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809.这里,挖 3/5
    李杜掏出手机给鲍勃打了个电话,接通后他问道:“布拉切这个人你知道吗?他说他是你的伙计?”
  
      鲍勃还在霍巴特陪同儿子治疗脑损伤,听了李杜的话,他赶紧说道:“隔着这混蛋远点,他是个混蛋。”
  
      “怎么回事?”李杜平静的问道。
  
      起初的羞恼之后,他现在已经冷静下来,不就是被坑了五十五万而已,他捕捞黑金鲍,几天收入就有这些,不算什么。
  
      鲍勃说道:“他是个狡猾的混蛋,没有底限、没有操守,对了,你得小心点,他可能在背后对你做什么。”
  
      “为什么?”
  
      “因为你帮我找到了孩子,而我和他是仇敌,以前我看不惯他骗人,曾经拆穿过他几次,为此我们两个还在矿场里干过!”
  
      李杜叹了口气,他又礼貌性问了问孩子的情况,然后挂断电话。
  
      这次他可是栽了,他被布拉切表现出来的热情冲昏了头脑,而且因为涉及金钱不多,他有点不够谨慎。
  
      其实布拉切的陷阱有很多漏洞,只要他谨慎点打听一下情况就行了,或者他重视一下奥布拉多维奇的话,防备点这混蛋也行。
  
      可是,他初来乍到,刚来到这镇子,没有相熟的人,事情发生又很快,从他前去查看矿场到交易结束只有一天时间,他没来得及打听。
  
      布拉切的骗局没有什么技巧,就一个快字,一切处理的都很快,让李杜没有空隙去发现问题。
  
      墨镜老板猜出了大概情况,他怜悯的看着李杜道:“你被骗了?”
  
      李杜道:“是的,布拉切那混蛋骗我说卖给我114号矿场,谁知我们交易的是115号矿场。”
  
      老板问道:“那去办理手续的时候,你没注意矿场的土地编号吗?”
  
      李杜耸耸肩,手续是布拉切帮他办理的,他当时在玩手机呢。
  
      115号矿场一看就是个废弃场地,老板继续问他:“你还租赁这些工具吗?如果不用了,我可以给你折个价退回去。”
  
      李杜问道:“能折多少?”
  
      老板说道:“算两折怎么样?”
  
      李杜笑了笑,算这老板还有点良心。
  
      老板接着说道:“我给你返回两折的钱。”
  
      李杜真想再骂一句麻辣个巴子,闪电岭这里的人,人心真是坏透了!
  
      运送一趟就要损失百分之八十的租赁费,李杜怒道:“放下工具,我踏马傻了才会接受这条件。”
  
      老板懒洋洋的笑道:“你被人骗了买下这么个破烂矿场,不是傻了是怎么回事?”
  
      狼哥一个箭步冲上来,捏着老板脖子将他推到卡车的车头前,手臂一使劲,硬是掐着他脖子将他双脚提的脱离地面。
  
      老板脸色憋得通红,使劲抓着他手臂摇晃。
  
      李杜皱眉道:“算了,狼哥,放开他。”
  
      狼哥松开手,对墨镜老板冷冷说道:“管好你的嘴巴!”
  
      被狼哥收拾了一把,墨镜老板老实下来,他老老实实将工具卸下来,此后再没说一句话,老老实实开车离开。
  
      撸官问道:“老板,怎么办?”
  
      李杜道:“这里是个废弃的矿场,没有任何用,你说怎么办?”
  
      哥斯拉粗声粗气的说道:“干那狗娘养的!”
  
      李杜说道:“当然,我肯定不能这样吃亏,不过也不能莽撞,走吧,我们先去找他要个说法。”
  
      苏菲拉住他,担心的说道:“别冲动,李,小心他还有其他陷阱在等着你。”
  
      李杜笑了笑道:“放心,我没有冲动,我就是去弄死他而已,狼哥,带枪没有?”
  
      狼哥一拉衣服,从腋下掏出手枪,表情冷漠。
  
      苏菲吓坏了,李杜也吓到了,道:“你怎么还随身带着枪?”
  
      狼哥道:“澳大利亚很乱,我得防备着。”
  
      李杜摆摆手道:“好吧好吧,收起枪来,我只是开玩笑。”
  
      苏菲俏脸惨白,道:“上帝,我以为你真要去杀了他!”
  
      李杜苦笑道:“我只是想逗你玩而已,走吧,我们去找找他,看看他怎么解释,放心,我们不动手。”
  
      布拉切在镇子上有房子,他在闪电岭已经住了二十多年,几乎定居在这里。
  
      撸官很容易就打听到了他的住处,他们开车到达,李杜去敲门,开门的是个带着孩子的老妇人。
  
      李杜问道:“请问布拉切在家吗?”
  
      老妇人摇头道:“不,他不在,昨天晚上他离开了这里,可能去了伯克,有什么事吗?”
  
      伯克是新南威尔士州的一个城市,为铁路及河运交叉点,附近是著名的绵羊牧区、重要的羊毛集散地。
  
      李杜相信布拉切还在家,因为他刚来小门,不远处的小镇警察局就开出一台警车到了他们附近。
  
      显然,有人发现他们到来的时候报警了,李杜相信这是布拉切干的。
  
      他放出小飞虫去屋子里搜了搜,果然,在楼上一个房间里,布拉切正坐在椅子上喝咖啡。
  
      看着他悠闲的样子,李杜笑了起来,他对老妇人说道:“没什么事,就是请你告诉他,感谢他将115号矿场转让给我,我在这矿场里有不错的发现。”
  
      他转身离开,同时留下最后一句话:“一定帮我感谢他,等到有了收获,我会再来登门道谢的。”
  
      越野车返回115号矿场,撸官愁眉苦脸的问道:“我们还回来干嘛,老板,要我说,我们还是重新去买一个矿场吧。”
  
      李杜道:“不,就在这里干,谁告诉你这个矿场没有宝石?”
  
      撸官一愣,问道:“我以为这种废弃矿场没有任何价值,里面还有宝石吗?”
  
      李杜不说话,他摩挲着下巴蹲在115号矿场和114号矿场的东南角分界线上。
  
      两个矿场用一个篱笆从地表分开,但地下是连接在一起的。
  
      他记得114号矿场的东南一带有矿场唯一的宝石矿脉,如果从他所在这位置往下挖,然后改道往西北方向走,恰好能碰上这条矿脉。
  
      布拉切不知道这条矿脉的存在,他也不知道这条矿脉隔着115号矿场很近,只有二十米的样子。
  
      既然布拉切不仁在前,那就不能怪李杜不义在后了!
  
      他用小飞虫探查清楚了地下的情况,然后雇佣工程师做了一张矿洞设计图纸,最后将哥斯拉和狼哥叫过来一挥手,道:“这里,往下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