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781.骑鲨破网 5/5
    狼哥插手了这件事,他挂掉卫星电话,说道:“老板,我来搞定。”
  
      李杜指着水里叫道:“你来搞定?你怎么搞定?那是一只鲨鱼啊,水里游一只大白鲨,你应该能感觉到,它现在脾气非常暴躁!”
  
      狼哥轻松的拍拍腰部,道:“我带来了驱鲨剂,相信我,我能解决这事。”
  
      他换上潜水服,在腰上挂了几个小瓶子,又在嘴里叼上一把锋利的尖刀,然后跳入水里。
  
      李杜担心,赶紧放出小飞虫随行。
  
      狼哥跳入水中,很快找到了正虎视眈眈看着他的大白鲨。
  
      他没有恐惧,而是双腿抖动快速游向它的位置。
  
      大白鲨被网具缠住有段时间了,现在脾气非常的暴躁,在水里游来游去,看起来很不好招惹。
  
      面对游向自己的狼哥,它的黑色眼睛散发出一阵寒光,鱼鳍和尾巴拍打海水,庞大的身躯轰然冲了上来!
  
      这一刻的大白鲨就是一枚水中导弹,速度奇快、威势骇人。
  
      在大白鲨冲来瞬间,狼哥没有继续前行,而是扭动腰背向侧前方游去。
  
      这样,双方在水中来了个擦肩而过,狼哥双臂伸直一把抓住了缠着大白鲨的网具,死死趴在了它身上。
  
      这只大白鲨很大,有四五米的长度,狼哥趴在它身上好像小袋鼠挂在大袋鼠身上,他用双手抓住网具后,又用双脚蹬住网具的网眼,牢牢趴在了上面。
  
      大白鲨的身体感受力很差,它在水中游动了一会发现狼哥这个目标不在了,便减缓了游动速度。
  
      这时候狼哥开始动手,右手接过咬在嘴里的尖刀,开始切割大白鲨背上的网具。
  
      网具本身并不算很坚固,就是考虑到可能被海兽冲击,所以网具做的尽量松散,海兽们被缠住后挣扎一下可以挣扎开。
  
      可大白鲨比较倒霉,它挣扎的时候没有挣断渔网,反而因为挣扎缠上了好几层,被困的很厉害。
  
      狼哥耐心的一层层割断网具,大白鲨在水里不断游动。
  
      这货倒是力气出众、耐力出色,拖着老大一个漂浮板,至今还闹腾那么有劲。
  
      如一些研究资料说的那样,大白鲨不蠢,它有一定智商,随着狼哥割断缠在它身上的网具,它变得舒服很多,便逐渐老实下来。
  
      或许它已经发现,自己越是老实就越是舒服。
  
      狼哥割断了外面两层渔网并剥离下来,剩下的工作得大白鲨自己来处理了。
  
      现在还缠绕在它身上的网子已经不多了,只有零零星星一些还挂在上面。
  
      狼哥放开网具向旁边游去,大白鲨重新发现了他,猛地一扭头,带起大片海水激流,凶悍的转身看向狼哥。
  
      海水冲击到了狼哥,将他推得在水里翻滚一圈,不过他没有慌张,依然保持着冷静,很快将游泳姿势调整了过来。
  
      大白鲨有一定智商,但终究是个畜生,它可不知道是狼哥帮了自己,一甩尾巴向他游了上来,看它张开嘴巴的凶悍样子,绝不是来道谢的。
  
      狼哥依旧冷静,他掏出两瓶驱鲨剂快速喷在身边水里。
  
      冲到他跟前的大白鲨好像被烫到了,突兀的扭头向下方海域钻去。
  
      狼哥继续向下喷驱鲨剂,这种药剂很有用,大白鲨快速扭动身躯,很快不见了踪影。
  
      见此,狼哥收回驱鲨剂手脚并用,快速露出水面游到游艇旁边。
  
      李杜和哥斯拉伸出手将他拖了上来,说道:“干得漂亮!”
  
      刚才狼哥在水下表现实在太出色了,将身体、技巧、心理、见识等各方面能力综合为一体,看的他是叹为观止。
  
      实话实说,如果让李杜来做这件事,他肯定成功不了,很有可能会葬身鲨口。
  
      这件事看起来简单,就是趴在鲨鱼身上剪断渔网然后再喷洒驱鲨剂驱赶鲨鱼离开,可真正做起来就困难了。
  
      狼哥厉害之处是他完成了任务,而且看起来很轻巧的搞定了这件事,这种举重若轻的能力才是真的了不起。
  
      听了他的夸奖,狼哥笑了笑道:“这不难,我在挪威训练过海中斗鲨鱼和借助鲨鱼来工作。”
  
      海洋监测站点还能继续使用,虽然网具破损,可电路没问题,漂浮板上的太阳能板可以继续提供电力,水下的摄像头可以继续工作。
  
      渔猎局随后打来电话,说他们重新接收到了摄像头的卫星信号,感谢他们帮忙。
  
      这不是一次帮忙,而是一次交易,李杜等人可以更方便的捕捞黑金鲍了。
  
      渔猎局在管理黑金鲍方面很恪尽职守、很尽职尽责,但他们是人不是机器,不可能不犯错误,也不可能做到万无一失。
  
      他们无法监控到澳大利亚所有水域,渔猎官们只是在盛产黑金鲍的水域巡逻,只能保证这些地方没有违法违规的事情发生。
  
      有些黑金鲍捕捞者会在渔猎官控制不到的水域工作,在这里他们可以使用氧气瓶等装备来辅助,渔猎局知道这些事,可他们鞭长莫及,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李杜这里就是他们鞭长莫及的地方,他们本来就无法有效控制这里——总不能每隔一段时间就开着直升机过来查看一下情况吧?
  
      现在,狼哥又帮他们解决了海洋监测站点的一些麻烦事,他们对李杜这边捕捞黑金鲍的工作更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回到沙鸥岛周边,李杜再下水捕捞黑金鲍的时候就换上了神器装备,背上了氧气瓶,这样可以节省多次上浮下潜的时间。
  
      有了装备帮助,李杜和汉斯收获越来越多,撸官他们每天都往赫里克输送黑金鲍,赚的盆满钵满。
  
      他们的收获引起了其他黑金鲍捕捞者的注意,有人将消息传递回了金岛,立马有捕捞者跑来赫里克想跟踪撸官等人。
  
      但这可不比在金岛,金岛太小,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没有躲避的地方。
  
      赫里克位于塔斯马尼亚岛,而塔斯马尼亚岛面积很大,码头和港口很多,撸官他们每次上岛都会改变行进路线,捕捞者们无法跟踪他们。
  
      这种斗智斗勇的经历引发了李杜的兴趣,他很乐意看到捕捞者们吃瘪的衰样,于是四月下旬,他就亲自去交易黑金鲍,顺便跟捕捞者们交交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