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793.句号party
    布鲁汉斯沦为了金岛黑金鲍捕捞行业的笑话。
  
      他们进行冲突的时候,很多捕捞者在周围,涨潮刚刚开始,人们刚刚上岸,还没来得及离开。
  
      因此,这番争吵被众人听到了耳朵里。
  
      布鲁汉斯气疯了,他指着海女的手指哆嗦着,吼道:“你竟然这么做!你竟然这么做!你这个婊子,你竟然这么做!”
  
      海女依然是冷静的表情,说道:“是你要求我这么做的,这杯苦酒是你自己酿出来的,所以,还是你来喝掉吧。”
  
      布鲁汉斯恶狠狠的瞪着她,嘴里咒骂着她,海女不反驳,任凭他在这里骂娘。
  
      旁边有捕捞者看不下去了,说道:“行了,伙计,别在这里丢人了,你对克蕾斯蒂做的太过分了,发生今天这样的事你应该有所预料。”
  
      布鲁汉斯吼道:“我怎么她了?这婊子刚认识我的时候在海边给人捕捞水草,一天只能赚一百澳元!是我救了她,她怎么能这么对我!”
  
      又有人冷笑道:“你救了她吗?你是发现她可以利用,将她变为了自己的奴隶。”
  
      “对,布鲁汉斯,说真的,你有把克蕾斯蒂当妻子吗?她在你手里就是个工人!”
  
      “你说你对她有恩,说这种话你不会觉得良心痛吗?”
  
      布鲁汉斯推开围上来看热闹的人,转头对海女说道:“克蕾斯蒂,我承认你干的很棒,你摆了我一道,算你厉害……”
  
      “我跟你学的,而且是在你帮助下才这么做的。”海女回敬道。
  
      布鲁汉斯露出冷笑,说道:“这些不必多说了,好吧,我们好聚好散,你把那五百万还给我,咱们两不亏欠,各走各路。”
  
      海女轻蔑的看着他,说道:“别做梦了,我为你工作了十五年,因为长期疲惫潜水,我甚至失去了生育的能力,这些钱是你给我的补偿。”
  
      一直在看热闹的克鲁兹点头道:“说得对,这些钱应该做她的补偿。布鲁汉斯,你真的太过分了,我听说过那些事,克蕾斯蒂怀孕了你依然强迫她下水。”
  
      “当时我就在那里,是我报警的,潜水流产,真的太惨了。”一个光头捕捞者叹息道。
  
      这些话似乎勾起了海女一些不好的回忆,她的情绪激动起来,指着布鲁汉斯道:“你得感谢你过去的所作所为,它们让我在发现可以获得自由的机会后,一时半刻都不愿意容忍。”
  
      “否则,听着混-蛋,我本来想将捕捞证带走的,我给你留下了,我只拿走了这五百万,如果时间足够,我本来应该将捕捞证一起带走的。”
  
      布鲁汉斯惊怒交加,跳着脚又痛骂起了海女。
  
      苏菲不想让她再牵扯进这件肮脏的事情里,便拉着她离开。
  
      布鲁汉斯不敢对她们动手,只能扯着嗓子骂街。
  
      其他捕捞者继续留下看热闹,对他们来说这是个好事。
  
      海女的潜水能力太强,是他们捕捞工作中的强敌。
  
      现在海女离开了布鲁汉斯,她没有捕捞证不能下水,而布鲁汉斯不会潜水也不能下水,他们少了个强敌。
  
      离开码头,他们在海边找了个度假旅馆暂时住了下来,海女依然跟他们待在一起。
  
      苏菲递给她一杯温牛奶,问道:“你以后有什么计划?回到日本吗?”
  
      海女摇摇头,怅然说道:“回不去了,我的前夫很看不起我的家族,这些年来发生了很多矛盾,我作为他的妻子,在家族里已经没有人缘了。”
  
      撸官说道:“你应该带走他的捕捞证,如果你有他的捕捞证,以你的能力,可以轻易成为澳大利亚的海产大亨。”
  
      海女微笑道:“我有这个机会,但得耗费时间,我一点不想再和他待在一起,因此就选择了利用律师分割财产,得到了他的五百万。”
  
      “这守财奴能将五百万交给你,似乎也不是对你全无感情。”
  
      苏菲一语道破天机:“因为他以为克蕾斯蒂还会跟他复合,这样五百万在谁手里都一样,以后依然会归于他的账户。”
  
      海女点头,布鲁汉斯就是这么想的。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他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大退潮的时间是三天,每年都有三天时间,巴斯海峡会出现大退潮的壮观情景。
  
      这三天时间是寻找黑金鲍的最佳时机,恰好也是捕捞季的最后时机,因此捕捞者们都在玩命。
  
      李杜在泥沼里找了一天,其他两天他去退潮后的浅水海域寻找黑金鲍,收获非常多,赚的盆满钵满。
  
      这两天里,海女替代苏菲潜水帮他们放风,她展示出了强大到令人惊叹的潜水能力,李杜他们往往去换气五六次,她才需要换气一次。
  
      退潮大战结束,大家都有不同收获,除了布鲁汉斯。
  
      布鲁汉斯没有合作者,这些天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同行们大赚特赚,他不敢潜水,体重太大也没法在泥沼中滑行皮筏子来寻找黑金鲍。
  
      于是,除了每天在酒吧买醉,或者在街头跳脚大骂之外,他再没有别的事能干。
  
      后面他连这些事也干不了了,因为他喝醉的时候砸了一家酒馆的门窗,被警察以破坏治安的罪名给逮捕了。
  
      四月结束,常规意义上的黑金鲍捕捞季结束了。
  
      这时候李杜他们成了捕捞者们最羡慕嫉妒恨的人,因为他们有渔猎局和海洋部联合批准的黑金鲍全年捕捞许可书。
  
      是的,他们可以继续去捕捞黑金鲍,这让捕捞者们眼热无比。
  
      不过他们也只是眼热,工作了半年时间,他们需要休息,即使有全年捕捞证,他们也不可能真的全年干活。
  
      五月开始,气温降低,水温降低,这时候就不适合下水了。
  
      经过半年的潜水工作,黑金鲍捕捞者们已经无比疲惫,他们赚到了足够多的钱,需要在剩下半年时间享受生活。
  
      按照规矩,五月一号,黑金鲍捕捞者们齐聚金岛,举办歇业party,为自己今年的工作画上句号,计划怎么去度假休息,因此,这个party也叫句号大party。
  
      这时候全澳大利亚的黑金鲍捕捞者都会来到金岛参加这场party,李杜等人受到邀请,也来到了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