直以来的疑惑:“狼哥,伊凡娜是怎么回事?你需要一百万干嘛?”
  
      狼哥兴奋的情绪低沉下来,他说道:“她需要动一个很大的手术,这个手术至少需要一百万美元。”
  
      见他避而不谈问题的重心,李杜明白他不想说这件事,就不再谈下去。
  
      哥斯拉将手中银行卡递给他,狼哥愕然:“啊?”
  
      墨西哥大汉耸耸肩道:“借给你。”
  
      狼哥一脸茫然,道:“什么、什么意思?”
  
      大奥也将自己的银行卡递给他,说道:“显然,伙计,你现在需要攒钱给女儿做手术。作为同事,我们得帮助你。”
  
      狼哥断然摇头道:“多谢,两位,但是……”
  
      “没有但是,”大奥说道,“我也是一位父亲,我不知道伊凡娜怎么回事,不过我知道不管是什么疾病,都是越快动手术越好。”
  
      他恋恋不舍的将银行卡在嘴上亲了亲,然后强制的塞进狼哥手里。
  
      狼哥摇了摇头,却没有再开口拒绝。
  
      大奥拍拍哥斯拉的肩膀道:“兄弟,借你的钱我得晚点还。”
  
      哥斯拉闷声闷气道:“我死之前给我好了。”
  
      大奥哈哈大笑:“别踏马胡扯!”
  
      狼哥这才知道大奥还欠着哥斯拉钱,说道:“你同样需要钱,伙计,算了……”
  
      “你比我更需要。”大奥推开他递回来的银行卡,“我们这个团队的规则之一就是,一方有难八方支援。”
  
      狼哥喃喃道:“一方有难,八方支援?”
  
      大奥道:“耶,就是这样。”
  
      狼哥使劲点了点头,他对大奥和哥斯拉伸出拳头道:“很棒的团队规则,我很荣幸能够和各位并肩作战。”
  
      大奥和哥斯拉笑着和他撞拳,狼哥也笑了起来。
  
      另外一张十万美元额度的银行卡自然是给汉斯准备的,汉斯在很努力的销售他们之前在仓储拍卖会上搞到的货物,作为老板,他得进行奖励。
  
      此外,这段时间汉斯和撸官两人合作着参加了几次亚利桑那州内部的仓储拍卖会,都有不错收获,给公司赚到了一些钱。
  
      当然,对现在的李杜来说,这些钱也不算什么钱了。
  
      汉斯拿到银行卡小吃一惊,也以为发年终奖了:“距离新年还有一个月,提前发年终奖吗?”
  
      李杜道:“这不是,给你的零花钱。”
  
      汉斯关切的上去伸手摸他的额头,李杜推开他问道:“你怎么了?”
  
      “我看看你是发烧了还是发神经了,给这么多钱?这可真够让人激动的。”
  
      李杜对他翻了个白眼,道:“我以前给你分的钱还少吗?”
  
      汉斯琢磨了一下,恍然道:“也不少,不过你现在肯定发财了,找到不少火欧泊?否则怎么这么大方?”
  
      李杜:“……”
  
      汉斯这货是分析他心理的好手,一件小事就猜出了答案。
  
      不过他没有承认,含糊其辞的说道:“确实发财了,我最近搞到了两幅画,是梵高的真迹,合起来能卖几千万呢。”
  
      汉斯被这消息震住了:“什么?你运气这么好,梵高的真迹?你发财了?”
  
      李杜耸耸肩道:“对,是梵高的真迹,不过还没有卖出去,所以还算不上发财。”
  
      汉斯道:“把这两幅画的信息给我说一下,我说不准能给你找一个买家。”
  
      李杜鄙夷的看着他道:“你来找买家?几千万的画呀我的大兄弟。”
  
      他这句话说完后不到半小时,汉斯帮他联系上了客户,有人答应赶过来看看画,如果是真迹,那愿意出钱买下。
  
      这次轮到李杜震惊了:“你给我找了买家?你的路子可够野的呀,连这种能买得起千万级画作的富豪都认识?”
  
      汉斯耸肩道:“实际上你也认识。”
  
      “谁?”
  
      “来了你就知道了。”
  
      没过两天,买主来到旗杆市,汉斯和李杜开车去接人。
  
      在机场外面,一个青年在一名老人的陪伴下向他们走来。
  
      看到这青年,李杜笑了起来。
  
      汉斯说的没错,他也认识,这是他们曾经的客户、住在洛杉矶比弗利山庄的害羞青年,帕斯特罗-波特。
  
      不过他的害羞是在女人面前,在同性面前还是很大方的。
  
      波特和两人打招呼:“嗨,福老大、李,很高兴再度见到你们。”
  
      看到波特,李杜就知道这次生意稳了。
  
      波特能住在寸土寸金的比弗利山庄,肯定是有钱人,而且这人不光有钱还好说话,只要是他看中的东西,价钱很好谈。
  
      陪同在波特身边的老人名叫卢恩-雅各布,是一名油画专家、梵高画作研究专家,加州艺术学院的老教授,这次陪他过来鉴赏两幅画。
  
      两人关系不是简单的雇佣,波特对他态度尊敬。
  
      接上两人,李杜开车带他们返程。
  
      路上他才知道,现在汉斯和波特关系处的不错,上次出售明星签名体育用品,就有一些卖给了对方。
  
      汉斯道:“前几天我听你说过,你想购买一件有分量的艺术品作为礼物,所以当我得知我的兄弟有两幅梵高真迹想要转让的时候,我第一时间就想到了你。”
  
      波特是个实诚人,听了这话诚恳的微笑道:“谢谢你,福老大,我会给你满意的中介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