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832.帮派谈判 1/5
    李杜买下122号矿场只用了68万澳元,价格低于市场价,事出反常必有妖,正常的矿场哪有这么低价的?
  
      老板是个小老头,他说是准备卖掉矿场去养老,所以愿意出低价,只求快点脱手。
  
      其实李杜却知道真正原因,老头之所以喊价低,是因为他控制不住这个矿场,他的邻居们都在欺负他。
  
      闪电岭的矿场是政府按照面积来分割,它们好像棋盘一样分布在大地上,每个矿场周边都有矿场包裹。
  
      122号的西边是121号矿场,东边是123号矿场,北边是240号矿场,南边则是49号矿场,另外还有四个角落,还有四个矿场。
  
      它被八个矿场包围着,当然,除了最边缘的几个之外,其他矿场也都被八个矿场包围着,这和围棋棋盘格局一样。
  
      正常情况下,相邻矿场是井水不犯河水,大家挖自己的矿就行了。
  
      可是122号矿场很倒霉,它的八个邻居似乎都很霸道,八个矿场不约而同挖进了它的地盘。
  
      也就是说,从地表看,这九个矿场正常分布着,但在地下,周围八个矿场的矿坑都进入了122号矿场。
  
      李杜用小飞虫发现了这问题,他得解决这个问题。
  
      奥布拉多维奇等人在闪电岭混了十多年,对这种灰色地带的规则自然很熟悉,李杜选择买122号矿场的时候,他们便去打听了一下。
  
      最后得到的消息就像李杜看到的那样:“周边的混蛋很强势,他们把122号矿场当做了自己的地盘,都在地下往里挖掘。”
  
      听了这话,李杜皱眉道:“安德森先生就这么好欺负?他为什么不报警?这算是非法入侵了吧?”
  
      霍乐迪耸耸肩道:“这个矿场其实不属于他,属于他弟弟,但他弟弟在一次意外中丧生了,他继承了这个矿场。”
  
      “以前,他的弟弟是个很强势的人,所以没人干惹他,安德森先生和他弟弟性格相反,非常懦弱,于是周围的混蛋就开始欺负他。当然,也算是报复他,因为他弟弟以前欺负过这些蠢货。”
  
      李杜道:“他真够懦弱的,不过挖矿真是危险的活,前任主人死在了这里吗?”
  
      奥布拉多维奇嘿嘿笑道:“不,那家伙死在了一个女人的床上。”
  
      李杜惊诧:“还有这种事?”
  
      几个大汉暧昧笑了起来,七嘴八舌开始八卦。
  
      事情很简单,矿场前任主人小安德森勾搭了一个有夫之妇,他们的事被女人的丈夫发现了,结果小安德森性格强势,竟然不理睬对方的警告,继续和人家的老婆勾勾搭搭。
  
      于是,在两人又一次勾搭的时候,忍无可忍的丈夫拿着枪冲进了卧室,然后,一对奸夫**血溅床头……
  
      这件事让李杜听的津津有味,主要是八个夯货都是低俗人士,将两人床事描述的非常详细,连摆出的动作都讲了出来。
  
      李杜觉得这比看*****可要带劲多了!
  
      听完之后,他问道:“你们怎么知道这么清楚?该死的,不会是编故事来逗我吧?”
  
      奥布拉多维奇举起手道:“不不不,老板,我发誓我们没有,这是事实,因为我们都看到过。”
  
      霍乐迪拿出手机给李杜看,嘿嘿笑道:“这是威利拍下来的,他在卧室安装了摄像头,录像后发到了网上。”
  
      威利就是这件事中的受害者,那位最终进入监狱的绿帽子王。
  
      李杜对视频没兴趣,他看了一会,还没有这几块货讲的有意思呢。
  
      了解了事情前因后果,他得解决这件事。
  
      想了想,他让八人将八位矿场主请到酒吧去,来个酒桌会谈。
  
      八位矿场主来了六位,有两位说是不在闪电岭,既然这样,李杜就先解决这六位。
  
      下午,矿工们都在干活,酒吧里比较冷清,他坐在角落里筹划行程。
  
      马上就是五月底了,他得去悉尼参加秋季首饰沙龙。
  
      狼哥、哥斯拉一左一右坐在他身边,后面其他矿场主推开门走了进来,他们不是单独来的,都带着一两个人。
  
      看到这一幕,哥斯拉笑了起来。
  
      李杜问道:“你笑什么?”
  
      哥斯拉说道:“我想到了以前的生活,在墨西哥的时候,我经常参加这样的事,帮派谈判。”
  
      李杜看看自己这边再看看走进来的矿场主和所带的矿工们,还真是这回事,矿场主和矿工们大多膘肥体壮、身高马大,跟帮派打手区别不大。
  
      六位矿场主到齐,李杜友好的对他们伸出手进行自我介绍。
  
      一个名叫约克-列侬的矿场主笑道:“我们已经很熟悉您了,李先生,我们两次在电视里看到过你。”
  
      李杜来到澳洲后上了三次电视,第一次是鲨鱼飞上了岸,第二次是解救被拐儿童,第三次就是前不久救了马科斯和奥布拉多维奇。
  
      另一个名叫莱特的矿场主道:“是的,我们早已听说你的大名,实际上我们不久前还见过,我参加了马科斯的party。”
  
      “马科斯那家伙真是个胆小鬼,被埋一次就吓破胆了?哈,娘们都比他更硬。”有矿场主冷笑道。
  
      奥布拉多维奇等人也在这里,他们先前在门口迎接这些矿场主,如今矿场主们到来,他们便被李杜安排在周边坐着喝酒。
  
      听到这矿场主的话,来的四个人脸色大变,奥布拉多维奇站起来吼道:“伐柯有,尤利西斯,你放了什么屁?”
  
      那矿场主不屑的看了他一眼,说道:“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我在跟你们老板说呢,轮不到你插嘴。”
  
      其他矿场主纷纷帮腔:“怎么,奥布,你还把自己当马科斯的手下?这样的话别在李的矿上干呀。”
  
      “李,管管他,你得管住手下,这些矿工都是野马,你得学会驾驭他们。”
  
      “坐下吧,奥布,你站着不嫌累吗?不爽的话可以去找马科斯告状。”
  
      奥布拉多维奇愤怒又尴尬,确实,他现在是李杜的手下,这些人并没有攻击李杜,他抢着出头有点说不过去。
  
      李杜笑眯眯的看着这一幕,他觉得事情变得有意思起来,这些人还真跟帮派分子似的,他们在给他下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