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833.干,就是干 2/5
    毫无疑问,谈判的开头很火爆。
  
      李杜不知道这些话是他们凑巧说出来的还是来之前商量过的,他更相信这是六人提前商量的结果,阴谋味道太重了。
  
      现在他处于两难的地步,要是他制止奥布拉多维奇,那以对方的火爆性子,肯定会直接跟他顶牛,即使李杜不辞退他,两人之间也会有间隙。
  
      要是他不制止奥布拉多维奇,那就会落一个御下不力的名声。这样他连手下都管不住,六人怎么会怕他?
  
      李杜摸了摸下巴,靠在了椅子上,他看着六人说道:“伙计们,你们先给我说几句话的时间,好吗?”
  
      “你说。”莱特点头道。
  
      李杜说道:“我想你们知道我找你们来的目的,你们侵占了我的矿场,这是违法的,我希望你们停下。”
  
      满脸络腮胡子的矿场主基德说道:“我们没有侵占你的矿场,你肯定搞错了,伙计……”
  
      “推脱的话就不用说了,这才是娘们的做法,做了就是做了,敢做不敢当吗?”李杜打断他的话说道。
  
      基德尴尬了,尤利西斯接口说道:“这伙计没说错,我们没有侵占你的矿场,我承认,我的矿坑挖到了122号矿场的下面,可那时候矿场还不是你的。”
  
      顿了顿,他继续说道:“我敢发誓,自从你买下这矿场,我再没有在你的地盘位置干过活。”
  
      李杜笑了起来,说道:“要不是我有振动波检测仪,我还真信了你的话,我的监测结果可不是这样。”
  
      他买下122矿场有三天了,周边矿场的矿坑一直在工作,尤利西斯在睁着眼睛说瞎话。
  
      矿场主们本来决定死赖到底,结果李杜拿出振动波检测仪来说事,事实胜于雄辩,他们就不好这么说下去了。
  
      振动波检测仪可以监察地下一段深度的震感,挖掘矿坑难免会产生振动波,检测仪可以检查出来。
  
      列侬说道:“李,你不该插手这件事的,我们挖安德森的矿场,你以为是为了宝石吗?不,我们是在主持公道。”
  
      李杜道:“你们不想停手,是吧?”
  
      他早就想到了这个结果,121号矿场挖进了矿脉中,肯定已经收获到了宝石,矿场主不会罢手的。
  
      其他矿场主一看121号矿场在122号矿场里找到了宝石,必然会眼红,他们更不想罢手。
  
      列侬诚恳的说道:“你听我说,李,你不了解这里面的情况,我们是在主持公道,前任矿场主安德逊欺负我们的伙计威利,威利因此而入狱,我们作为他的……”
  
      李杜打断他的话,笑着问道:“你们不想停手,是吧?”
  
      一个脾气暴躁的矿场主道:“我们当然不停手,你有种就去法院起诉我们!”
  
      李杜摇头道:“我怕干嘛起诉你们?我自己能解决这事。”
  
      他看向依然站着的奥布拉多维奇,说道:“我的话说完了,你可以揍他们,他们刚才侮辱了马科斯,真是过分。”
  
      这话让一行人大吃一惊,奥布拉多维奇也吃惊,道:“啊?”
  
      李杜道:“没明白我的意思?有人侮辱你们朋友,你们不管做出什么选择,我都支持你们。”
  
      奥布拉多维奇几个人笑了起来,他们捏着拳头冲上来,跟六个矿场主展开混战。
  
      哥斯拉张大嘴巴,对李杜说道:“老板,谈判不是这样的。”
  
      李杜道:“谁跟他们谈判来着?你以为现在还是八国联军侵华的时代?我们中国人还是弱者?不,我今天不是谈判,我今天是通知他们滚蛋!”
  
      狼哥伸出大拇指道:“老板,霸气!”
  
      哥斯拉嘟囔道:“八国联军侵华?我知道,没有我们墨西哥的事,但有你们德国一份。”
  
      狼哥翻起了白眼。
  
      尤利西斯狼狈的从霍乐迪拳头下挣扎出来,他对李杜举起右手,用手背对着他,然后竖起食指和中指做出‘V’的手势,道:“你厉害,李,你真厉害!”
  
      看到这手势,李杜大怒,说道:“哥斯拉、狼哥,上,干他们!”
  
      这个手势一般用来代表胜利或者庆祝,但得是用掌心一面面对别人才是这意思。
  
      在澳大利亚,用手背对着人家做出V的手势,这和伸出中指是一样的意思,表示骂人、侮辱和挑衅。
  
      尤利西斯以为李杜是中国人不知道这个手势的说法,想以此来沾点口头便宜。
  
      结果李杜却是知道这个手势,带着哥斯拉和狼哥冲了进去,将几个矿场主和他们的帮手矿工好一顿揍。
  
      酒吧里乱作一团,但看场子的保安们却不参与。
  
      带队的大胖子半人马博格尤其冷静,他乐滋滋的喝着啤酒,说道:“上次李和奥布他们干了一场,给了我一千块,这次能给我多少?”
  
      旁边的保安笑道:“真有意思,上次李在这里动手是和奥布那些混蛋,现在他们联手了,世界真奇妙呀。”
  
      “不是联手,蠢货,李雇佣了奥布他们。”
  
      “我以前听说中国人性格温顺老实好欺负,李怎么不是这样?我没见过比他更暴躁善战的家伙了。”
  
      矿场主带着矿工们狼狈而逃,奥布等人本来就不好惹,何况加上了哥斯拉和狼哥?
  
      回到矿场,额头淤青的奥布来找李杜,他搓着手说道:“老板,刚才的事很抱歉,我们哥几个冲动了。”
  
      李杜道:“如果有人当着我的面侮辱我的朋友,我会更冲动,不必道歉,这件事我们没错。”
  
      奥布拉多维奇使劲点点头,说道:“但我们等于惹了他们,他们肯定不会罢手,怎么办,去法院起诉他们?”
  
      李杜冷笑道:“起诉他们?用得着这么做?知道我们中国人怎么面对侵略者的吗?打回去!”
  
      奥布拉多维奇是暴力分子,一听这话,他刚平静的兽血又沸腾起来,吼道:“怎么打?老板,你发话!”
  
      李杜道:“很快你就知道了,让你见识一下中国人的战争智慧。”
  
      两人交流之后,奥布拉多维奇回去。
  
      汉弗莱问道:“奥布,你道歉成功了吗?”
  
      奥布拉多维奇吐了口唾沫:“道个屁歉,老板纯爷们,是个真汉子,他要带我们干这些侵略者!”