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771.你好,宝岛 5/5
    这个刺激无比的误会让李杜感到很不好意思,狐蝠的伤势是阿喵造成的,他作为主人有连带责任。
  
      刚才阿喵出击太快,他想要阻止也没法阻止,这是虎猫的天性,攻击侵略如火!
  
      但完全将责任推给他们并不合适,他们哪里知道这种看起来很邪恶、很凶残的狐蝠竟然属于有益兽?
  
      李杜相信,任何人第一次看到大狐蝠都会感到害怕,特别是睡的迷迷糊糊的时候,一睁开眼看到这玩意儿,没被吓尿都算胆大。
  
      苏菲是外科医生,大学时代选修过动物医学,算是半个兽医,所以当初阿喵受伤她能帮忙看好。
  
      这会是阿喵误伤了眼镜狐蝠,她便出手帮忙。
  
      狐蝠的伤势在于骨折和可能存在的内脏破裂,苏菲无法为它进行确切检查,只能先帮它进行了包扎,治疗外伤。
  
      不过看眼镜狐蝠的精神状态,苏菲觉得伤情比较乐观。
  
      “它应该内脏没问题,只是从二楼落下来,造成了骨损伤和肌肉刺伤。”苏菲说道,“蝙蝠的恢复能力比较强,让它休息几天,按时换药就可以了。”
  
      最后,她叮嘱了房主夫妇:“下次给它换药的时候戴上橡胶手套,蝙蝠会传染狂犬病毒,你们必须小心不能被咬伤。”
  
      李杜问道:“这岛上也有狂犬病毒?不会吧,你看,这岛屿很封闭。”
  
      苏菲点头道:“是的,岛屿很封闭,存在狂犬病毒的可能性很小,可是狐蝠飞翔能力很强,它们并非只待在岛上,所以依然存在可能性。”
  
      处理了这件事,一行人草草吃了点早饭,然后准备离开。
  
      他们上船的时候,一艘快艇跟了上来,商店老板维克多在开着船。
  
      “你来送我们吗?”汉斯开玩笑道,“非常感谢,伙计。”
  
      维克多爽快的笑道:“算是送你们一程吧,但我要去赫里克,所以前面我们就得分开了。”
  
      赫里克是塔斯马尼亚岛东北端的一个小镇,隔着巴伦角岛比较近便,李杜估计维克多去那边采集生活物资。
  
      路上他们又谈了几句,维克多告诉他们,他不光去采集生活物资,也要去捎带岛上很多人买的网购货物。
  
      现在网购热潮席卷全球,即使远在巴伦角岛这个天涯海角般的地方,居民们也知道利用网络的力量来方便生活。
  
      可是巴伦角岛没有信号,他们怎么进行网购呢?
  
      维克多告诉他,大家伙并非平时不离开巴伦角岛,他们偶尔也会出行,只要到了有网络的地方,他们便会进行网购,然后送到赫里克镇上,最后由他去捎带回来。
  
      聊了没多久,双方分开,维克多要往南走,李杜等人继续往东方行驶。
  
      船行两个小时,期间他们又遇到一些小岛,但都不适合捕捞黑金鲍。
  
      继续行驶了一会,正拿着望远镜向四周观摩的撸官回头道:“老板,看,面包树和岛,我们到了!”
  
      东南方出现了一座小岛,岛屿位于蔚蓝的海上,四周海天一色,似乎只有这么一个孤岛独自漂浮在海面上。
  
      狼哥开船靠近,李杜等人看清了这座岛上的情况。
  
      小岛面积并不小,得有五六十平方公里,只是它周围没有什么岛屿了,只有它自己待在浩瀚的海洋之中,故而看起来显得很小。
  
      岛上地形类似巴伦角岛,高低起伏多山丘,围绕着岛上外围一圈是树林,地形往中间逐渐高耸,有点像是翻过来的饭碗。
  
      在岛屿外围,生长着大量粗大树木,这些树木的树干得有几个人合抱粗细,长得那叫一个高大魁梧,高的能有十来米,矗立在海岛上,仿佛是一群矮壮巨人。
  
      “这就是面包树?”李杜好奇问道。
  
      狼哥道:“确切的说是猴面包树,主要分布于非洲、地中海、大西洋和印度洋诸岛上,澳洲北部也有,但这里是澳洲南部,没想到依然存在。”
  
      “地理世界和大自然就是这么神奇。”汉娜惊叹道。
  
      苏菲想了想,说道:“或许是眼镜狐蝠在这里播种的呢?这片区域依然属于狐蝠的活动区域。”
  
      不管是哪种原因,他们在南太平洋上见到了猴面包树。
  
      李杜道:“靠近过去看看,据说猴面包树能吃?我还没有见识过呢。”
  
      说到野战进食,这是狼哥的看家本领,他源源不断的介绍起来:“猴面包树的果实钙含量很高,比菠菜高50%以上。”
  
      “它的果实含有很高的抗氧化成分,维生素C含量是单个橙子的三倍,在荒野生存的时候,这是优选的食物。”
  
      “树的叶子也可以吃,味道很好,带有甜味,高纤维含量。果实的肉可以打碎做饮料,果实中的种子可以榨食用油……”
  
      听了介绍,李杜兴趣更大了,挥手道:“让我们靠上去,毫无疑问,今天中午我们有午餐了,你能确定这玩意儿没毒是吧?”
  
      狼哥点头道:“这可以确定,猴面包树果实无毒。”
  
      游艇抛锚,李杜带着几个大老爷们先上岛去探探路。
  
      踏上小岛,更能感觉到这些猴面包树的粗壮。
  
      是的,尽管它们长得也够高,动辄十多米,可是跟它们那超级粗的树身相比,高度并没有那么惊人。
  
      仰望着这些大树,他惊叹道:“大自然太神奇了,它们长到这么粗壮,你们说得有多少年时间?”
  
      狼哥说道:“猴面包树是植物界的老寿星,即使在热带草原那种干旱的恶劣环境中,其寿命仍可达5000年左右。”
  
      李杜继续惊叹:“这么能活?”
  
      狼哥点点头道:“是的,18世纪,法国著名的植物学家阿当松在非洲见到一些猴面包树,其中最老的一棵已活了5500年。”
  
      他们小心翼翼的往岛上走,这是个纯粹原始的岛屿,上面没有人烟痕迹,岛上没有路,只有浓密的树林和狂生的野草。
  
      走进树林边缘,狼哥拦住他们,没有足够可靠的野生装备,不能贸然进入一片原始丛林。
  
      大奥长得高看得远,他往周围看了看后指着前面欢呼道:“瞧,我发现了什么?这可真是个宝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