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790.海女的抗争 4/10
    布鲁汉斯举起手来还要殴打妻子,结果他一挥手,发现手臂挥不下去,一只大手捏住了他的手腕。
  
      他惊诧扭头,看到了汉斯冷酷的面容。
  
      这一幕很好莱坞,有些电影中有这样的场景,反派要打女人,什么兵王、超级英雄出身的主角伸手握住他的手臂,每当出现这种剧情,观众总会为主角的纯爷们气息而欢呼。
  
      汉斯现在成了主角,布鲁汉斯则是反派。
  
      不过李杜等观众还没来得及为汉斯的纯爷们气息鼓掌赞叹,意外发生了——布鲁汉斯使劲一甩手臂,汉斯没握住,被甩了个踉跄!
  
      没办法,布鲁汉斯是个大胖子大块头,常年在海上吃饭,身体素质其实很好,力量相当大,这样一甩手,汉斯握不住他的手臂。
  
      撸官低声嘟囔道:“耶稣老爹,这可踏马的尴尬了。”
  
      汉斯不觉得尴尬,他挡住海女,厉声道:“嘿,死胖子,你来动我一下试试!”
  
      狼哥、哥斯拉、大奥不动声色的往前迈了一步,李杜指着汉斯说道:“谁敢碰我兄弟尽管上,一分钟后他还能站起来,那算我输!”
  
      布鲁汉斯不敢动手,但他也不想示弱,吼道:“我打我妻子,用得着你们管?你们凭什么插手?”
  
      汉斯道:“家暴是犯法的,蠢货,我们可是澳洲的英雄,当然要管!”
  
      说着,他看向海女关心问道:“嗨,女士,你没事吧?需不需要我们报警?”
  
      一直沉默不语的海女猛然抬起头看着他,眼神笔直。
  
      她就这样看着汉斯,忽然说道:“家暴是违法的,如果我要求离婚,法官会判我们离婚吗?”
  
      听到她这么说,汉斯顿时精神抖擞。
  
      他之前还担心自己的所作所为被海女看做是多管闲事,对方说出这话,明显是认可他的做法,且感激他的所作所为。
  
      这样他就说道:“当然会,他不光家暴,还在公共场合侮辱你,我们都是人证,法院会允许你们离婚的!”
  
      听了这话,海女决然道:“我要和他离婚,他经常对我家暴!”
  
      一边说着,她一边拉起袖子和衣服,露出的皮肤有大片青紫。
  
      布鲁汉斯顿时急眼了,他叫道:“嘿,克蕾斯蒂,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想离婚?不,想都别想!想都别想!”
  
      海女不看他,依然看着汉斯,道:“请帮忙报警好吗?虽然我已经来到澳大利亚多年,但我就像一个囚犯,被他囚禁在他的身边,无法与外界接触,我不知道这些事该怎么处理。”
  
      被女人哀婉如水的目光注视着,汉斯瞬间热血沸腾了,他的男子汉气概迅速膨胀起来,比之前接受记者访问被称为‘英雄’时候还要有英雄情结。
  
      “我帮你搞定。”汉斯承诺道。
  
      李杜觉得哪里不对劲,但他说不出来。
  
      汉斯报警了,警察到来介入了这件事。
  
      接着汉斯又忙活着帮海女请律师,他在儿童被拐一案中认识了好几位出色的律师,对方就在塔斯马尼亚州,很轻松就接手了这案子。
  
      汉斯忙着做正义的男子汉,李杜则忙着准备下海去寻找黑金鲍。
  
      从他回来当天晚上开始,金岛和整个塔斯马尼亚岛的周边开始了大退潮。
  
      就好像有看不见的巨人在远处拖动海水,李杜他们站在岛屿边上的礁石往前看,眼睁睁看着海水逐步退了下去。
  
      一个晚上之后,第二天天一亮他们起床,这时候走上码头一看,码头旁边的水已经浅了一大截。
  
      远处的海边更是明显,海岸线往下退了好长一段,大片礁石和海底暴露出来,隔着三五步就有海藻水草铺在地上。
  
      很多小鱼小虾小蟹没来得及退走,被留在了海岸上。
  
      小螃蟹还好,它们在陆地上也能生存也能活动,八只爪子踩在沙滩上照例横冲直撞。
  
      小虾和小鱼就惨了,它们除非运气好处于水洼中能等到涨潮,否则几乎都要死在烈日下。
  
      海岸上还出现了一些海龟,里面就有渔猎局在监察的棱皮龟,这些大海龟跟一张张饭桌一般,个头惊人。
  
      此外,在一些礁石上还有鲍鱼,其中不乏个头巨大的黑金鲍。
  
      捕捞者们要争夺的就是这些珍宝,因为海水退去露出海底,这时候得到黑金鲍比平时简单很多,大家都会争分夺秒来收获。
  
      因此,这时候的黑金鲍捕捞工作有个独特的称呼,叫做退潮大战。
  
      黑金鲍捕捞者们最早下海,然后金岛上的游客和居民也纷纷进入海滩,拎着篓子拖着袋子搜寻有价值海产品。
  
      渔猎官们随后赶到,他们得堤防有人破坏露出水面的珊瑚,或者捡走一些保护性海洋生物。
  
      同时,渔猎官们还得警告人们,小心退潮留在海岸上的海蛇和有毒水母,这时候的海蛇因为变换了生存环境,非常有攻击性。
  
      岛上的居民们比较有经验,提前准备了特别加固的皮筏子。
  
      退潮后海边出现有很多泥沼地,人走在上面很危险,得依靠皮筏子来减小压强,防止陷入海泥中。
  
      李杜他们没做好准备,只能站在海边干瞪眼。
  
      其他黑金鲍捕捞者都经历过多次退潮大战,他们准备充分,不光准备了皮筏子,还有各种铁钩铁叉等工具,可以适应不同环境、捕捞不同海产品。
  
      显然,今天他们不光要捕捞黑金鲍,其他有价值的海产品也不会放过。
  
      后面克鲁兹出现,看到一行人站在码头上,他诧异的问道:“你们站在这里干嘛?快下去呀,先找出现在岸上的黑金鲍。”
  
      李杜苦笑道:“没准备工具,我准备直接去潜水。”
  
      克鲁兹无奈道:“我通知你之后,你再没有做准备工作?就这么空着手来了?”
  
      “是的。”
  
      “厉害!”
  
      这方面他帮不了李杜一行,只能挥挥手道:“我得先离开了,你知道的,退潮不会很久,下午开始就会涨潮,这段时间非常宝贵,我得抓住它,再见。”
  
      李杜挥挥手道:“我们也走吧,咱们继续出海。”
  
      他们正准备走,汉斯带着海女结伴而来,他们乘坐一辆皮卡来的,卡车的车厢上放着几个大轮胎内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