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778.棱皮龟监测网 2/5
    狼哥几个人在外面刷生蚝,这些生蚝在海里生活着,它们附着在船上,一些寄生虫和寄居蟹就附着在它们身上,必须得刷掉才能吃。
  
      他们在外面洗刷刷,李杜将要用到的调味料拿了出来。
  
      葱姜蒜之类的游艇上本身就有,他从黑洞空间里拿出了料酒、蒸鱼豉油、剁椒、泡椒之类的特殊调味品。
  
      幸好他准备充足,否则这顿饭不一定能做的爽。
  
      于是,他准备好调味品,哥斯拉端进来洗刷好的生蚝,他就开始火力全开。
  
      人多口多还有哥斯拉这样的大饭桶,李杜必须得加大菜量。
  
      游艇厨房里有蒸锅,总共是双层,他在里面塞满了生蚝,清蒸生蚝最简单,只要再调一碗酱汁即可。
  
      狼哥他们洗刷生蚝的时候特意挑了大个,小块头的生蚝都被撬开铲了出来,这是李杜要求的,方便他做菜。
  
      一行人干起活来跟牲口一样,为了美食也是蛮拼的,他们总共剥出了一大盆的生蚝肉。
  
      李杜放到锅子里简单煮熟,抄出生蚝肉让哥斯拉拿出去挂起来快速做一下风干,去除里面的水分。
  
      他将狼哥刚从塔斯马尼亚岛上买来的芹菜杆切段,将红辣椒和大葱切丝,蒜瓣切片,下锅爆炒。
  
      炒香出味,他吹了个口哨,哥斯拉将风干中的蚝肉给他拿了回来,说道:“还是有水。”
  
      李杜道:“没关系。”
  
      他往锅子里倒了一小盆蚝肉,快速挥动铲子翻炒起来。
  
      阿喵、阿嗷和干脆面馋的在周围转悠,于是他就分给它们一些。
  
      见此,哥斯拉说道:“老板,它们吃饱了。”
  
      李杜道:“怎么吃饱了?”
  
      “刚才拨开的时候,它们一直在偷吃,吃了很多。”
  
      这样李杜不管三小,只管自己做菜。
  
      香蒜烤生蚝、辣椒油烤生蚝、清蒸生蚝、白灼生蚝、芝士焗生蚝、酱油溜生蚝、爆炒生蚝,最后主食也是生蚝,鸡蛋油饼煎生蚝……
  
      其中,鸡蛋油饼煎生蚝是他特意做的拿手菜,这道菜跟摊鸡蛋饼类似,不过要在里面加入生蚝肉。
  
      最后一张张煎生蚝饼出锅,颜色金黄、洒上翠绿色小葱,色彩交相辉映,配合猪油的香味,那真是色香味俱全。
  
      一番忙碌,他最后收拾出来一桌子的生蚝,汉斯等人看的纷纷竖大拇指:“李,是不是给你一车牛屎,你也能做出花来?”
  
      李杜瞪了汉斯一眼,道:“你他么能不能别这么恶心?”
  
      汉斯委屈的说道:“我这是给你最大的赞誉。”
  
      “什么时候开吃?”哥斯拉不耐烦的问道。
  
      李杜挥挥手:“吃!”
  
      这些生蚝是正儿八经的野生海鲜,而且生活海域没有人烟,意味着没有污染,只要去除寄生虫威胁,那它们就是非常干净的美食。
  
      撸官告诉众人,生蚝不能多吃,容易导致腹泻。
  
      他们在这样的荒岛上,医疗条件跟不上,一旦腹泻那就要命了。
  
      狼哥摇头道:“可拉倒吧,生吃生蚝多了容易腹泻,吃做熟的不会腹泻的。”
  
      哥斯拉递给他一瓶烈酒,说道:“喝着酒吃,酒精杀菌,这样就不会腹泻了。”
  
      李杜撕下来一块鸡蛋油饼煎生蚝,鸡蛋饼还热乎着,蛋香味和生蚝的鲜美滋味搭配在一起,让人胃口大开。
  
      三小闻着香味又凑了上来,李杜分给它们各自一块鸡蛋饼,狼哥看了一眼说道:“它们吃的有点多,老板,可能会撑的腹泻。”
  
      李杜道:“没事,它们有数。”
  
      一行人正在大吃,远处有直升机飞了过来,后面直升机在岛上找了个空地方降落,从飞机上下来三四个人。
  
      飞机降落的地方隔着他们比较远,汉斯一边吃东西一边举起望远镜看了看,惊讶道:“是渔猎官?这些货竟然飞到这里来了?”
  
      确实,到来的是渔猎官。
  
      李杜暂停吃饭,拿出捕捞证道:“这些家伙可真是敬业呀,他们从哪里飞来的?如果是从金岛来的,那我必须得对他们脱帽致敬。”
  
      虽然渔猎官这样频繁的查证让他觉得很麻烦很不耐烦,但他必须得尊重对方,对方对待工作的态度让他钦佩。
  
      他开动快艇上岸,将捕捞证展示给渔猎官们。
  
      带头的渔猎官看了看证件,诧异道:“你们在这里捕捞黑金鲍?”
  
      李杜道:“对,你们不是来查我们的吗?”
  
      渔猎官摇头,道:“实际上不是,我们不知道这里有人在捕捞黑金鲍,我们是来设置棱皮龟侦查站点的。”
  
      棱皮龟是海龟中的巨人,个头很大,在海洋生态系统中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
  
      它们以水母为生,但二战之后人们往海洋里倾倒了大量垃圾,里面很多是塑料袋,在海里,塑料袋跟水母很像,容易被棱皮龟误食下去。
  
      这样,棱皮龟不能消化塑料袋,也无法排泄出来,最后往往死于塑料袋粘结造成的肠梗阻。
  
      大量棱皮龟的死亡引发了全球环保人士和海洋产业的关注,澳大利亚和新西兰这几年每年都联手探查过境棱皮龟数量。
  
      渔猎局设置的观察站点是一张张长网,上面隔着一段距离就有一枚摄像头,网具下面有冷光灯,使用太阳能发电。
  
      冷光灯会吸引具有向光性的水母,水母是棱皮龟食物,又会吸引棱皮龟到来,然后摄像头记录下到来的棱皮龟情况。
  
      最终,再通过计算机的处理,就能大概知道过境棱皮龟的数量了。
  
      事情跟李杜一行无关,他们返回船上吃饭。
  
      一名渔猎官要走了他们船上卫星电话的号码,说海上出现极端天气变化,会给他们打电话,让他们小心。
  
      李杜对渔猎官们的工作责任心更满意了,回去他夸赞道:“谁说澳大利亚人粗野、他们的公务员懒政?你看,他们干的多出色!”
  
      汉斯摇头道:“别把话说得太满,我倒是觉得他们要走电话号码不怀好意,说不准是在有需要的时候联系我们让我们帮忙干活。”
  
      “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李杜这么评价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