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727.原来是冤家 1/5
    听了苏菲的话,工作人员倒也光棍,一挥手说道:“临时抽检,请本批次旅客走检查通道,谢谢各位配合。”
  
      他的工作态度很好,说完这话还进行了鞠躬。
  
      这样,一行人没什么可说的,只能郁闷的走检查通道。
  
      现在绿色通道里不光李杜等人和布鲁汉斯夫妇,还有其他先行旅客,他们跟着倒了霉,原路返回去进行行李检查。
  
      李杜等人拿的行李最多,大包小包刚装上行李车又要卸下来,待会还得再装上去,肯定浪费时间。
  
      布鲁汉斯想看到的就是这样场景,他得意洋洋一笑,带着妻子快步向检查通道走去。
  
      李杜冷笑一声,他给哥斯拉使了个眼色,哥斯拉迈开大步冲上去,然后挡住了澳大利亚人。
  
      布鲁汉斯想推开他,但看看他的块头后没敢动手,只能跳着脚喊道:“喂,让开,你挡着我的路了。”
  
      大奥也走了上来,他和哥斯拉一起站在布鲁汉斯两边,遮天蔽日,让他没处可走。
  
      李杜等人趁机前去排队,这样布鲁汉斯只能排在他们前面。
  
      双方开始卸下行李,布鲁汉斯夫妻也带了不少东西,两个大行李箱、两个大背包,显然他们此次回日本娘家,回来的时候没少带东西。
  
      李杜唤出小飞虫打开黑洞空间,然后又给哥斯拉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再去挡住布鲁汉斯。
  
      哥斯拉回身俯瞰着布鲁汉斯,冷冷说道:“听着,出了机场我会让你好看。”
  
      布鲁汉斯吓一跳,回头去喊保安:“有人威胁我,我要报警!”
  
      这时候他没有注意自己的行李,李杜不动声色打开他的大背包,从黑洞空间里拿出一些调味料塞了进去。
  
      澳大利亚不允许带这些东西入境,李杜装在黑洞空间准备平时自己做饭使用,布鲁汉斯不知为何总是惹他,他就小小的报复一下。
  
      保安赶来,哥斯拉恢复老实人样子。
  
      见此布鲁汉斯很得意,对他竖起中指道:“这是澳大利亚,这不是你们混乱肮脏的墨西哥,你敢在这里放肆,警察会将你送进监狱!”
  
      狼哥面无表情的说道:“我真想揍这混蛋。”
  
      轮到他们接受检查了,一件件行李被送上机器的传送带,然后又一件件出来,没有一点问题。
  
      接下来轮到布鲁汉斯,他有些怏怏不乐,对于没有整治到李杜一方显然感到不开心。
  
      放上行李他想往前走,结果机器突然亮起红灯,发出‘呜呜’的声音。
  
      周围的保安和工作人员顿时乌拉拉的围了上来,有人拉起一个背包道:“这是谁的东西?打开,检查!”
  
      布鲁汉斯下意识的说道:“我的背包,里面只有衣服和钱包,没有任何违禁品。”
  
      工作人员不废话,有人强制动手,要拉开背包。
  
      见此,布鲁汉斯急忙阻拦,叫道:“别动,我自己来,里面有我的黑金鲍捕捞证,别碰到我的捕捞证!”
  
      准备离开的李杜听了这话,顿时恍然大悟,他知道布鲁汉斯为什么老是针对他了!
  
      其实他早就该想到的,布鲁汉斯起初跟他相处还算和气,直到问他来澳大利亚干嘛而他说是来捕捞黑金鲍开始,他才突然针对起他来。
  
      原来布鲁汉斯也有一张捕捞证,也是一名黑金鲍捕捞渔民,双方是竞争关系!
  
      李杜为了捕捞黑金鲍是提前做了功课的,在澳大利亚,鲍鱼捕捞渔民之间关系很差,竞争非常激烈。
  
      澳大利亚政府对鲍鱼捕捞有限额规定,每年只能捕捞多少吨都是提前制定出来的,到了夏秋捕捞季才允许捕捞,一旦捕捞量达到规定数额,就会禁止继续捕捞。
  
      这个限额限制的是总额,而不是针对每个人的限额,所以,捕捞渔民互相之间就是在抢夺彼此的钱。
  
      有人捕捞的多赚钱多,那就会有人捕捞的少赚钱少,形成的竞争关系非常直接,这行业堪称是同行关系最差的行业。
  
      李杜没想到自己运气这么好,澳大利亚的黑金鲍捕捞人不多,现在留下来的捕捞证就很少,结果他还没踏上澳大利亚,就遇上了一个。
  
      布鲁汉斯起初应该想给他找些麻烦,结果现在自己遇上麻烦了。
  
      他的捕捞证精心保存在了大钱包里,打开背包后赶紧想拿出大钱包,一名保安给他摁住钱包,冷冷说道:“抱歉先生,得先接受检查。”
  
      布鲁汉斯粗鲁惯了,一把推开保安抢回钱包,怒道:“我这里面有黑金鲍捕捞证,知道价值多少吗哦法克!”
  
      他一动手,立马有两个保安上去摁住了他。
  
      这下子场面混乱起来,检查通道关闭,后面准备接受检查的旅客只能等待,于是,怨声载道的声音响了起来。
  
      李杜挥挥手道:“咱们走。”
  
      不关他们的事了,这会他们检查完毕,不走还留在这里干嘛?
  
      汉斯看的津津有味,恋恋不舍的说道:“先别走,看看这混蛋还怎么嚣张,哈,他的背包里那是什么东西?全被扣下了?”
  
      李杜笑了笑,布鲁汉斯要离开不会容易,他在背包里放入了八角、花椒之类的调味品,这东西小而多,估计这会已经在背包里散满了。
  
      出机场他们先去了一家提前联系好的酒店,乘坐了二十个小时的飞机,哪怕是头等舱,他们依然感觉疲惫。
  
      汉斯联系的不是大酒店,而是一家类似农家乐的家庭旅店,位置在堪培拉的郊区,周边青山绿树、水流潺潺,环境很好。
  
      家庭旅店的规模比较小,一行十几个人住进去,旅店就住满了,等于被他们承包了起来。
  
      旅店老板是一对六十多岁的夫妇,他们是美国移民,曾经也在旗杆市居住,所以和汉斯他们就等于是老乡。
  
      双方见面非常热情,汉斯提前和他们进行了沟通,知道他们的身份,给他们从旗杆市带了一些特产,比如金黄奶酪、农场香肠。
  
      拎起一串农场香肠,头发花白的老板笑声洪亮:“哈,我敢打赌这是皮特家农场的马肉香肠,这味道太熟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