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770.清晨惊魂叫 4/5
    一人一碗肉汤,里面有大块的肉,喷香的汤,新鲜的蔬菜。
  
      李杜吃了一口,香味惊人的肉汁从肉丝里喷出来,让他的味蕾要爆炸了,仔细咀嚼着吞下去,他忍不住叫道:“真香!”
  
      其他赞叹声也纷纷响起,维克多笑嘻嘻的举起酒杯道:“敬造物主的馈赠,敬我们努力生活的混蛋。”
  
      众人跟着他举杯:“敬造物主的馈赠,敬我们这群混蛋!”
  
      随意的聊着天,维克多问道:“你们是来干嘛的?旅游吗?看起来你们像是富佬,不过像你们这样的旅游团组成很少见。”
  
      李杜道:“算是吧,我们也捕捞黑金鲍。”
  
      “哦,你们有黑金鲍捕捞证?”维克多又问道。
  
      李杜点头但不再说话,他觉得自己说的太多了。
  
      他们在这么个荒岛上,却暴露出黑金鲍捕捞证这东西,很容易引发人的贪婪。
  
      结果一个看起来很精干的中年人指着西方道:“要捕捞黑金鲍吗?往西一直走,你们会遇到一片有很多大面包树的岛屿,那周围有黑金鲍。”
  
      “最好别在那里下水,那里很危险,也别上岛上去,岛上也危险。”又有人说道,“这是个坏主意。”
  
      “但周边海域有黑金鲍,我们去看到过,还偷偷捕捞吃来着。”精干的中年人说道。
  
      其他人顿时叫了起来:“嘿,鲍尔,别踏马喝了酒就管不住你的嘴巴,我们才没有非法捕捞黑金鲍!”
  
      “这里又没有渔猎官,你们怕什么?”鲍尔悻悻的说道。
  
      他们这些人很有法律意识,后面就不再谈这个话题。
  
      李杜想问问有什么危险,鲍尔等人改了说法,说确实很危险,让他们别靠近那里了,然后绝口不提这件事,转到了其他话题上。
  
      生活在孤岛上他们没有什么娱乐活动,这些人也不太喜欢娱乐,吃完饭后,他们在灯光下又聊了一会,消食完毕各回各家了。
  
      李杜他们在岛上住了一夜,早上正睡得迷糊,楼里忽然响起一声惊恐的尖叫:“啊啊啊!!!”
  
      声音很凄惨,将李杜吓得跳了起来,趴在他脚下睡觉的阿嗷、阿喵和干脆面也蹦的老高,瞪大眼睛惊恐看向周围。
  
      李杜听出这是汉娜声音,便赶紧出门。
  
      狼哥、大奥和哥斯拉也第一时间冲了出来,汉斯迷迷糊糊推开门,道:“我好像听到我傻妹妹在叫唤?”
  
      李杜看他那迷迷糊糊的样很生气,道:“狼哥,给他一嘴巴子弄醒他!”
  
      狼哥倒是听话,抓住汉斯给了他一巴掌,汉斯便也惨叫起来,声音比汉娜的惨叫小不了多少。
  
      汉娜房间在楼上,他们冲上去后踹开门,看到史蒂芬正搂着汉娜,两人这会都衣衫不整。
  
      看到两人没事,李杜先松了口气,然后问道:“怎么了?”
  
      不等汉娜两人回答,狼哥指着窗口道:“看。”
  
      李杜看了一眼,然后也感觉头皮发麻了。
  
      岛上的房子做的很简陋,有些房间窗户没有玻璃,冬天冷了会贴上两层塑料纸,这东西便宜,且保温效果比玻璃还好。
  
      现在是秋季,还不冷,窗户上连塑料纸也没有,空荡荡一片。
  
      这会,汉娜两人的房间不空荡了,一个东西倒挂在上面,这会正瞪着黑色大眼睛冷冷的看着他们。
  
      倒挂的动物有半米多长,浑身漆黑,长着细毛,眼睛很大很黑很恐怖,尖嘴猴腮,看起来很邪恶。
  
      李杜认出这是蝙蝠,可他记忆里蝙蝠也就巴掌大小,哪能像现在这样,都有小孩高了。
  
      其他人纷纷赶来,阿喵阿嗷挤进来,看到大蝙蝠后兴奋了,嗷嗷呜呜的叫着向大蝙蝠扑去。
  
      大蝙蝠一甩爪子来了个自由落体,然后张开翅膀飞了起来。
  
      这下子它就更大了,翅膀长度超过一米,跟个黑色小飞机似的。
  
      阿喵追着跳出窗子,大蝙蝠和很多动物一样,都小看虎猫的厉害,它飞走的慢慢悠悠,以为自己是空军,陆地生物奈何它不得。
  
      可阿喵跑得快、跳得远,四肢凑在一起在窗户上摁了一下,随即如离弦之箭般飞射出去,正好落在了大蝙蝠身上。
  
      蝙蝠虽大,可身体很轻,否则它们飞不起来,能承受力量也很小。
  
      阿喵太沉了,它承受不住,顿时就坠机了!
  
      一行人挤到窗口往外看,看到楼下阿喵蹲在大蝙蝠上仰着头一脸无辜的跟他们对视,而大蝙蝠在地上被压抽搐了。
  
      李杜赶紧挥手示意它让开,吼道:“麻痹不怕死啊你?快去一边。”
  
      狼哥淡定的说道:“没事,老板,这是澳洲眼镜狐蝠,食果蝠的一种,喜欢吃各种植物的果实,不会伤害人和动物。”
  
      房主夫妇此时也醒了,汉娜的惨叫声太响亮,周边房屋里的人估计都惊醒了。
  
      看到阿喵踩在大蝙蝠身上,房主挥挥手将它赶走,然后蹲下看了看蝙蝠的情况,将它抱着放到了桌子上。
  
      房主的妻子去拿了一些药膏递给他,他在蝙蝠身上涂抹了起来。
  
      李杜下楼问道:“这是干嘛?”
  
      房主道:“救治它,这是眼镜狐蝠,不会伤害人们,不必这么害怕。”
  
      汉娜委屈道:“它长这么可怕,还这么大,谁知道它不会伤害到人?我睁开眼睛,它就那么冷冷的看着我。”
  
      说到这里,她又开始颤抖了。
  
      李杜能理解,他们从没见过长成这样的大蝙蝠,这个头也太惊人了,刚睡醒的时候看到它确实容易受到惊吓。
  
      房主笑了笑给他们介绍起来,澳洲眼镜狐蝠是岛上一个物种,还是很重要的物种。
  
      它们不咬人不攻击人和家畜,喜欢吃各种植物的果实,果核和未经消化的种子会随着澳洲眼镜狐蝠的迁徙被带到其他地方。
  
      在岛上的原始森林里,植物的幼苗很难在亲本树冠生存,有些母树甚至会分泌一种毒素阻止它们的幼苗成熟。
  
      所以眼镜狐蝠这时候就承担着传播植物种子的重要使命,这对岛上雨林的生态系统至关重要。
  
      因为偷食农民的果子,所以在一段时间里澳洲眼镜狐蝠遭到大量的捕杀,现在它们的数量已经很少了,澳大利亚政府开始保护它们。
  
      岛上的人更要保护它们,因为它们在岛上的生态系统中,比人类还要重要呢,这就是房主发现它受伤后为什么赶紧要急救它。
  
      就像毛伊海豚,这些眼镜狐蝠如今也是死一只少一只,得保护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