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807.善意和恶意
    下午医院肠镜,肯定要被**,且**很深,据说还会很痛,做的是非麻醉肠镜,求祝福!求票求订阅****
  
      买卖矿场并不复杂,比买房子还要简单。
  
      这种生意在闪电岭太常见了,国家矿业局和土地管理局在镇子里专门设立了交易处,一条龙提供服务。
  
      李杜给出的是现金,不需要贷款,这样就不需要银行审核,他们之间一起走程序即可,一天之内便办理完了手续。
  
      他打了五十五万澳元出去,然后收获了一本土地所有权使用证。
  
      根据澳大利亚土地管理法的规定,只要政府不倒闭不破产,那二十亩的土地就属于他了,永远属于他。
  
      不过,和买房子一样,拥有这二十亩土地他每年都得缴税。
  
      这是限制人们无限投资地产的好方法,闪电岭之所以能形成矿场销售链,原因之一就是当矿主们发现自己矿场无法开采出黑欧泊的时候,他们为了避免每年缴税,会赶紧出售矿场。
  
      拿到证书,李杜邀请布拉切去喝一杯:“走吧,伙计,我必须得感谢你,今天你帮我太多了。”
  
      从带他去矿场开始,一直到拿到土地证,布拉切一直在给他忙活,帮他砍价、帮他复印资料、帮他完成交易。
  
      布拉切笑道:“这是我应该的,也是你应得的,因为你帮了我的好伙计。”
  
      “今晚你想吃什么?”李杜问道,“可以大开杀戒,我的钱包已经准备好接受你的攻击了。”
  
      布拉切哈哈笑道:“是吗?不过很抱歉,我的矿场有点事,今天没能过去,现在我得去瞧瞧。”
  
      这让李杜感到很抱歉,布拉切今天的时间都花费在了他身上。
  
      布拉切没有跟他客套,走出矿场交易中心的门后,他开车直接离开。
  
      看着他的皮卡车远去的背影,李杜叹道:“这真是个好伙计,我总算是感觉到澳大利亚人的善意了。”
  
      撸官道:“他确实很好,有点太好了。”
  
      言外之意,他觉得布拉切这人的热情有古怪。
  
      李杜之前也是这么猜测的,可是他检查过矿场了,没问题,里面有宝石,交易也没问题,这是得到官方认可的。
  
      “别总是以恶意来揣摩别人,上帝教导我们要互帮互助、互相关爱。”他这么说道。
  
      五十五万只用来买矿场,不包含里面的工具,要开矿的话,他得重新采购工具,还得雇佣矿工。
  
      这点哥斯拉表示不需要:“我下去,我在墨西哥挖过矿,没问题。”
  
      狼哥也点头赞同:“是的老板,我和哥斯拉下去。”
  
      李杜琢磨了一下,觉得这样也行,倒不是他想省钱,而是他准备直接去开采宝石矿,要是带外面的矿工干活,对方难免起疑。
  
      毕竟,克里斯父子在矿场挖了好几年什么也没挖出来,他到达第一天就找到了黑欧泊,这怎么看怎么不正常。
  
      这样剩下的就是购买工具,镇子里有很多五金商场,还有大型工具的租赁公司,一切应有尽有。
  
      在撸官打听下,他们找到了镇子里名气最大的一家工具租赁公司。
  
      公司的地址在镇子边缘地带,有一片空地和简易的大仓库,里面摆放着各种各样机具,品类齐全。
  
      “冲击式破碎机,鄂式、锤式、反击式、复合式等破碎设备,球磨机,振动给料机、振动筛、洗砂机、皮带输送机等等等等,我这里应有尽有。”戴着墨镜的老板介绍道。
  
      老板知道他的目的,因此给他介绍的全是挖矿所用工具。
  
      当然,来他这里租用五金工具的也都是准备开矿的顾客,他按套往外租赁,省去了顾客们自己挑选的麻烦,向来生意很好。
  
      李杜看着这些工具放出了小飞虫,等到小飞虫进去机器内部一看,他就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事前,他查过欧泊矿场的开矿所需工具,这些工具确实都是他需要的东西。
  
      可是,这里的工具有些太破旧了,振动筛和洗沙机的皮带几乎要断掉了,只剩下一点还连在一起。
  
      这是他用小飞虫检查后的结果,从外表看,这些机器却完好无损。
  
      伸手拍了拍小型挖掘机,他问道:“还有更新一点的了吗?”
  
      老板笑道:“伙计,你说的是外行话,在机器租赁行业里,我敢打赌镇子里没有比我这些机器更新的。”
  
      撸官道:“看起来,这些机器确实还不错。”
  
      李杜笑了笑,对老板说道:“你是不是看我很面生,认为我是刚来的菜鸟,什么也不懂,就用这些破烂来蒙骗我?”
  
      老板脸色一变,说道:“你这是什么话,伙计,你在质疑我的商业操守?我确实看你面生,为了留住你这新客户,我特意为你准备了一批新装备!”
  
      李杜又拍了拍挖掘机,这次他加大了拍打的力道,然后机器里面响起‘咔吧’一声脆响,有什么东西断掉了。
  
      这样,他冷笑道:“你确定?”
  
      老板大吃一惊,他知道李杜的身份,知道他是个外国人,之前一直在做黑金鲍捕捞工作。
  
      因此,他确定李杜不了解黑欧泊开采行业,想要坑他一把。
  
      他见过太多这种有点钱便想要来闪电岭撞大运发大财的人,每年都有人带着几十万来承包一片矿场,指望能发现宝石矿然后大赚特赚。
  
      但是结果往往是他们浪费时间精力,最终什么收获也没有,不得不低价转卖矿场,灰溜溜离开镇子。
  
      墨镜老板很会做生意,如果是镇子里常年挖矿的矿工,他会好好对待,将最好的机器租赁给这些人,以赢取回头客。
  
      如果是心血来潮的外地人,他会趁机宰客,反正这些人不可能成为回头客,在他们身上能赚一笔是一笔。
  
      他的宰客手段就是用一些外表光鲜亮丽、实则破旧不堪的组装机器来糊弄新顾客,这些机器是绣花枕头,用不了两天会损坏。
  
      按照租赁合同上的规定,机器损毁,租赁者得赔钱,他靠这一手每年会赚上不少钱。
  
      这次他又想用同样手段对待李杜,可是却栽了。
  
      老板不信对方是行家,他还想挣扎一下,说道:“最近生意火爆,伙计,大家都在挖矿,所以机器被租赁光了,就剩下这一套,而且这套机器绝对是好的选择,它们都很棒。”
  
      听了这话,李杜撇嘴,他刚从布拉切身上体会到当地人的善意,这会又从墨镜老板身上体会到了当地人的恶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