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693.老鼠洞里说丰年 2/5
    李杜跑去地头拿了一把铁锨,干这活得用圆头铁锨,方头铁锨不方便。
  
      拎着铁锨,他去了阿喵找到的老鼠洞位置。
  
      哥斯拉两人刚刚完成犁地,老鼠洞被泥土堵住了,李杜用手扫了扫,扫掉一层泥土后找到了儿童拳头大小的一个洞。
  
      汉斯披上棉衣跟过来,兴致勃勃的问道:“你要干嘛?”
  
      干了一会农活,他这会不冷了,恢复了跳脱的性子。
  
      李杜搓搓手说道:“你等着瞧吧,我给你弄点吃的。”
  
      一听有吃的,正干的热火朝天的哥斯拉停下脚步,双手一摁木架将犁刀深深的插进了土地里,问道:“吃的?”
  
      “对。”
  
      这样他和大奥也不干活了,围到李杜这边看热闹。
  
      见四人聚集在一起,地头上抽烟的李父问道:“你们在干嘛?怎么啦?”
  
      李杜回头道:“找到一个老鼠洞,我要挖开,里面有粮食。”
  
      李父摇头,说道:“未必,这边隔着县城太近了,周边有垃圾场,老鼠饿了去垃圾场找吃的,不会存粮食了。”
  
      “就是里面有粮食,你挖它又有啥子用?现在谁家还缺粮食吗?”李杜一个本家大伯笑道。
  
      “就是,小杜,你这还带着外国人呢,带他们挖老鼠洞掏粮食?这会不会让他们以为咱们中国还贫穷落后着?”
  
      李杜道:“我是为了好玩,从上高中开始就没再掏过老鼠窝了,这个老鼠窝肯定有粮食。”
  
      一个看热闹的点点头道:“嗯,这边农田一直种庄稼,老鼠要是愿意存粮食,里面估计少不得有花生、苞米、豌豆和地瓜土豆啥的。”
  
      李杜估计这老鼠洞里会有粮食,阿喵抓到的这个老鼠很肥,皮毛不脏而是油光发亮,说明它存粮足够多且觅食的地方很干净。
  
      推测一下就知道,老鼠皮毛光洁证明它不是在垃圾堆生活,它长得胖说明食物充沛、运动量少。
  
      总结起来就是,这老鼠在洞里藏了很多粮食,它天天就宅在洞里猫冬,这才会又胖又干净。
  
      李杜用铁锨挖老鼠洞,鼠洞蜿蜒而下,斜着一连挖下去一米多还没有挖到洞穴,而是发现了两条岔路。
  
      汉斯一愣,道:“这是怎么回事?”
  
      李杜道:“我们文化中有个词语叫狡兔三窟,老鼠也是这样,瞧我的,看我找出它老窝来。”
  
      干这样的活就是为了一个乐趣,因此他没用小飞虫去探索这两个洞到底哪一个才是老鼠粮仓。
  
      沿着一个洞口往下挖,又挖出去半米远,这时候铁锨挖到了一些花生皮和玉米棒碎片。
  
      见此李杜精神一振,嗯,有戏,这是快挖到它老巢了。
  
      果然,再往下挖就不是通道而是洞穴,这时候他小心的用手往外掏土,扩大洞穴,再掀开洞穴顶,里面的东西出现在他们面前。
  
      这个洞穴面积颇大,占地得有一个平方米,整体形状不规则,里面往后又延伸了几个小洞。
  
      每个小洞里都有粮食,最多的是花生,然后是玉米,还有几个红薯和土豆,其中有的红薯发芽了,土豆保存不错。
  
      除了这些粮食,这洞穴里竟然还有几个鸟蛋。
  
      李杜数了数,一共五个鸟蛋,蛋壳是绿色的,外表有些凹凸不平,闪烁着明亮的光泽,摸起来很顺滑。
  
      五个鸟蛋个头比鸡蛋要小一些,比麻雀蛋和鹌鹑蛋又要大很多。
  
      他第一次看到这种鸟蛋,就拿起一个去问老爹:“爸,这是什么蛋?”
  
      正在火热聊天的李父等人抬头一看,有人眼睛亮了,道:“哟呵,野鸡蛋?这是正儿八经的野鸡蛋呀。”
  
      在很多地方野鸡蛋就是山鸡蛋的别称,在李杜家乡这边,野鸡蛋就是正儿八经野鸡下的蛋,以前周边有大片湿地,生存过很多野鸡。
  
      后来,天气干旱,湿地水量降低,加上七八十年代人们热衷于围湖造田,最终湿地被毁坏的七七八八。
  
      到了李杜出生,周边湿地已经几乎不存在了,只剩下几个小湖泊、大池塘,野鸟野鸡们被抓的抓、跑的跑,也见不到了。
  
      现在国家开始重视环境保护,他家乡一些地方开始退田还林、退田还湖,逐渐的又有野鸟飞来。
  
      李杜没吃过野鸡蛋,李父说道:“这东西可香了,你从哪里找到的?”
  
      “老鼠洞里,”他说道,“这是野鸡蛋?那还能不能孵化了?要是能孵化就不吃了,回家弄一只母鸡孵化它们。”
  
      李父摇头:“不行,天气太冷了,老鼠把这些野鸡蛋拖进洞里,没有母鸡孵着,里面鸡雏早完蛋了。”
  
      这样没办法了,只能吃掉,否则太浪费了。
  
      李杜带着三人将老鼠洞里的粮食全挖出来,这只老鼠很勤劳,盗了很多粮食储备在洞里。
  
      电三轮里有袋子,李杜装了一下,竟然装了大半袋子。
  
      带着粮食到另一侧地头上,他找了些干柴干草,让大奥用泥土和砖头简单的垒了个土灶,说道:“来,咱们烤花生、烤地瓜吃。”
  
      汉斯一愣,道:“能吃吗?这不是从老鼠窝里挖出来的吗?”
  
      李杜道:“对呀,怎么不能吃?我们家乡有句话,叫做老鼠洞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这可是享受。”
  
      “会不会有鼠疫病毒之类的东西?”汉斯担心的问道。
  
      李杜说道:“说不准会有。”
  
      汉斯摇头:“那不能吃,我绝对不吃。”
  
      李杜嘻嘻笑道:“你不吃正好,少一个张嘴,我们能多吃点。”
  
      大奥生火,李杜在旁边用水和稀泥糊在地瓜外表,然后和土豆、花生一起扔进火堆里。
  
      很快,随着火焰燃烧,花生外表就焦了起来。
  
      见此,李杜用棍子往外扒拉花生,招呼道:“这就能吃了,烤花生很好吃。”
  
      哥斯拉不在乎好不好吃,只在乎能不能吃,扒拉出来的花生还滚烫,他便拨开塞进嘴里。
  
      咀嚼了两口,他点头道:“嗯,好吃。”
  
      大奥也捡起花生剥着吃,吃了一颗后说道:“确实很香。”
  
      汉斯一脸嫌弃摇头不吃,李杜不管他,自己拨开花生嘎巴嘎巴吃的开心,阿喵嗅到香味凑上来,李杜塞给它一颗,它也开心的吃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