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706.瞧瞧这玩意儿
    几个同学一直要看百达翡丽,李杜就将手表摘下来递给了周吉。
  
      周吉微笑着对他点点头,说道:“其实我对手表了解也不是很多,如果待会看错了什么,希望多多谅解。”
  
      李杜笑了笑道:“一块手表而已,有什么看错看对的。”
  
      周吉拿起手表翻看起来,看了一会,他就皱起眉头。
  
      杜航问道:“周老师,这表有什么问题吗?”
  
      周吉摇摇头没说话,他拿出手机搜了一些资料,然后对李杜说道:“方便我拍个照吗?我传给一位长辈看看,说实话,这块手表我有点拿不准。”
  
      李杜点头道:“随意。”
  
      “拿不准真假吗?”杜航关心的问道,“肚子,你不会被骗了吧?”
  
      周吉继续摇头,说道:“不是,表是真的,我是拿不准它是不是传说中那块表,Trossi-Leggenda?”
  
      他的疑问让李杜颇为佩服,不愧是制表世家出来的公子,人家是有真眼光的,竟然能认出这款表来。
  
      即使在美国,他结交了不少有钱人,能认出这款表身份的也不多。
  
      面对周吉的询问,李杜便回答道:“对,Trossi-Leggenda,我巧合之下得到的这块表,没想到你认出它来了。”
  
      正在拍照的周吉猛地抬起头,用惊讶的表情看着他道:“这这这真是Trossi-Leggenda?我的天,你不是在开玩笑是吧?”
  
      李杜笑道:“一块二手手表而已,没什么可开玩笑的,这是Trossi-Leggenda,戴在我身上让你很吃惊吧?”
  
      周吉满脸惊讶,他说道:“抱歉抱歉,朋友,我没有小看你的意思,不过不过不过……”
  
      他连说了三个‘不过’,最后苦笑道:“不过说真的,我确实很吃惊,原来这块表是被您或者您长辈、朋友拍下了?”
  
      听两人对话,正在聊天的众人都起了好奇心,杜征南问道:“这块表怎么了?是不是很有价值?”
  
      周吉刚要回答,李杜抢先道:“也不是,是它有一段故事,你们也知道,欧美人就喜欢这样,弄块表或者首饰,就会给它配点故事。”
  
      他看出来了,周吉知道这块表的价值,他要是说出这块表价值上千万美元,那今天的同学会就没法聚了。
  
      高中同学都比较踏实老实,这会他们大多刚工作,大家地位和财富差不多,聚会非常平和,就是老同学叙旧和沟通感情。
  
      这和电视剧、电影里的老同学聚会不一样,大家没有冲突,没有谁一心炫耀什么,只是其乐融融的吃顿饭、回忆一下高中生活。
  
      Trossi-Leggenda的身价要是暴露出来,那么今天聚会的性质就得改变了。
  
      李杜不想看到这一幕,周吉听了他的话也猜出他的心思,就配合的笑道:“对对对,这块表有个故事,哈哈,给您。”
  
      他知道Trossi-Leggenda的价值,面对李杜无法再用面对普通人的态度,直接用了敬语,递手表的时候用了双手。
  
      一行人追着周吉和李杜问什么故事,这时候包厢门再次被推开,有人急匆匆的进来说道:“抱歉抱歉,各位老同学,我来晚了。”
  
      这会进来的是个身材瘦高的青年,戴着一幅厚厚的眼镜、身上穿了件军绿色棉大衣,打扮有些土气。
  
      杜征南一把抓住他,笑道:“姚志波,你怎么穿这大衣?是走复古路线吗?”
  
      姚志波苦笑着摇摇头道:“班长见谅,我骑摩托车过来的,太冷了,只能穿这衣服。”
  
      耿昌盛说道:“你怎么还骑摩托车?是不是为了逃酒呀?想都别想,待会我给你打车回去,你必须得喝酒,都得喝酒。”
  
      姚志波依然满脸苦笑:“那你得破费了,我家现在搬到藏马镇去了,四十多公里远,打车可得不少钱。”
  
      听了这话,耿昌盛一愣,道:“怎么搬到……”
  
      他话没说完,杜航打断他的话道:“哎呀你们查户口呀?来来来老妖,坐下坐下,你来了咱们人差不多齐了。不过你来得晚总得有惩罚,你去外面跟服务员说说,让他们准备上菜。”
  
      姚志波脾气很好,放下大衣转头出门。
  
      等他离开,杜航道:“你们都不知道吗?老妖家里这几年出了不少事,他爸妈病的挺厉害,把县城房子都卖了,咱们别讨论他哈。”
  
      李杜诧异问道:“还有这事?”
  
      杜航翻白眼道:“你不知道吧?谁让你老是脱离群众,群众们都知道这事。待会AA制结账,老妖这份我出。”
  
      李杜笑道:“不用AA制了,我请吧,你看我脱离了咱们班太久,得受到点惩罚。”
  
      其他人纷纷客套,周吉道:“我和雪宁请吧,毕竟她等于带了个外人过来,让我们来表示表示。”
  
      姚志波回来,众人不再争执,不过一时间没有话题,氛围一时间有点尴尬。
  
      而且他敏感的发现了氛围变化跟自己有关,笑道:“怎么了?我哪里有问题吗?”
  
      杜征南道:“没有,大家是每到一个人就介绍自己的近况,你最近做什么?打算怎么发展?”
  
      提起这个,姚志波眉头皱了起来,叹道:“今年辞职回家了,我想种植大棚蔬菜,缺启动资金,咱们同学有银行工作的吗?我想咨询点事。”
  
      一行人面面相觑,他们在这方面无法提供帮助。
  
      氛围又有点尴尬了,杜航做业务出身,调节氛围有一手,他将炮口对准李杜问道:“肚子,你在美国干嘛?不光上学吧?我听我爸妈说了,你现在可牛了。”
  
      耿昌盛道:“不是一般牛,肚子去年给家里应该拿了几百万吧。”
  
      李杜笑道:“胡扯,你们太夸张了……”
  
      “你到底在那里干嘛?”几个同学追着问。
  
      李杜实打实说道:“主要干仓储拍卖、旧货交易之类的活,说的上次点就是古董文物捡漏,实际上是捡破烂。”
  
      他这么一说,众人来了兴趣,有人拿出一个青翠欲滴的鼻烟壶道:“肚子你帮我瞧瞧这玩意儿,巧了,我刚从老家翻出来,准备找个古董店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