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719.出手反击 3/5
    李杜死死盯着他,说道:“我跟波尔、约克被捕的事毫无关系,你找错人了。”
  
      拍卖师不在乎的笑了笑,他慢条斯理的摘掉手套扔在李杜脸上,好像对死人撒纸钱一样,眼神怜悯:
  
      “现在知道后悔了?现在愿意服软了?太晚了中国佬,老老实实进监狱吧,希望出来的时候你的双臂双腿还是健全的。”
  
      现在情况明了,先前李杜发现的那一包独品就是这拍卖师伙同他的人扔进去的,故意用来陷害他,将他送入监狱。
  
      加州是美国对独品管制最严格的州,特别是冰du这种东西,更是采取零容忍的态度,因为它成瘾性太强、制作太简单、坏处太多。
  
      先前李杜发现那一小包东西,足够他去监狱里待上好几年!
  
      这会他明白了拍卖师为什么会帮他拍下第一个房间,那房间有窗户,即使他们用自己的锁锁上门,依然有人可以通过窗户去放进独品陷害他们。
  
      反而如果他们拍下其他房间会麻烦很多,所以当他对第一个房间出价的时候,拍卖师‘帮’他得到了那房间。
  
      后面的事情可以推理出来,李杜得到第一个房间,有人打开窗户在里面放入独品,并报警。
  
      让李杜搞不懂的是,抓贼抓赃、抓奸成双,警察出现的时机太准了,恰好是他们刚打开仓库门要收拾仓库的时候。
  
      这是最佳时机,警察们提前出现,独品没法栽赃给李杜他们,因为公益组织和捡宝人们可以证明,他们没有进入过那房间。
  
      警察们要是出现晚一些,李杜等人就有时间转移独品了。
  
      恰巧,就是他们打开仓库进去了,却没有时间处理独品的时候,警察出现。
  
      李杜忍不住怀疑,这些警察就是拍卖师调过来的,这些人听他指令。
  
      不过这个怀疑不成立,拍卖师有这能量他就不会再混在仓储拍卖行业做一个底层拍卖师,这不合常规。
  
      一系列计谋非常严谨,执行的非常顺利,如果不是奇迹发生,李杜这次栽了,肯定会被陷害。
  
      好在,奇迹很罕见,可终究发生了,他就在回家之后开启了小飞虫新能力,创造一个黑洞空间。
  
      他将独品藏入了黑洞空间里,警察们不会有所收获的。
  
      只是先前缉毒犬对他吼叫让他觉得奇怪,难道黑洞空间里东西的味道会传出来?还是他先前就用手抓了小箱子一把就沾染上独品了?
  
      这不影响大局,缉毒犬的判断只能作为警察们怀疑的依据,而不能成为法庭进行判罚的依据,他们找不到独品,李杜等人就是清白的。
  
      拍卖师坐在一张沙发上微笑着看着李杜等人,他在等着警察们抓走他。
  
      时至如今,他还不知道李杜两人被警察带上来的缘故,以为独品已经发现了,警察在进行彻底搜查。
  
      过了好一会,就在他不耐烦的时候,警察们上来了。
  
      拍卖师精神一振,幸灾乐祸的看着李杜,等着看到李杜被带走的场景。
  
      结果警察们只是再度搜索了李杜身上,然后查看了他的体液和血液检查结果,就放开了他和狼哥。
  
      黑人老警察紧皱着眉头,表情很是难看。
  
      看到这一幕,拍卖师傻眼了,他走过去问道:“嗨,洛恩特警官,你们怎么放开了这些独贩?”
  
      黑人警察继续紧皱着眉头,他嫌弃的看了拍卖师一眼道:“独贩?哪里有独贩?”
  
      拍卖师下意识指向李杜等人道:“他们不是吗?”
  
      黑人警察问道:“你有证据?”
  
      拍卖师反应过来,讪笑道:“哦不不不,我只是听下面有人说……”
  
      “没有证据就别乱说话。”黑人警察瞪了他一眼,带上警帽挥手示意手下们离开。
  
      李杜给汉斯使了个眼色,低声道:“缠住这些警察。”
  
      说完这句话,他又给狼哥留了一句话:“去我们地下室的窗口外等着。”
  
      一边说着,他一边不动声色的将先前拍卖师扔在他脸上被他装起来的手套递给狼哥,然后走向地下室。
  
      地下室窗口外面,先前有警察待在这里,不过此时已经撤走了,狼哥走到了这边。
  
      李杜关上门,从窗口往外看了看,见周围没人,他将装着独品的小盒子从黑洞空间里拿出来塞给了狼哥,道:“送进拍卖师的车里,想办法在盒子上留下那混蛋的指印和体液。”
  
      手套湿润,绝对是拍卖师手掌出汗的结果。
  
      这很正常,今天拍卖持续了大半天时间,拍卖师不断声嘶力竭的报价和挥舞手臂,身上早就出汗了。
  
      狼哥点点头,二话不说离开。
  
      恶人自有恶人磨,面对恶人的时候,李杜愿意也变成一个恶人。
  
      他没有陷害波尔和约克两人,那两人进监狱是他们自找的,酒驾加上袭警,所以拍卖师陷害他太过分了,他同样要陷害拍卖师。
  
      狼哥离开,李杜重新走上别墅,这时候汉斯在捂着肚子拉着那黑人警察,一个劲嚷嚷说刚才有警察踹了他一脚。
  
      被他诬陷那警察一脸委屈,各种解释:“头儿,我没踹他,我就是推了他一把,是他一直缠着我……”
  
      李杜趁乱上去火上浇油,堵着警察跟他们理论起来。
  
      这种情况下他不怕警察,美国警察在没有遭遇暴力威胁的时候也得进行文明执法,特别是这里有如此多看热闹的人。
  
      后面李杜注意到狼哥回来,然后过了一会,他又注意到拍卖师开车准备离开,就给汉斯使了个眼色。
  
      汉斯又要闹,李杜将他拖住,说道:“算了,福老大,谁让我们是弱势群体呢?我们还是老老实实忍气吞声吧。”
  
      黑人警察气得翻白眼,道:“我再度向二位道歉,我为我手足的鲁莽感到抱歉,希望你们原谅我,是我带队的问题。”
  
      李杜见这警察总是将责任揽到自己身上,虽说对于对方先前对自己粗暴执法的事感到不爽,但还是挺佩服他的,这是个优秀的带头大哥。
  
      他拖着汉斯离开,警察们准备撤走,他们的警车堵住了别墅区大门,封锁别墅区防止罪犯逃跑。
  
      拍卖师开车排队等待离开,轮到他开过大门的时候,一条缉毒犬猛的扑向车子发出响亮的吼叫声:“汪汪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