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666.叫什么叫 5/5
    李杜拒绝了汉斯的提议。
  
      如果他没有和苏菲恋爱,如果他没有从国家公园收获这么多的宝石,他或许对这样的行动还有些兴趣。
  
      旅行拍卖是一桩很苦很累的活,‘旅行’这个词只是苦中作乐而已。
  
      捡宝人参加旅行拍卖可不是出去玩,他们是出去赚钱的,要前往他乡异地,在一群外地人中碰运气找宝贝。
  
      这是一个很艰苦的过程,一是环境改变,需要适应新的环境;二是路上奔波辛苦,身体累、心灵也累;三是会遭遇很多外乡人的抵制。
  
      就像图森帮霸占图森市一样,其他州的捡宝人也将自己所在地区看做自己的地盘,去人家地盘上抢食吃,怎么能没有矛盾?
  
      旅行拍卖完全靠运气,碰上哪里有拍卖会就去哪里,这样没有内部消息、没有同行通气,要找到有价值的仓库很难。
  
      还有一点就是,李杜一行在旗杆市有营地这个大本营,他们找到东西最好带回来,那样的话路途很遥远,代价很高。
  
      如果不带回来,在当地进行销售,赚到的钱太少,李杜看不上。
  
      他摇头拒绝:“算了,不去了,快到圣诞节了,我们还是老老实实待在这里休息一段时间吧。”
  
      汉斯很遗憾的说道:“休息一个月?会浪费很多时间呀。”
  
      李杜道:“这一个月总不会没有仓储拍卖会了吧?即使没什么好仓库拍出,那我们可以进入其他行业,比如旧货交易?”
  
      他们的营地每天都有旧货交易捡宝人来来往往,李杜对这个市场也有了足够了解,觉得这行业挺有意思的,可以去试试,上次他可是在旧货市场尝到了甜头,小飞虫吸收不少时光能量。
  
      汉斯摊开手道:“你是BOSS,你说的算,旧货交易市场可不好混,你确定你要进入新的行业?”
  
      李杜随意的打了个响指道:“放轻松,伙计,一切简单。”
  
      他不是说说就算的,他真打算在没有仓库的日子里,去旧货市场转转。
  
      十二月初,冬季的气息彻底笼罩住了亚利桑那州。
  
      亚利桑那州是一个内地州,拥有亚热带大陆性的气候,一年中不是干旱就是半干旱。
  
      这个州有两个十分明显的特色,一个是空气比较干燥,还有一个就是天空比较晴朗,合起来就是温度比较高。
  
      在这个洲的南部是沙漠,这里的气温很极端,最低的时候差不多有零下四十度,最高温度也差不多达到了五十三度,全年温差很大。
  
      李杜他们所在的旗杆市位于中部偏北方,整体来说,气候比较好,所以有钱人喜欢到这里来买房置业做度假用。
  
      不过,旗杆市这个‘气候比较好’的评价适用于春夏秋三季,这三季亚利桑那州大部分地区干旱而燥热,旗杆市因为靠近大峡谷和科罗拉多高原,气温较低,住起来比较舒服。
  
      但到了冬季,旗杆市的温度就冷起来了。
  
      李杜早上起床穿了一件皮夹克,觉得还有些冷,就抱起了阿喵放在腿上。
  
      他先开车去苏菲家里送她去上班,然后再前往营地。
  
      车子开在路上他往外看,此时的大地挂满银霜,冬季的气息非常浓郁,树上地上没有多少绿色了。
  
      几只驯鹿在荒原里漫步,它们是从就近的丛林公园里跑出来的,跑到农田来找食物。
  
      一些阿米绪人乘坐马车牵着狗前去农田保护自家农作物,现在美国野猪和野鹿泛滥,数量众多,阿米绪人的农田是它们最心仪的食堂。
  
      阿嗷趴在车窗往外看,看到驯鹿或者马鹿后就兴奋的嗷嗷叫。
  
      这是它的天性,阿嗷骨子里流淌着狩猎荒原的血液。
  
      路上李杜碰到了阿米绪邻居托马森,他停下车打了个招呼:“嗨,老伙计,早安。”
  
      托马森乘坐着他送出的马车,这个马车的座位很宽大,他坐在中间,两边各有一只看起来很凶悍的恶霸犬。
  
      恶霸犬是肌肉狗,长得五大三粗、满脸凶相,实际上它们脾气很温和,是美国人很喜欢的陪伴犬。
  
      两只恶霸犬已经成年,蹲在马车座位上威风凛凛的扫视四周,不用说,它们是托马森专门训练来驱赶野猪和鹿群的。
  
      恶霸犬长得很吓人,叫起来更吓人,不光人害怕,野兽也害怕。
  
      不过就像前面介绍那样,它们脾气温和、胆怯害羞,没有什么攻击性,不会伤害身边的人,因此特别适合被人养来驱赶野兽。
  
      托马森还没说话,看到李杜从车里探出头,两只恶霸犬先吼叫了起来:“汪汪汪!汪汪汪!”
  
      怒瞪的脑袋、狰狞的利齿、凶悍的眼神,还有桀骜竖起的小耳朵,恶霸犬骄傲的向李杜展示自己的强悍。
  
      可是它们不知道,李杜车里有个真的很强悍的东西。
  
      李杜车子的车窗全部关闭,阿嗷之前被关在里面,恶霸犬没发现它。
  
      但它发现了恶霸犬,或者说,看到了猎物。
  
      不用怀疑,对于墨西哥狼来说,这些狗都是食物,一口就能咬死叼走。
  
      本来它被关在车里,对恶霸犬没什么兴趣,结果发现对方竟然冲着自己叫唤,它顿时怒了:哟,这是挑衅啊?
  
      阿嗷从后座钻到李杜怀里,然后用脑袋挤开他的脑袋,后腿一蹬达,跟踩着弹簧一样从车窗口窜了出去。
  
      跳落在地上,阿嗷先伸展身躯昂起头仰天来了一声长啸:“嗷嗷!嗷呜呜!”
  
      狼嚎响亮、犀利、震撼人心,声音在旷野中传出老远,一些生活在野外、见识过狼的鹿立马吓得拔腿狂奔。
  
      拉车的夸特马也被吓到了,唏律律的叫着就要慌张逃跑。
  
      托马森急忙拉住它,下车去抚摸它的颈部安抚它,让它安静下来。
  
      夸特马这边安静下来了,恶霸犬们那边慌乱了。
  
      阿嗷四肢肌肉一颤,轻松的跃上了马车。它的前爪扒拉着座位、后腿撑地,伸长脖子对着两只恶霸犬张开嘴嚎叫了起来:“嗷呜嗷呜!”
  
      远比狗牙更狰狞的狼牙露了出来,两只恶霸犬吓尿了……
  
      没有夸张,李杜看到了,这两只恶霸犬的胯下迅速的出现了一滩清水,它们竟然被吓得尿失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